• 中秋虾宴

    2010-09-23

        前几天在某处感叹,身边有些姑娘真是美好,比如这个这个那个那个。其中之一是小白。白姑娘来系里工作半年了,真是美好得不行一孩子。中秋节有人给系主任大人送了超级大的虾和红酒,主任大人一挥手说,你们吃喝了吧,于是我卷了十只虾和一瓶酒回家。顺便请小白认门和吃饭。

        最小的一只也长过我的手掌,平均身高超过22厘米,看着肥肥的虾真是心花怒放,谢谢田老师赐虾哈!只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虾,怎么吃是个问题。

        第一批六只做的蒜香黄油烤虾。开虾背,虾肉切开,在盘子上铺铺平,撒些许盐,浇些许化开的黄油,加蒜蓉,为了去腥,挤了几滴柠檬汁,然后撒上混合香草碎。烤箱180度15分钟。蒜因为浇过柠檬汁的,拿出来发现变绿了。唔,我一直觉得会变绿的蒜是好蒜,是么?因为冬天做糖蒜有时候就绿呀。

        烤的虾很香,功劳有一多半是在香草身上。家里其实还有奶酪,想了一想没有加,怕冲了虾肉本身的鲜味,果然今天出门吃了奶酪烤虾,味道被夺得厉害。

        考虑到这种大虾虾大家都没吃过,所以留了四个白灼。开水煮过的虾肉密实弹牙,蘸兑过几滴美极鲜酱油的醋是很清口的虾鲜。这四只无头虾尸中最惨的是最后一只,因为大家互相谦让,所以最后被我们剁了,一人吃了一截。唉,本来还能凑一桌麻将的,现在各入各肚,死得其所!

        嗯,虾头全被我剪掉了,因为头天小白建议拿虾头熬白菜。这是个好点子,只是白菜换成了娃娃菜,最后一道菜,虾黄鲜美、菜叶入味、汤极好。

        另炖了一锅鸡汤,蒸了三种小包子,豆沙的雪菜的青菜的。简单还都吃得很饱的中秋午餐。真好啊,秋天到了,虾啊蟹啊都肥了,再过几天该吃螃蟹了!

  •     我们加了两天房钱,想在拉萨多转两天。头天晚上给桑布发了个短信,他回复:你一到拉萨迅速联系我!

        唉,桑布同学,我前几天没联系你真的是怕麻烦你啊……结果这悲剧的一路!早知道早就找你了!

        话说桑布同学是剧情片方向同级同学,同系、专业方向不同导师不同,和我们班班长住一个屋。我去骚扰班长的时候经常碰见他在床上睡觉。

        他有一天可怜兮兮说:你们能出去讨论一会儿专业问题么?我快热死在床上了,让我起来穿衣服行么?

        我才知道我破门而入的时候哥们迅速拉了一床被子裹上了,问题是我和班长大人说毕业作业说了快一小时了啊,他难道没捂出痱子?

        我们就是这种关系……话说有一天王老师召集几个人列一个必看的导演总表,作为纪录片方向的学生当即我就傻眼啦,脑子里一团糨糊。王老师后来问:你们年纪谁能把这些理清楚?我想了半天说:桑布同学吧!可见他是一个神奇的人,虽然常常在睡觉,但是看片量和脑子都是没话说的。他的毕业作业相当棒!

        果然,到中午了来电,说对不起啊我刚睡醒现在过来,我带着李连杰过来……

        顿时就想骂人,然后趴窗台上看——切,带的明明是同系师弟。过来给他改剧本的。

        然后大家惊诧见面,迅速找饭。地头蛇就是比较强,找到一个花花草草的安静藏餐馆。我们前几天被一家有名的“赞普宴”宰死了还没吃饱。到这家,顿时露出目瞪口呆白痴饿狼状。闲话不说,上菜——

    酸萝卜炒牦牛肉丝,很爽口。

    番茄炖牦牛肉丁。这个盖饭棒极了!

    牛骨萝卜汤。汤鲜,萝卜被牛油浸透了,很甜糯,大赞!

