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哼!

    2010-11-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85905198.html

        这学期陷入了深度疲惫。连环的加班,连续的熬夜,永无休止的突发事件,一轮一轮需要投入精力的表格和活动。最欠抽的是,我碍于面子也考虑到这学期实在因为没有课时费而捉襟见肘还干了两轮兼职。每天出门的时间越来越早,却扛不过路况越来越糟,现在经常需要等车半小时到四十分钟才能挤上一辆车。而晚上啃着一个鸡蛋灌饼跑去把兼职的活计做完已经成了每周若干次的常态。本周末的两天几乎全用来睡觉,刚刚睡醒,吃了点东西,接着又困了,然后便倒下。其实是睡不踏实的,多梦——而且有沉重的负罪感,心说考试又快到了,哪有时间用来睡觉!

        其实不仅没有时间备考,就是最近看的片子和书都少了,整个人陷入一种僵直和迟钝的状态。记忆力和反应力都在衰退,最可怕的是发现某些时候口齿开始不清。甚至耳鸣,甚至我会常常听到闹钟响——转眼看闹钟并无声息,这大概就是一点点的幻听?这事让我觉得有点可怕,希望只是累了,而不是精神崩溃了。

        而需要长期吃的中成药造成了连绵不绝的腹泻,体重却没有下降,因为我妈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个方子,拿一把一把的中药给我炖甲鱼吃。因为加了药物,这汤就只能我一个人喝了,经常在几双眼睛的注目下灌掉这一碗一碗颜色红褐味道诡异的肉汤,吐出小骨头。

        兼职已经成为这间办公室每个人的状态,写剧本写到发烧的,剪片子剪到挠墙的,各种与制片方的争执,各种讨价还价……我一向难出恶言,本月也已经直接对一个导演的无理要求说“请你去死”,当然,最后还是卑躬屈膝地干完了活。所有人都如此的时候,个体似乎就没有抱怨什么的权利了,能说什么呢?这不过是普遍的困境。真的没法再抱怨什么了,至少直管领导是在努力给大家谋福利,只是工资的涨幅和学院允许发放的限额依然让我们所有人不得不另谋生计,加班熬夜。

        两年前我还在回避问题,大概每次必须面对询问时都说我在准备新片。现在已经完全坦然了,直言没有时间没有题材。这两年间,数度被一个又一个承诺燃起热忱希望,而事情无声无息的流产已经成为常态。而琐细是越来越多了,忙不完的公务,深溺于官僚体制的无力挣扎。身上的标签也多了,这学期还添了团工作,明明就是个自由分子,却偏偏做着这种自己最鄙视的事情——我在想,如果有一天再让我干点党务的事情,估计我就彻底崩溃了。这样的状况还会延续多久是一件完全不知道的事情,是不是半辈子或者一辈子,都不知道。而且也不知道自己的手已经生涩到什么地步,心悬地想,我还会拍么?

        今天,又履行了一次报名手续,接踵而来的是又一轮的备考和终究会来的考试。如果今年成了,我大约一定能写出一篇史上最好论文吧!如果还不成……

        那好,反正吐槽归吐槽,我终归还是个胆大和乐观的人,大不了就是再次对生活这个王八蛋拍案大喝“老娘不干了”然后拂袖而去……反正这事我又不是没干过。

        这两周应该没有那么忙了吧,休息整顿,积极备考,筹备新片——管他有没有时间拍,没时间我用手机也要拍!开始准备四年后的论文——自信能够秒杀各种混学位的论文的——我的论文。

        归根结底要说的话就是:这种日子今天就不想过了!今天,此刻就开始做我自己的事情!爱谁谁!哼!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自问 2006-11-29
    范老师 2005-11-29

    评论

  • 应该是“克死”,哈哈
    回复river说:
    囧,武汉人。
    2010-12-06 16:43:54
  • 都说请了,何不说请您去死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真讲究!还是您讲究!
    2010-12-01 08:33:30
  • 写得好,推荐了。。。
    回复mujun说:
    沐姐太给力了。你一推荐,我这儿访问量立即飙升到历史最高。
    2010-12-01 08:32:30
  • “请你去死”,还加“请”字,好有礼貌啊!
    回复river说:
    也好像是当时我对他助理说“让他去死”……
    忘了!
    2010-11-29 18:4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