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尔波力与小别克

    2007-08-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8014704.html

        导师曾经批评我的情感投入太多,这样会影响自己作为一个纪录片导演的观察与思考。这两年的时间里,我时时记着这句话,用一种职业性的冷静掩盖自己在拍摄中时时会爆发出的激动。没想到,这次并非作品而是活计的拍摄中,竟然几度没有忍住。

        实在是叶尔波力和波拉提别克这两个孩子太动人!

        听着叶尔波力的声音从清脆的童声变成如今深情嘹亮的成熟嗓音,看着他瘦削的立在我的面前,眼睛里多了成长的忧郁却饱含着音乐的热情,我总忍不住想拥住他的肩膀,鼓励他坚持唱下去。我们都鼓励他唱下去,可是这样的鼓励实在很无力。这是个家境贫寒的哈萨克少年,父亲一个人的微薄工资要供他读书和学声乐实在勉为其难,家里还有一位残疾的姐姐。以前每次去北京,叶尔波力都需要在路途上跋涉一周时间,这一次是全县凑了3000元,才和小别克一起从乌鲁木齐坐飞机过来(其实这3000元连机票都不够)。几乎他参加的全部比赛,都能斩获金奖。而在他的眼睛里,压力的影子越来越重。我们知道他不开心——因为虽然他唱得好,却已经被许多专业院校拒绝,理由是他是原生态的而不是所谓科班的民族美声的;因为他为了唱歌被家乡的孩子甚至当地民政干部肆意欺辱;因为他还得扛起家庭的责任,不知道在扛了这么多以后他还有没有力量扛起音乐的理想。这一次因为没有合适的歌,叶尔波力只拿了银奖。总决赛下台后他眼泪不停的落,我看了心里很酸。我知道他落泪是因为他终于要告别这个一直保护他给他温暖的少儿舞台,这里每一个关爱他的编导都无力送他走得更远。十九号结束总决赛后的晚上,当他蹲在地上放声大哭的时候,我只能过去紧紧握住他的手和肩,实在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好。

        叶尔波力是个好孩子,这个“好”实在超出了我以前对这个词汇的全部认识。他挚爱音乐,不是为了拿奖,不是为了成名,仅仅是喜欢,而且如此喜欢自己民族的音乐。半个月的拍摄里,最惬意的时刻总是看他拿起冬不拉,弹唱那些汩汩流淌的哈萨克民歌,我听不懂歌词,却能够听到一颗在阿勒泰草原飞翔的心。他健康阳光,虽然心里有层层的苦,却总是笑着面对每一个人。当大孩子们一起玩耍的时候,他的睿智和调皮总让我们绝倒。他热情细致,照顾自己的小师弟波拉提别克时,是一位真正慈爱又严格的兄长,他凝视小别克的目光、他在小别克演唱完毕后忧心动情的眼泪,都让我们看到一个人彻底纯粹的爱和善良。他纯净坦然,我们现场的许多小观众,是听着他的歌长大的,是知道他的故事的,每次他出场,孩子们都疯狂的尖叫,为自己热爱的大哥哥拼命的鼓掌跺脚,而他依然宠辱不惊,只把自己投入到歌声里。还有他的礼貌、他的懂事、他的羞涩的笑……他真是我见过的彻头彻尾的一个好孩子。

     

    叶尔波力演唱的《幸福花开》 (感谢“童心里的歌”网站提供)

        波拉提别克,我们都叫他小别克,活脱脱是一个翻版的叶尔波力。几乎没有一刻能让他停止歌唱,即便是嗓子哑了,即便是我们带他看病确诊声带息肉,即便是我命令他养护嗓子不准再唱——他依然小声哼着哈萨克民歌,不止不休。带他去看病,他调皮得像匹小马,十四岁男孩子毫无掩饰的鬼脸、抱怨、撒娇,都让我们忍俊不禁。小别克的家境怕是比叶尔波力更困难,他来自草原牧民家庭,大概也正因为此,他的歌声更加辽阔奔放。复赛时他唱一首被许多孩子唱过的《这片胡杨》,小别克汉语不流利,咬字都很不清晰。歌声未落,总导演已经泪流满面,工作人员们亦是纷纷落泪——一个未经雕琢的孩子用他的热情统治了整个舞台,他把他的每一丝情感都投入了歌声。我着实更为小别克担心,因为他是一个优秀的民歌手却未必能融入僵化的艺术教育体制。他的耳朵不算好,他的声带有一点息肉,他同样是一个原生态的歌手——这些会不会阻碍他唱下去,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经济的困难、路途的遥远,会不会拉远叶尔波力和小别克与理想的距离。

