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辞旧迎新,祝福未来

    2010-12-3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95247006.html

        每年都在这一天说这八个字,今年如故。

        前不久有一家网站采访,让我说一下这一年有意思的事,或者一句能概括自己的话。我语塞很久,回复了四个字:“我在面壁。”然后对方语塞,说我们就这样写?我说你们就这样写吧。

        这一年我在面壁。

        面壁是要思过,面壁是图破壁。就是这样。

        沉默了很久,没有创作,但是脑子没停。今年的复试几乎是拼死一搏,当郑老师质疑我对于论文结构的一个想法时,我直接驳回去了——我真的想好了,哪怕是郑爷说这事,我也敢驳了。最后考试结果还不错,呵呵,我自己很满意。

        如果顺利,来年的考试能够通过的话,就开始做论文。这会是一个将彼此作为参照系的论文,有互相纠结的结构设置,有更丰富的片例和横跨导演创作与文化思潮分析的段落,肯定不是个案的累积,应该不会是史实的梳理,它会是学术专著。我会在未来的三四年努力做这一件事情,等我做完这事,我就有一个长片和一个论文了。然后,我再去考虑自己是应该拍片、做理论还是教书……

        所以,不是2010年在面壁,是从此刻开始,直至未来的三年,可能都将面壁。

        有时候会想,如果所有人都像现在这样敏感、自尊和排他的话,我这篇论文大约会是一个得罪所有人的东西?那好吧,面壁本是为了思过,本是为了破壁。我在等待时间、机会,最重要的是积累。

        这一年,在欧洲遭遇火山灰,在西藏碰见泥石流和车祸,北上辽沈西进延安,蜻蜓点水地走过成都,走了很多路;这一年,从本科招生开始,继而是进修班本科班甚至研究生的课程,校庆和兼职,加了很多班;这一年,年中开始吃中药,半年来绵延的药物反应很烦人;这一年,哭和笑都比以前多;几度崩溃,到年底想想,也都没崩溃到什么地步。

        这是最平静和最喧嚣的一年。

        年底,悲伤的消息很多,那些离去的生命都很沉重,有人不清不白碾在车轮之下,有人把生命永远留在了地坛的风里。我还如草芥一般安静活着,这就足矣。

        思琳唱过两句歌:爱是奇迹降临,心要谦卑守候。

        谦卑守护现在的一切,并守候来年的奇迹。

    分享到:

    评论

  • 呀,雁过留名~楼上是我 QY 呼呼
  • 姐姐,看你写你的论文设想,看得我心潮澎湃的!!
    虽然不懂你的专业,也不知道你要写什么,但是你这种非常投入、认真和兴奋的态度让我好受到鼓舞啊!
    现在国内太多的博士生都是混文凭了。还有像你这样真正热爱自己所学专业的,真的是不多了。
    姐姐加油!!等你论文写出来,我也想读!
    回复ring3206说:
    木哈哈!
    2011-01-10 11:25:19
  • 辞旧迎新,祝福未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