    葱爆牦牛肉,绝对不差的一道菜,但是我们都顾不上吃它了。

    拍照的时候桑布转桌,虚了。

    牦牛肉片,下面有烧热的石头。挨着石头的肉烤焦了,脆脆的口感很好。

    凉拌牛肚。加了咖喱。

    凉拌牦牛舌,超级嫩,肉质弹牙,口感上好!

    羊肠,里面应该灌的是羊血和米面。

    我特别不健康的爱吃动物内脏,这道菜被我强烈要求把剩下的全部打包。

    奶酥包子,酸酸香香的,桑布说女孩肯定爱吃,吃剩的我也全打包走了。

    全都撑死了啊……桑布同学还加了咖喱饭。

    牛肉、咖喱汁、熬碎的番茄加酸萝卜拌饭,撑到面瘫手软。

        这一桌四个人,俩人一届,俩人是另一届;俩纪录片方向俩剧情片方向。大家说:“下面干嘛呢?”然后异口同声——还是看电影吧!

        于是四个导演系学生,在《唐山大地震》首映日,在拉萨,看电影。

        桑布同学万千感慨:简直了……除了看电影……跑拉萨看电影……还是首映当天……这帮人……

        其实除了看电影还有聊电影,聊到很晚,尽兴而散。

        桑布同学的第一个长片终于要启动了,祝福他!

  • 简易披萨

    2010-02-24

    简易披萨

        招生一开始,就处于每天都不知道加班到几点的状态。所以呢,也不知道几点能回家。这种时候买菜也不是不买菜也不是。比如放假前,买了几棵娃娃菜,结果连续加班两周,最后那些菜烂成了水,收拾了半天。更悲剧的是发现搁在冰箱冷藏室化冻的一条咸鱼长了大白毛……我辛辛苦苦从武汉背过来家里腌的咸鱼啊!但是不买菜的话,偶然一天早下班就断炊了……更何况家里离所有的菜市场都远,必须一次置办齐一周的菜品,真是纠结。

        那好吧,这种情况下简易披萨比较合适。

        先用面包机烤了个大枕头面包——面包机这个东西揉面实在太方便。为了保鲜时间久点,这次烤得比较硬,这块大面包一直放在冷藏室里,早起如果还有时间就切一块出来烤烤热就牛奶。然后在冰箱里冻了一些分切好的鸡肉牛肉。

        前天意外的下班早,在楼下的小菜棚里买了一个洋葱几个香菇——蘑菇没有了,那么就用香菇将就吧,我打算香菇没有的话,我还能用西葫芦将就,总之就是将就。

        上楼以后,拿一块鸡肉出来在微波炉里快速解冻、切丁、拿黑胡椒拌上。洋葱半个切丁。冰箱冷冻室里掏了一根我爸爸自己灌的腊肠切片。香菇洗净切丁。

        切好丝的马苏里拉奶酪抓几大把出来搁暖气上化着——我买了五公斤,冰箱冷冻室塞了一整层。

        锅里切一块黄油——其实什么油都行啦,中火洋葱爆香,依次加入鸡丁腊肠香菇炒熟并煸到略干,加少许盐调味。

        烤盘铺锡纸——因为我懒得洗!剩下的半个枕头面包切了六片铺上,刷了一层番茄沙司——我固然知道自己炒披萨酱是更好吃的,但是已经完全没精力了——然后铺上炒好的馅料,撒上马苏里拉奶酪,烤箱是160度已经预热好了的,塞进去,十分钟。

        前天和今天的晚餐,吃了两顿,味道还不错,面包外枯里软,奶酪和馅料都还过得去。

        全部做饭过程——四十五分钟。前天是配了一碗剩的鸡汤,今天冲了一杯咖啡。忙起来了,这样吃也罢。

  •     话说平安夜那晚,北京七级大风,有人来家做客,拧开了窗户又关上——却没有关牢。

        于是这窗子在半夜给风吹开了,彼时我已睡死,卧室离窗又远,所以只觉得寒风阵阵,心下揣度是风太大暖气烧不好的缘故吧……结果第二天一早爬起来……好吧,且抛开那扇窗户打开的角度不论,本人的温度和火气一直往上升。

        幸甚至哉地感冒发烧,也无暇休息,无非是找了个理由不看书不看碟,往死里睡过去——鬼才知道我最近在忙些什么,居然天天不得闲,中间还夹杂着相机出了故障、碟片刮成齿轮……等等莫名其妙的事故,心情十分忧郁,只好靠把自己填胖来摆脱烦恼……

