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思琳同学,初中毕业前的汇报演出,是七重奏……

    网上暂时还没有。

    先听听她给合唱比赛写的歌吧!

    特此声明,与她的七重奏比,这首歌不算最高水平了!

    作曲是小才女本人,视频字幕稍有问题。

    作词的女孩叫郑佳怡,前面那篇,题外话部分,天才的朱可旁边的二提便是。

    指挥王子豪,还是前面那篇,思琳和她的侠客同学们的合影里,思琳身后的便是。

  •     思琳来电:姐姐,你是我的重要听众!

        听到她说我是她的“重要听众”,心里热了一下。我说,我一定来!

        思琳啊,一眨眼就初三了。07年的暑假,我带着她拍一个专题片,她是我的小主持人。我们分享还没有中译本的《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在一起度过了两周同吃同住的时光。在某大腕主持人无端指责这个孩子的时候,去揽住她的肩;也在直播的最后一天,和beifast一起发火吼了当时其实还很小的妞妞。她和我们一起经历了一个疲惫不堪的暑假。那一年她小学毕业,全国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作曲系。今年,她是初三唯一一个作曲专业的女生,请我去听她在初中的最后一场音乐会。

        我在这些年里每次见到思琳都会想一个问题,一个孩子在十一岁就确定了自己的专业方向,这是幸或不幸?结果还是一个因人而异的答案。思琳的同学里不乏专业越来越吃力的孩子,不乏天资聪颖却被父母逼上了音乐道路的孩子……而我面前这个越长越大的妞妞,爱音乐、有自信、存感激。她的初中忙碌疲惫,却也欣喜充盈。没有同龄人的升学压力,却有更沉重的理想和更艰难的跋涉。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我很少见到十一岁的孩子能像她这样坚诚笃信。

        我每次碰见思琳的妈妈林阿姨,都会一起感叹:学艺术的孩子太苦了。思琳是附中初三唯一一个学作曲的女孩子,个中压力恐怕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这份苦,外人恐怕难以理解,比如很多朋友就曾经问我:你什么时候拍一个在电影院放的?你也弄个大片?……我知道这其中有戏谑,也有不解。其实掰开了说,学艺术不难,技艺的层面永远是可以想象和追寻的。而要内心沉沓并又想象轻灵、细致入微且存傲物狂狷、技艺磨练以及情感表达……这是一件多难的事情!有耐性的人可能少了灵性,聪慧的那些又往往放弃了重复的练习,即便都有了,思维和情感的要求永无止境——就算你是个勤勉的天才吧,命运还不一定给你机会——步履维艰。

        而更可怕的是,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绝不是教科书上的关系,骄与奢伴,苦难才是艺术的温床。思琳十一岁的时候,就是一个能吃苦的孩子——虽然只是两周电视台的工作,只是疲惫和委屈。我在想,这样一个饱含天赋、勤勉用功、幸福充实的孩子,已经在一条成功的路上走下去。我为什么还希望她能体味和理解苦难,要让她的心去感受纠结与折磨呢?

        或许是,面对一个天资极高的孩子,我们这些做旁人的竟少了平淡之心,而希望她不仅是匠人,而是艺术家。

        思琳的十一岁,还在唱童谣。而初一的下学期,汶川地震后的暑假,她写出了《向死而生》。那是一次让我心疼的音乐会,我在台下看这个刚刚还是一身红色娃娃装的小姑娘正着一袭黑裙弹奏钢琴时,我希望她能这样感知着苦难走下去,我又希望她只有单纯的快乐——她还没有走出属于童年的年纪。

        这一次的汇报是一个七重奏《谑》。在弦乐四重奏的基础上,加了长笛、古筝、打击乐。拿到节目单的时候我惊了一下,我知道她在写七重奏,可是这种配器方式还是让我觉得惊讶又新鲜。演奏开始的时候,我竟然捏紧了椅垫,不知道这个没有指挥的小乐团会不会失误,也不知道思琳的驾驭力究竟如何。……一切都娴熟得让我不敢相信这是个初三女孩子的作品。排练时间仅有一周,效果不够理想,而孩子们的认真让演奏越来越好,接近结尾时好得不得了。音乐会结束,小丫头来不及和我们多说话,就跑出去和伙伴们吃饭了。那个刚刚在台上一袭红裙踩着黑色高跟鞋的端庄明丽女孩转眼就成了一个普通中学生,大呼小叫,演出成功的兴奋掩盖不住。我看着她的小小背影,想想,其实不用为她操心吧,看她多自如。

