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学抽疯六段话

    2007-09-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8035223.html

    1

        十几个钟头以前拔了一颗智齿,我居然被拔牙吓得心动过速加早搏,麻醉药水导致的暂时性面瘫使我当时一定像极了一个傻子。从医院回家以后口腔的创口和脑袋都疼,然后我去睡觉,接着从梦魇中惊醒。

        cici说她从来不做梦,就为她从来不做梦,我就羡慕她到死。

    2

        看音乐频道的重播,小恒子一直对我说老师我不紧张。可我在现场就能看出他的紧张,今天在屏幕上看他,在中景就能看见他一直在抖一直在抖。到特写,我看见他的下巴已经僵了。

        其实那天制片人审片子的时候,我也一直一直的在抖,完全紧张得无法克制,后来站起来抱住身边一个大铁柜子,才遮掩过去。

    3

        几个钟头以前和一个朋友吵翻,为了远在新疆的叶尔波力。他执意认为给这两个孩子捐款毫无意义,并说了一番授人以渔的大道理。而我认为其实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你让两个十几岁的孩子现在一边读书一边上哪儿打渔?

        之前他问我:难道央视的人都死绝了?要你出头?我被这句话激出了眼泪,我已经懒得再解释这次组里给两个孩子报销了多少,而没人能报销的叶尔波力的艺术高考和小别克的学费还需要多少钱。于是我对他说:滚!然后把他拖进了黑名单。按他的说法我可以去拍一部纪录片来帮助两个孩子——如果我的片尾是叶尔波力没有足够的钱考完他该考的全部学校,我会把自己折磨死的。

        然后我去跟何老师抱怨,何老师说女人为什么都是这样,动不动就发火而且很过份的发火。我说对呀让我去吧,否则要男人的宽容作甚。

    4

        离毕业还有一年,我已经毕业综合症爆发。没有工作做的时候,我担心自己会饿死;现在好心的朋友给帮忙找活,我一边抹眼泪一边想我的毕业作业剪辑会不会受影响,日后会不会陷到活计里面而远离纪录片。

    5

        那天吃饭的时候不知谁扯起星座的问题。结果龙龙在我旁边幽幽说,双子啊,不仅花心,而且变态。顿时扑地——我才不花心……但是好像这几天是有点变态了。

    6

        然后我就哭天抹泪的睡不着了——活是要接着干的,毕业作业的初剪在十月底是要完成的,毕业论文是想写得好看点的,去新疆的钱是得慢慢挣的,剧本是要继续写的,故事片是要想办法拍的……还有爹妈是要尽力安抚的,家里的事是不能不管的……还有工作是要努力找的,该看的片子和书都是不能停的——我昨天送给学生一句话,说“懂得承担的同时我们也要懂得面对,坦然面对的技巧其实比一味承担更艰深!”

        这就是好为人师的现报啊!我争取用自己创作的这句名言勉励自己坦然的熬过这一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忐忑的心 2005-09-01

    评论

  • 我们需要像尤努斯那样的“社会企业家”。问题是“社会企业家”首先是要把一个人变成“企业家”,这就很困难,变成“企业家”的还想继续追求成为“社会企业家”的就更加少了。



    我宿舍里有个小姑娘毕业之后想自己创业,于是我天天给她灌输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意识,哈哈……
  • 这地方多容易吵起来呀!!!



    我曾经做志愿者在上海的民工学校教过两年书。当时也有人质问我,每星期跑去给人家上两节课到底有啥意义,上海这么多民工学校我们管得过来吗。当时我也只是说能帮一个就算一个(是不是真帮上了还不能确定)



    后来我渐渐明白过来,自己怎么敢声称是在帮助别人,分明是我们从“给予”中获得了道德的优越感罢了。有时优越感太过强烈会让我们忘记这也是一项事业,从而忽略很多技术性制度性的问题。比如说志愿者的培训、资源整合等等。现在想来还有点后悔,如果当初这方面多花些心思,而不是整天做广告以“志愿者精神”鼓舞大学生都来参加这样的活动,效果其实会更好的。