        前面说了相机出了故障,而且最近已经忙到如果想做饭,必然得在晚上九点左右才能吃上一口的惨状,这时想拍两张图,指望天光是不可能了;唔,指望灯光,其实也不可能;而我实在懒得再去支三角架……所以,所以,就是下面这组图,全部是饥肠辘辘、不管构图、开着闪光,胡乱喀嚓的。

        节日晚餐,弄了个三菜一汤,自从对面超市关张大吉,我只好指望着楼下八平米的小菜店,有什么就买一口什么,胡乱搅熟了凑活。

        比如切一块牛肉,上楼切片,洋葱切丁,加一包烤肉酱拌匀了,腌半小时塞进烤箱,烤嫩点拿出来直接上桌,这种完全不讲究功力的菜竟然很受客人欢迎,这是本组图唯一没开闪光灯的一张。

        有了烤箱,的确可以偷懒,比如焗南瓜。一坨南瓜挖掉籽,洗洗干净,连皮都不用削,切大块上锅蒸透。出锅拿勺子挖出南瓜肉稍微压压成泥。厚厚铺一层马苏里拉奶酪,进烤箱180度焗上十分钟,就可以上桌了。

        鸡肉切片,淀粉酱油拌匀待用;黑木耳泡发、金针菇洗净。然后,炒之……这道菜,有饭可以当下饭菜,没饭可以楼下买张饼上楼来卷饼吃……一大碗炒出来每天挖一点热热,可以吃三天——手端不稳,闪光灯效果十分可厌!更可厌的是,楼下小店能买到的金针菇细如发丝,一派病夫模样,长得就很没有职业道德的样子。

        唯一麻烦一点的是这道汤。买不到好虾仁,随手从冰箱里抓了几个冻鲜贝,剁碎了加入到猪肉糜里,加料酒、细盐、酱油、几滴美极鲜、一个鸡蛋清,四根筷子顺着一个方向搅打上劲,拿小勺子在手心团圆了汆入沸水,撇沫,下蘑菇、菠菜,加酱油细盐调味,汤就好了。有饭泡饭,无饭煮挂面,一锅汤也可以对付两天。

        其实我不算太有追求的人,有时候觉得吧,能回家安心做顿饭,就幸福无比了!以及,我打算把我的三角架支在厨房里,既然这玩意现在实在派不上别的用场。

  • 多伦路附近的一家小店,上海特色的鲜肉小馄饨,味道一般。

    我和浦韵约在上海商城的新元素咖啡馆见面。罪孽呀,我居然忘了通知她,结果人家是收到主办方邀请函来问我,赔罪!

    当天刚刚到沪,感冒没好,还在浦东机场摔了一跤。人相当晕。点了一杯下图的玩意,名字忘了,是香蕉、牛奶、冰淇淋和姜汁的混合物。姜汁的成分救了我的命,喝完就不晕了,晚上第一场放映顺利对付。

    晚上浦韵请我在南京西路的南麓吃饭。

    油面筋是我点的,想尝一尝上海的做法,口感不够弹,比较失望。

    浦韵同学点的元宝虾大妙!香酥入味。

    第四场放映前没吃饭,见到idee后我跑去对面的生煎小店吃包子。偏甜,不是我很适应的口感,但是着实好吃的包子。

    这样包子口朝下的煎法第一次看到。武汉的煎包都是嘴朝上的。

    看这一包子汤!味道很是鲜香。

    我一激动,就扔了一个在自己身上——顶着一身的油去见观众,囧。

    晚间,idee和Andy带我去梅龙镇伊势丹的麻辣诱惑。

    这碗牛肉味道不错,关键是切得有水平!极薄极均匀。

    又是虾,盆盆虾的味道也极好,虾肉很弹,麻辣没有冲去鲜味。

    新派川菜能做到这样的不多,北京有几家只剩下一味辣,失去了菜色本意。

    鹅肠是用少少的芥末扮的,相当有新意!