        眨眼思琳就初三了。我看她,似乎变了,可还是那个单纯用功的好孩子;似乎没变,可是分明已经从一个娃娃长成了少女。这是个怎么祝福都不够的女孩,她让人忍不住倾注爱和关注。亲爱的妞妞啊,姐姐希望你一切都好!无论你的作品还是你的心,都是最好的!

    =============上图的分割线=============

    思琳说:这是我们初三作曲盖世五侠!

    在这五个小朋友中间,除了思琳,我最关注谢天,就是中间穿黑衣一脸严肃的小男生!

    无他可说,就是——他也很牛!

    李思琳作品《谑》演奏中。

    妞妞和伙伴们,谢幕。

    =============题外话的分割线=============

    中间这个男孩子是思琳的这次音乐会的一提,朱可。

    大家可以记住这个名字,我估计他会是现在全世界同年龄段小提数一数二的。

    技巧和情感都让人惊叹!这次思琳没有指挥,他是事实上的指挥。

    只要坚持,必成大器的一个男孩子!

    这是思琳同学的作品。我突然被一提的名字吸引——就是这个只给我镜头一个侧影的男孩。

    我几乎难以把这个面孔和下面这张面孔联系起来……

    男孩子的成长多么不可思议!

    好吧我承认《和你在一起》的确很烂!

    可是我看哭了一遍,又看哭了一遍……

    那是因为勾连起许多作为琴童的回忆,那些苦苦练琴的童年时光。

    唐韵已经长得这么大了啊。

  •     最近忙碌得几欲疯癫……生活同时走向两个极端,一边是太琐细的工作填充了一天中所有的精力,一边是还有惊喜在慢慢渗透到这越来越常规的日子中。

        以前叫“三儿”,现在叫“半个生鸡蛋”的这个姑娘,在校内点我做题。我爱她如爱自己,有珍惜有哀痛,她实在太像我。所以,对于点名游戏,这姑娘下令,我一定会尾随哈。

        已经在校内做了解答,也已经点过一群现在身边的朋友同学,把问题和答案转过来存档。

    ================================

     

    1.打开你的MP3播放器随机模式(iTunes等等也成~~)

    2.点“下一首”来获得每个问题的答案

    3.你必须写下那首歌的名字无论看起来有多傻 

    4.在歌名后面的括号里写下评论

    5.点8个朋友

    6.所有被点的必须做同样的事,因为大家的快乐会像病毒一样传播开来

    ····················

    全部在当天的播放列表里,顺序稍有调整——

    1.如果有人说,“这样行吗?”你说

    末了(来自范宗沛《夕阳山外山》,对于我而言,没有什么行不行的,末了,我自己也做不了什么决定,我的生活一般都由别人决定,这是何等的杯具……)

    2.你怎样描述自己?

    桃李满园(好吧,这是一首儿歌,用这个答案比较丧,但是,教书辞职又教书,这事本身就很丧……我无话可说——而且我今天竟然听了这首歌,的确在我的播放列表里,嗷……)

    3.你喜欢一个男孩/女孩什么?

    you were there(来自Libera的合唱,只要喜欢,存在就是意义)

    4.你今天觉得怎么样?

    微光中的歌吟(呵呵,这个答案让人满意,正好轮到这首;今天恐怕是近期在北京的最后一场放映,然后有一个美好安静的晚餐,有彼此的笑容,很好。)

    5.你生命的目的是什么?

    Happiness(来自许秦豪电影《幸福》原声,能够幸福——我还要什么别的目的呢?)

    6.你的座右铭?

    大漠之夜(这……好吧,来自tiankong合唱团《大漠之夜》,这是一首唱骆驼的歌,简直是,命苦不能怨政府啊!)