    现在没什么机会反思了。因为上海的情况已经越变越好,我们都能看到进步。有时也说,这其中有我们千百个大学生奋力疾呼的功劳,聊以自慰吧:)
    回复mujun说:
    其实我没有“道德优越感”,真的。
    我以前是教书的,见不得这样的好孩子过得太苦。
    你有一点说得很对,就是我们太需要成熟的NGO。
    2007-09-03 11:23:51
  • 当我放P~~错了还不行吗?不是说捐款不对。而是说不能解决实质问题。我并没有说捐款毫无意义,我也会给钱。但他们不是乞丐。我只是希望能找一种更本质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回复毛猪说:
    您慢慢找!
    同时告诉我解决实际问题之前目前的问题怎么解决?
    难道孩子们接收捐款就是乞丐了?还是捐款就视孩子们为乞丐了?还是可以拖着下学期学费不交先找本质方法?
    您找到最本质的方法以后通知我们这些找不到本质方法的人一声!谢谢!
    2007-09-02 22:37:32
  • 不用和那些教别人怎么办好事的人计较

    他们往往说的成分多

    你问问他们都作了什么,他们会给孩子拍纪录片吗?

    我想他们甚至不会掏一个子出来...



    就好像那些看到帮猫救狗就散风凉话的人,说什么有哪些钱捐给希望工程,贫困农民...你问问他们都捐过么,捐了多少...有教别人的时间,自己为什么不去作。



    我的观点就是,做个行动派,力所能及的做点什么,有多给多,有少给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不可能所有人都满意,不做事的人永远不会错,作过的事,永远不会赢得所有人的满意。让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滚一边去吧,越远越好!!!
    回复小猪说:
    这次对某些人的冷嘲热讽真的很失望。
    只要求自己不不要求别人吧,干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就行了。

    同时回应某位质疑我的同学:
    央视的人都死绝了吗?——这次两个孩子的费用除了县里捐款都是央视报的,除此之外组里绝大多数人还参与了捐款。
    国家都不管的事情要你管?——国家不管我们再不管,就只能让一个有价值的生命只余下草芥的意义。
    你在这里鬼哭狼嚎,你捐了多少钱?——我不是什么有钱人,我也没捐多少,我只能尽我所能的长期关注,有一分算一分,大家一起这样做,就能把两个孩子的学业供完。
    我看你挣钱太容易了。——我这几年是什么经济状况有目共睹,钱是怎么辛苦挣来的也不必再说了。关键是,没什么必要强调,这两件事情无关,一个是自己谋生的手段,另一个是自己处世的态度。
    2007-09-02 12:21:04
  • 加油加油,同抓狂。你还能到处跑跑做点活计,以达到舒缓情绪的目的。我这两天在理科图书馆看得要吐血了,那里还没有空调。我把窗打开,外面是四季常青的树,有好几次就想纵身一跃了……
    回复mujun说:
    说实话,从来没有觉得做活能舒缓情绪……
    2007-09-01 22:13:36
  • cici你好,最近也常来这里啊。
  • 咕咕你也曾把我拖进了黑名单

    直到现在也没解套

  • 这可不可以算是又一次地抓狂???

    老师怎么还没毕业啊?去年不就在实习了吗?

    飘走飘走~~~
    回复三儿说:
    间歇性抓狂……
    等你读研的时候,你就会知道这三年基本都是在干活了。
    2007-09-01 20:55:31
  • 双子走极端~!

    啊哈哈`!

    从小到大我都恐惧牙医 有段时间我还把牙医恐惧症当网名-__,-

    我每天都有梦魇.,

    握手握手~!

    我似乎撞邪,每天都在3点准时惊醒

    忽忽~
    回复红茶说:
    不要用这些偶然现象“证实”这些所谓的星座理论嘛!
    否则我还有什么勇气面对自己啊。
    2007-09-01 20:55:40
  • 拔牙疼啊.不过小时候记忆中拔过2次,拔完立马有冰淇淋陪伴也挺乐滋滋的!

    我昨天已经没有做梦,10个小时睡得很好,你不会又梦完一个梦第2个吧!
    回复cici说:
    我就是这样的,睡不踏实,唉,又来刺激我。
    2007-09-01 16:00:15
  • 你这个智齿长的可够晚的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这是拔第三颗,从第一颗到第三颗长了八年……日本鬼子都打回家了我的牙还没长完,至今右下那颗还没长出来。
    2007-09-01 13:0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