    有史以来汤最多的上汤娃娃菜,配菜是瑶柱皮蛋,不蒙人的说。

    主菜,水煮鱼。服务员问用什么打底,Andy脱口而出“藕片”,我和idee相视笑。武汉人当然是喜欢吃藕片的唦。

    水煮鱼很嫩。当日饮品也很妙,双梅星冰乐口感很好,后来那一杯貌似酸梅汤的东西我忘了名字,但是有乌梅的焦火味道,只要有这个味道,正宗是人家拿乌梅熬出来的。忘了拍图。

    相当感谢idee夫妇招待的这顿丰盛晚餐!

  • 早起发现Flickr又成了一片红叉叉,只好用博客大巴所剩无几的空间传照片。

    我都懒得悲愤了,随你封,等着呗,我就不信你能封到十一前后让各路外·媒没法往回传图只好传旧图之小花伞主题。

    比如绿·爸爸·滑稽·护航或者心神不宁的高·也同学,其实都属于小时候没有怎么听过故事,不知道大禹是怎么治水的。况且,基础教育阶段一直缺乏必要的性·教育,逼着青少年满网络找图找视频自学,现在再让绿·爸爸们把自学途径掐了,青少年们就只好在教室实践了。一样是教室,香港幼儿园有图本、德国小学有教材,咱们的学生什么都没有,慈·溪就只好直接扒内·衣。

    食色性也,我不色,我就爱吃点东西,结果还是没地方传照片。

    真倒胃口!

    =======以上为咒骂绿·爸爸们早死早托生的分割线=======

    超市的酸梅膏越做越假,还是自己熬酸梅汤靠谱。乌梅十余颗、山楂干七八片、陈皮一小把、甘草一撮,扔炖锅里炖了五小时。关电源时扔一大块冰糖。

    费工费料的,但是喝得放心,口感也好。以上,山楂干超市有售,其他都是药房抓的。

    这个夏天准备戒肉,实在想吃荤的就用水产代替吧,又炒了一盘小贝壳,这个好像是文蛤,买完我就忘了……

    比蛏子鲜,但是没有蛏子口感好,那一条条大虫子似的嚼起来比较过瘾。另有青蛤白蛤毛蛤等一堆我不知道有什么区别的小贝壳在超市贩卖,我准备一一买来试试。

    =======加了一堆小点精疲力尽的分割线=======

    可算发出来了。

  •     一入夏,恨不得顿顿饭都用酸奶替了。进了菜市场根本找不到能吃的东西,鸡鸭鱼肉怎么看怎么腻歪。

        竹叶菜是个好东西,吃完叶子还能吃菜梗。我想了半小时才想起这东西在现在生活的地域叫“空心菜”。菜梗洗净掐段,拿盐捏捏。炒之。再加青椒丝,炒之。再加袋装大头菜,炒之。炒好了。这玩意是佐粥上品!

        超市有鲜活的青蛤毛蛤海瓜子。称了一斤二两蛏子,回家漂漂干净。爆辣椒、花椒、葱姜蒜,加蛏子爆炒,壳尽开了就起锅。似乎应该先焯水,这样就不会像我今天这样炒出一锅水来——我拿小碗倒出来准备拌面条吃。这一大盘又活又肥,鲜香麻辣,好吃好吃!

        一边吃着饭,一边接林阿姨的电话。我乐:“我正吃您教的菜呢!”豆豉蒸南瓜,林阿姨说是粤菜家常做法,蹭饭吃过一次以后大爱。今天买的南瓜上佳,皮翠瓤硬,下刀切块的手感就好。豆豉蒜蓉二比一,加花生油拌好。南瓜块上盘码齐,每一块上面抓点拌好的豆豉——这就是淑女和野人的区别,我分明记得林阿姨用的是小匙一勺勺舀上,而我直接下爪。上锅蒸至南瓜能有筷子戳透,就好了。这道菜一定不能小口吃,晾凉一点一块一块南瓜往嘴里送才有味道,舌头能很快搅开南瓜的绵软甜香,上颚豆豉的鲜美嚼头再慢慢混合进来,美好的滋味。

        和林阿姨电话,最享受的事情是有钢琴伴奏!思琳的琴声在电话那边一直没有停,爱音乐又难得有天赋如此的孩子,又有日子没见啦,很是想念啊!