    7.你的朋友怎么看你?

    肥皂泡泡(来自一个叫做《美丽的日本童谣旋律》专辑,我承认我装嫩可以了吧……)

    8.你怎么看你的父母?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上周师父唱了这首歌,我听完,想家。今天刚下载完《天边》这个伪民歌专辑,但这首,真的好听啊。)

    9.你经常考虑的事情是什么

    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正好轮到这一首,我无话可说,无可解释)

    10.你怎么看你喜欢的人?

    奥地利的村燕圆舞曲(这个……还是无话可说,是说我喜欢的人都会飞走么?) 

    11.你生命的故事是什么?

    Air on G string(还是libera,嗯,我喜欢这个答案!)

    12.你长大后想成为什么?

    挺着肚皮的小淘气(英格玛《乌兰巴托的爸爸》,这个……我……我的确听童声比较多……可是这个答案……) 

    13.你的爱好/兴趣是?

    mutter(Scala & Kolacny Brothers 《Grenzenlos》我承认我话痨行了吧!)

    14.你最害怕的是?

    十三月(范宗沛《水色》,好吧,我害怕加班加到十三月,我不痛恨发第十三个月的工资……)

    15.你最大的秘密是?

    hearing the time(来自《Mia aioniotita kai mia mera》原声,唉,我在等待时间的结果。)

    16.当你看到喜欢的人你会想到什么?

    to a dead friend(专辑同上,我无话可说。) 

    17.你婚礼的时候会挑哪首歌?

    wedding dance(专辑同上,这个结果有点玄妙,但这个曲子——好难听啊!我不要放这个!)

    18.你葬礼的时候会放什么音乐?

    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呵呵,《美国往事》,就这个了!我对这个结果很满意!无可挑剔!)

    19.你怎么看你的朋友们?

    Deep into the Forest(来自《The Piano钢琴别恋》原声,没有什么可解释的了……)

    20.你怎么命名这份问卷?

    Lamentation De Jeremie(来自The.King's.Singers跨界精选……翻译过来就是《哀歌》,好吧,我承认我活得比较杯具。)

  • 惊喜呵……

    2009-10-15

        在昨日提及的那本《风之影》里知道了作者卡洛斯·鲁依斯·萨丰(Carlos Ruiz Zafón),近乎错愕的在资料中看到他在写作小说时也在给这故事谱曲,因此这本书竟然有个“OST”。用一上午搜索下载完毕,然后守候这24首乐曲依次响起。

        在文学与音乐之间跨界的华语艺术家,我一时只能想起刘索拉,而她太凌厉了。我也在想,我们的教育里太漠视音乐的灵魂,它几乎从未漂浮在大多数人童年必须的教养里。

        而卡洛斯·鲁依斯·萨丰,如暴风骤雨,却又安详奇妙。

        我会去想,巴塞罗那的夜色里,鸽子们把小脑袋埋进自己的翅膀,思绪可以走过广场,循着路灯的光影,去看那一扇窗里有作家在写下悲凉、隐忍、热忱与爱;在写下最无耻的阴谋和最难舍的友情;在写下青春如残烛却仍充盈着爱欲和希望——他在赞颂文学用其伟大的生命力维系着自身的传承并给阅读者无限憧憬,这憧憬又化成鼓舞和延续生命的力量。他疲惫不堪时,便不再写故事,而开始写这些旋律……文字是一种曲折,而乐音是另一种,怪不得呢,这故事如画卷,这音乐如故事。

        才华是一件奇妙的东西,有些人的才华像是破茧而出的壮烈。而这个名叫卡洛斯·鲁依斯·萨丰的人,他像一棵树,在这一枝已有密叶,在那一枝还绽出嫩芽。绕着他的文字和音乐观看,这是何等的惊喜呵……