  •     外面下雪了。

        想吃糖醋排骨了。

        糖醋排骨是大隐隐于市的菜,怎么看怎么俗,怎么看怎么没劲的家常菜,其实工序的每一步都要很细微的用心思。尤其是糖和醋,没法说各需多少,拿着醋瓶子的时候,这其实是个手感问题。

        排骨和姜片葱段一起焯水。表面变白,隐约能看到肉的纹理了,捞出来凉水洗净控水。油锅烧热下排骨炸到两面微焦,盛出来把油沥净。

        一大水瓢水,半锅铲老抽把排骨烧上,上色入味加再去去油。汁收干一点,并不影响炸过的紧致口感。

        换油。熬糖色。换油的唯一理由是为了颜色好看点,不让排骨沾上油渣。剩下的油也可以炒菜嘛,不浪费。熬糖色真是我的大悲哀,小时候突发奇想要用微波炉熬,烧化了一个塑料碗。后来有一次想用冰糖熬,结果把冰糖炸糊了。油四五成热的时候就下糖,今天用的绵白糖,中火顺着一个方向不停翻炒,直到糖变成微黄色鼓大泡泡——等到焦黄色鼓小泡泡,肯定又糊了——立即倒醋、炒匀。下排骨,翻炒均匀就可以盛盘了。

        我承认,我今天糖又熬糊了一点点。

        然后撒点白芝麻。我今天东翻翻西翻翻,确定我的确没有白芝麻。还好我有开心果,剥了几颗拿菜刀压压碎撒上。

        现在来痛斥我坏掉的相机,微距基本是废了啊,完全对不准。先用闪光灯喀嚓了一张,出来是下图这样的,亮部过曝得一塌糊涂,开心果变得很狰狞。

        于是我人品爆发了,关掉闪光灯,手持了一张。快门速度:两秒!居然还能拍成下面这样,我很满意了。这是手持啊手持啊手持啊!我的手真的原来真的可以很稳。

        那是刚入学的时候,老师说拍纪录片的必须手稳,我很听话的在第一个寒假回家练习举暖水瓶,慢慢的就稳了。这也可能是小时候拉琴练字的缘故吧。到后来毕业作业的时候,完全不敢带三脚架,生怕绊到哪个小朋友回头家长来揍我,因此全片全手持,还好,比较稳。后来帮同学拍作业的时候广治和文闽很惊讶,说我端DV比他们稳。我于是很得意,这俩一个是摄影系一个是摄影学院的,足够我很得意了,嘻嘻。

        晚餐的蔬菜是茄子,拿昨天油泼羊肉剩的醋和辣椒炝了一下,加一碗棒子面粥,就吃得很舒服了。

  •     最近不说做饭的事情,实在不是因为我不做饭了,而是因为我的相机坏了。曝光不准,对焦对不上——这就是我哐当摔了一家伙的结果。也好也好,终于迫使我下定决心上单反,初步瞄准D80,配个16-85的头。

        所以为了相机和减肥大业,我应该节衣缩食。再说,本来也是一个人做饭给自己吃,力求简单省时,兼顾滋养。

        今天收拾了一下照片,发现我潜意识里是想把主业调整为给自己当厨子,副业是上班,再副业是修补我的片子——真是没追求!鄙视我自己!

        不管怎么说,一个人也得活命啊,饭是要吃的,所以,也是要做的。

        鸡汤鸭汤鱼汤牛肉汤……无汤不欢。尤其是冬天。鸭子炖酸萝卜比较好吃,我去隔壁超市没找到酸萝卜,用酸笋代替了。鸭腿一个入沸水,扔姜片搁少许盐,煮到能用筷子戳开了,撇浮沫下酸笋。彻底炖烂了以后扔一把泡好的粉丝,加盐提味。简单得要死的汤,一大碗正好够我吃一天。

        杏鲍菇是好东西,嚼起来肉坨坨,清香且有余味。煮熟了切片搁冰箱里降降温。生抽再点几滴美极鲜酱油,挤点芥末蘸着吃,味道很好。这个菜谱是从李老师那里学来的,谢谢大美女!