        不是最好的音乐,却是一张能听得笑出来,能听得含泪的专辑。

    =============================

        读过这书的人……你看看下面这目录,都会动容……

    1.The Shadow of the Wind 2:21
    2.The Cemetery of Forgotten Books 5:01
    3.Clara's neck 0:56
    4.Lain Coubert 3:22
    5.Bea 3:39
    6.Angel of mist 1 1:23
    7.Song for Nuria Monfort 1:24
    8.Penelope & Julian 2:06
    9.1919 3:54
    10.Days of ashes 2:29
    11.Plaza Real 7:53
    12.Children's play 2:04
    13.Clara & the piano professor 4:45
    14.Paris 4:56
    15.Daniel remembers 1:10
    16.Unlikely Heroes 3:59
    17.Fermin & Daniel save the day 5:16
    18.Snow Storm 4:12
    19.Angel of mist, part 2 1:42
    20.Mom's face 1:54
    21.November 27, 1955 2:33
    22.Wedding 3:10
    23.Dramatis Personae 5:32
    24. An unlikely Hollywood Finale 1:10

  • 心机无限

    2009-08-28

        湖南台的直播水平远胜央视了。

        第一轮郁可唯最棒,评委的票却给了黄英,这是主办方的心机。

        孟庭苇岁数大了,已经走调,险些破音,胜在无欲无求。郁可唯完胜。

        朱明瑛宝刀不老,却有炫技之嫌,黄英完败。

        对姜育恒的好感倍增,完全是给江映蓉当绿叶,这才是范儿。

        李霄云和游鸿明的搭配不错,无功无过。

        我现在想出五毛钱做掉那个叫晓雪的猫头鹰!

        英皇娱乐的包布儿茶只支持黄英。百度今天做好了文案工作,有备而来。

        湖南卫视这个希望工程的插播,有向职能部门示好之意。但拍得是真不错,专题片中间有纪录片拍摄思维,一周的制作时间,能弄成这样就做得很好了!关键是盯人盯得准,知道该拍谁,大致知道怎么拍(大致知道怎么煽)。

        再赞一次湖南卫视的转播水平!《我的未来不是梦》,七成以上的镜头是准确的;远甚于央视一直播,就七成以上镜头是错的。

        郁可唯还没来得及让人《痒》,何炅“丝丝入扣”四个字痒死个人。何炅汪涵俩人的嘴皮子真利索!

        赛制的安排太“收视率”了。

        刘惜君啊刘惜君,你个小女子!呵呵。

        黄英唱前大喘气,明显怯了,姑娘还是很可爱的。不过我挺郁可唯。

        郁可唯哭得呀……

        黑幕啊黑幕!郁可唯下了,不看了。

        不过还是要说,转播水平真不错。

        07本的学生刚才在校内说:所有在中国参加过各种选拔的人都不会对郁可唯的离开感到意外。

        说得是!我现在充分相信传言,黄英的后台是横空杀出的广电总局,要挺一个唱原生态的。

    ==========================

        嗷~我明白了。都是今天讨论月饼闹的!我下午说今年要不要订点云腿月饼,08的班长说,云腿月饼,莫非是李霄云的腿做的月饼?我回应,那莲蓉月饼还是碾碎了江映蓉做的呢。

        好吧,今年我要吃云腿月饼莲蓉月饼咸鸭蛋黄月饼。

        唉,我真挺稀罕郁可唯那嗓子的……

  •     现在的实际状况是,一天给我掰出48小时可能都不够用。

        结果我还战战兢兢和我妈说了一个想法,其实是一个假设:如果这次不是要绕经上海,我想把琴带去北京的。

        我妈居然一反常态地说:那回头我给你带去呗!

        我对自己说什么好呢,其实现在谈及这个多年没碰的乐器,远不是拉拉音阶就能捡回来的,是我拉空弦都犹如杀鸡,手完全僵了,换把揉弦的技巧全忘光,更不谈我从小就乱七八糟的视唱练耳。

        也许我可以每两周上一小时的课,然后每天练半小时琴呢?

        我觉得这样也许我会快乐许多。

        那把琴也得找地方修修了,有一个弦轴拧不牢了。

        事实上,到今天此时,我已经基本否掉了自己这个比较见鬼的想法。这就叫理智战胜情感!

       

        我现在在盘算到底要不要为了长江三峡和武汉街景去看《麦兜响当当》,情感马上就要战胜理智,武汉的各位谁有万达的会员卡或者相关银行的银行卡能借我使使么?

  • Heal the world

    2009-07-09

        有那么两年的时间,江汉路的每一个店铺门口都放着一个巨大的音箱没完没了的放迈克尔·杰克逊的歌。彼时一个现已多年未联系的旧识从美国回来,说,唉呀你们怎么听这么恶心的人的歌,在美国根本没人听他的歌!

        唔……

        其实,就某种意义而言,用恶心这个词形容这个人,未见得不准确。这个人如此纠结,从他保持着童声音质的嗓音到他摇摇欲坠的鼻子,以及肤色和传闻。

        我从来不是其歌迷,只是在其猝然去世以后,粗粗想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听过这么多他的歌。

        而事实上,正因为他如此纠结,我才保持着对他的一定程度的喜爱。率性总是我能对一个人保持肯定判断的最基本理由。

        而说远一点,我喜欢一个拥有天皇巨星的时代。这总让人觉得奇迹的力量还在蕴积,这个时代前进的动力还没有完全毁灭。

        这正像我喜欢先秦魏晋宋明,喜欢五四和八十年代;我也喜欢曾经有迈克尔·杰克逊的地球和江汉路。

     他曾经的歌声。

    现在孩子们挥手送他离开。

  • 妈妈,昨晚,我梦见了我的琴。

    在邻德里六号前面那间大屋子里,有人问我:你的琴呢?

    我跑出去,去小屋里翻啊翻啊,翻出了我的琴。

    我的琴泛着熟悉的光泽,我的琴弓,乖巧。

    琴盒里,是我小时候那块绿色塑料盒装的,圆圆的松香。

    它的光泽也如此柔软,被我磕掉的那个角,那白色的粉末,那微香。

    而我的手指愚钝了,我已经想不起任何一个练习曲。

    那些遥远的音阶,那些升降号里,细心的捕捉和摸索。

    那些夏日的绿、冬天的冰,老师家门前的忐忑。

    我都不会重拾了。

    我曾经漫长的期盼——什么时候,一块松香可以用完,我要换一块,

    我会心疼它,不会再磕伤了它。

    然后,我在无依的哭泣里醒来。

    我的童年,爱过音乐,多么美好。

    而现在我的音乐走远了。

  • Vox Angeli

    2009-01-24

        这两天一直在听Vox Angeli的第一张专辑。相当喜欢。

        我狂热地搜集合唱,尤其童声。总觉得合唱是最凝聚智慧的。太多时候听到的合唱只能算品外,在我自己的概念里,下品是统一,中品是和谐;而上品是精妙的安排,是能听到几个个性的领唱,而彼此之间呼吸相通、心意相通,是收放有度、情真意切。

        同理,我偏爱钢琴三重奏、弦乐四重奏、协奏曲……

        对于童声,我希望听到的声音是训练有素而又不缺童声本真的稚嫩,有规范的古典音乐底子却不匠气,有流行的元素却又不媚俗。这样的声音国内很罕见。让小孩子去唱合唱是一件完美的事情,好的合唱团队可以打磨他们的学养并抛光他们的天才。童声合唱团队如果有了呼吸、有了温柔流淌的情绪,而且,还不失孩子的最淳朴的童声的小缺陷,就是天才的团队,听见天才的灵光总是让人沉醉的事情。

        如果给国内几个团排序,中央电视台银河少年合唱团算下品,中央广播少年合唱团不算下品但也没到中品,北京天使又好一点点,上海小荧星可以算中品,中国交响乐团附属少年及女子合唱团算上品,没有天才。天才在维也纳,Vox Angeli超越了上品,接近了我对天才的判断。

        我在网上找了一些他们的视频,仅仅是投入的歌唱。服装简单、没有动作的排练,就是安安静静站着唱歌,更没有舞台化的笑容。两相比较,我们太多的童声矫揉造作,充满了可恶的功利训练,更可怕的是我们许多小孩的舞台范儿。

        也许还是我们的审美能力太差了才会画蛇添足加上这许多降低品质的东西。其实,哪怕我们过去没有西方古典音乐的传统,而坚持温柔敦厚的信条,我们也能找到天才。而在整体的浮躁中,就只会有很多星光大道上的欠扁小孩。

    Vox Angeli的视频集合

    Vox Angeli的部分音频

  • 妞妞长大了!