        油泼羊肉是北方菜。这道菜很哲学,配羊肉的鲜蔬可以是芹菜豆芽蒿子杆……但是芹菜嫌硬,与羊肉同嚼口感有异;豆芽总有土腥气,而且寡淡,还是得配到水煮鱼里头;蒿子杆吃起来总是怪怪的。最舒服的还是香菜,芫荽之香烈正好冲淡了羊肉的腥膻,且叶软枝脆,和着羊肉嚼起来很有层次感。

        多多的醋入盘,生抽中和,还是滴点美极鲜酱油,味好美的葱姜蒜粉胡乱撒一起进去调匀。香菜多留叶子少留杆,洗净掐短了拿调味汁拌好平铺。羊肉片汆水,色白即捞出,码在香菜上。干辣椒剪剪碎撒上。热一大汤勺油,微微冒烟了,浇到羊肉上,把菜香肉鲜椒辣给激出来。这种小菜,是下班买完菜到家半小时内能上桌的东西。上桌了拌匀,就可以开饭啦。嗯,本来呢,应该是菜肉分明来拍照,下面这盘是我吃高兴了才想起来存了个档,已经是残骸了。

        上面两张是破烂旧机器拍的,最后这张严重失真的竟然是手机——请无视其惨烈的成像质量,我开始数钱琢磨新相机的严肃问题。

        痛下决心,如果有了新机器,一定向idee学习,好好做饭,放两个看得过去的菜上来。

  •     既然已经很胖了,干脆再烤个芝士蛋糕来吃——这和虱子多了不怕咬是一个道理。

        是做个轻乳酪的还是做个重乳酪的,很让人犹豫了一会儿,脑子里理智的成分还在嘀咕少放点吧,手上已经把一整块奶酪全倒碗里了。

        ……嗯,在减肥的问题上,我的确很不自觉。

        芝士蛋糕,或者叫乳酪蛋糕,一千个人有一千个方子,和戚风蛋糕对配方的严谨要求不同,芝士蛋糕更多的跟着感觉走。我看到的方子里,有用酸奶的,有用牛奶的,糖的分量从25克到75克不等,烘焙温度低则150℃,高则180℃,烘焙时间更是从35分钟到80分钟都有……

        既然是第一次做重乳酪,我都折中。

        首先是饼干底:

        麦麸饼干175克碾碎,黄油45克隔水化开,搅拌均匀后铺进九寸活底模尽可能的压平压实,塞进冰箱冷冻室备用。

        芝士蛋糕部分:

        奶油奶酪(CREAM CHEESE)250克,隔水化开,搅成光洁的糊糊。然后依次加入原味酸奶100克、新鲜柠檬汁15ml、全蛋两个、糖60克、低筋面粉10g。彻底搅拌至均匀无颗粒。

        烘焙:

        冻了差不多半小时的蛋糕模和饼干底,拿出来裹上锡纸——我们家的是活底模,裹锡纸防止芝士酱渗出,实底模应该不用了。把芝士酱倒入。烤箱160℃预热。芝士蛋糕必须水浴烘焙,烤箱最下层烤盘装水,倒数第二层放烤网,把模具放入。我烤了50分钟。烤好的蛋糕放在烤箱的环境里降温,不拿出来还是为了保护糕体的湿度。晾至常温后,加覆保鲜膜进冰箱冷藏室至少五小时。今天早上拿出来脱模,成功。

        蛋糕部分奶香浓郁、组织细腻,入口绵软欲化,配上饼干底,真的好吃!我切了大约两指粗的一小条,慢慢吃完,不敢再碰了——热量太高啊。

        饼干底有些太厚,下次可以酌减。另外,为了芝士层更高点,我决定去买个六寸的模子。

        蛋糕部分如果我再做的话,会把酸奶减半,替换成50克牛奶;柠檬汁可以再少一点点;要加一大勺朗姆酒;以及,全蛋拌入好像让组织太密实了,下次还是把蛋白打发以后再拌入吧,可能会更松弛一些。

        这次是第一次,不敢多玩花样。下次可以做个焦糖顶或者巧克力大理石顶或者果酱顶。

        很多人第一次烤戚风或者重乳酪都会惨败,但是我好像在蛋糕、蛋挞和饼干方面从未失手,如果再买个面包机来和面,我估计我的面包也会做得不错。

        等我退休了就开个糕饼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