    2008-12-23

     

        我每天上下班在公交车上被挤成橡皮泥的时候,就会感谢自己口袋里那个iPod,至少可以在这种时候用思琳的歌声把自己隔绝。

        妞妞的这张《奇异恩典》,刚拿到了一个年度最佳唱片的奖励。

        上周给一个想做音乐剧的同事听了妞自己写的一些东西,差不多两三年前的一个钢琴小品、两首歌。同事说固然是好,但怕的是孩子太小,会因为学院派的训练陷入窠臼,也怕女孩子因为性别本身造成的局限——其实我也怕。学艺术纵然最是释放天性,有时却也如履薄冰。

        下午林阿姨给我短信,说晚上在附中音乐厅有妞的作品汇报。我知道《向死而生》妞写得很辛苦,我更知道她的上一个关于地震的音乐作品,和林阿姨一起演唱的一首歌,我给了严苛的批评。所以一定要去听。下班奔蒲黄榆去。

        差不多一个月前就备好了新年礼物,《温迪嬷嬷的艺术之旅》、《男生贾里全传》和《女生贾梅全传》。前一本书是美术入门的一个好教材,后两本是十四岁双胞胎的故事,送十四岁的妞正好。

        台下妞一身红衣童装,台上已经换了黑色长裙,出落成清秀少女一枚。

        我是真没想到啊!两个作品都如此成熟。不过是一年时间,写出的东西竟然可以一下子跳这么高。

        第一个作品是钢琴三重奏,《悼》。刚刚初二能写出这样的和声作业实在让我惊叹。小提琴、大提琴和钢琴的配合相当完美,主旋律我真是太喜欢了!听到华彩段落,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真棒!精巧是一层,更难得的是其流畅自如,竟然也做到了深沉宏大。一个钢琴三重奏已经能写成这样,等到开始写交响的时候,妞妞会写出怎样的作品呢?

        《向死而生》是等了小半年的钢琴作品。妞的琴实在弹得太好了!这样的旋律和琴艺,实在难以想象是个十四岁的孩子,而且是个女孩子。不过,也真是女孩子才会写出这样的作品?大气却不粗放,反而柔韧有加;这孩子太灵了,需要怎样的心智才能在这么小的年龄去感知和理解苦难的意义,并形成如此丰富曲折的表达。不用担心她有小女生的忸怩,作品里也没有老套的旧物——一切的担心都被这个作品冲走了。而且这一切在她身上毫无生涩,蹦跳时她还是个孩子,而坐在钢琴前的时候……她是个真正懂事的孩子,不是小大人的故作深沉或溜须拍马的那种可恶懂事,而是理解、宽厚、友爱、诚挚,是思索、创作、抒发、冥想,是热爱音乐、热爱生命。

        我一直说,妞妞啊,我要等你长大。今天发现,她长得太快了,是我要加油去追她。

        结束时有个小插曲,林阿姨很生气,我也很生气——第一个作品上场前,大提琴手突然发现第一页谱子不见了,早不丢晚不丢,这个当口就在后台丢了谱子,不得不让我感叹旁的孩子的心机。拉大提琴的是个健壮的男孩子,据说气急了,声明只要知道是谁干的一定要痛揍其人。可能,这也是人必尝的险恶吧。大人们义愤填膺的时候,孩子不满的倒是大人们的态度:“哎呀今天演出既然挺好的,这事就不要提了!”

        真是懂事的好孩子!

        回家的路上正好再听一遍妞妞的《奇异恩典》,圣诞节快来了,她唱的《平安夜》如此安详。这也许会是妞的最后一张童声专辑吧。

        然后,我在静静的夜里听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郎朗的版本,音乐真美!学音乐的孩子真苦,也真幸福!

        如果当年我坚持学音乐,现在会怎样?

        当然现在也很好!朋友们,圣诞快乐!

    点击这里,听妞妞唱的《平安夜》!

    转几张音乐会照片,来自思琳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