        我只记得我们在机房,停下手头的工作,一遍遍听小别克的歌唱,他的歌声一起,我们就拂去了全部的困意和疲惫,只在心里留下音乐和他歌唱的广阔草原。

    波拉提别克演唱的《这片胡杨》  (感谢“童心里的歌”网站提供)

        我不知道这两个孩子能不能唱下去,他们实在太艰难,歌唱的道路上,他们遇到的阻碍远远大于别的小歌手们。我祈祷有人能拉这两个孩子一把,让他们有力量、也有经济能力坚持下去。从乌鲁木齐回到故乡青格尔,两个孩子还要坐汽车走漫长的八个钟头。那一晚我们在机房,我一直觉得自己随着他们的车在颠簸,揪心他们的安全,也揪心他们回家以后将要继续的学业和生活。

        我想给他们拍一部纪录片。这两个孩子,哈萨克草原的两只雏鹰,我希望纪录下他们的纯净、他们的理想、他们的成长、他们的歌声。我知道现在困难重重,我没有经费也听不懂哈萨克语,但我答应了叶尔波力,我一定要去阿勒泰看他。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了理想的光辉在他们身上闪耀,没有什么比这种力量更需要纪录的东西了。

    PS:叶尔波力和小别克的相关情况,与他们两面只缘的李广平老师在自己的blog里有比较详细的介绍,大家不妨也看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小聚 2008-08-30
    五个怪癖 2005-08-30

    评论

  • 有空我們來討論拍紀錄片的事.
    回复pp说:
    回京联系!
    2007-09-03 11:24:09
  • 我难得挂一下啊~

    上网看资料的呢~

    我上网从来不做闲事的说!
    回复三儿说:
    突然想起——“抠盟”还在么?
    2007-09-01 20:54:38
  • 我个人觉得他们两个人不进入音乐院校还好,因为音乐学院的教育未必合适他们.我觉得如果有什么团体接纳他们也许更好.只有生存下去了,才能发展自己的歌唱事业.我也在想办法在唱片方面帮助他们.
    回复李广平说:
    李老师说得是,我也在努力想办法先接洽一些公司,能否先从歌曲的推广开始。同时我也尽量筹钱先把纪录片的问题敲定。
    不过孩子自己还是很想系统学习的,民族大学这边我也在咨询——包括他高考考汉语还是哈语,能够学什么专业。但愿明年的高考不会打击他。
    2007-09-01 16:01:53
  • 啊~~~

    好感动啊~~~

    我也在努力调整自己~~~想办法啦~~

    我会还还努力的。



    感动死啦~~~
    回复三儿说:
    你上网时间过长了啊!
    2007-08-31 23:31:14
  • 真是久违的真诚。



    外形看起来真的比实际要大很多。也许是生活的负压让他们看起来“沧桑些”。



    如果说中国当代歌坛里缺少什么,估计就是这种真诚吧。“唱片工业”听上去那么虚伪、孤傲、冰冷。真心爱音乐的方面,大多数艺人都不如这两个孩子。

    老师真是很幸运,这么近距离的体会到了发自内心的真诚!
    回复三儿说:
    三儿,你同样是一个优秀的孩子!从你初二开始我就和你的班主任、语文老师、老万都说过。
    我只是曾经担心你的压力会不会让你变得太忧郁和敏感,我、老万、叶老大,至少我们这三个老师对你的首要要求是快乐!
    这一次看见叶尔波力,我觉得他至少教会了我一点——懂得承担的同时,我们也要懂得面对,坦然面对的技巧其实比一味承担更艰深!
    2007-08-31 19:42:11
  • 这两个人是小孩子吗,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大??
    回复77说:
    叶尔波力17岁,小别克14岁。不大啊。
    2007-08-31 16:04:51
  • 真的好感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的泪哗哗在流,这么好这么懂事的孩子...
    回复nancy说:
    很为他们担心……
    2007-08-31 16:06:23
  • 补充下下,每次都说鹰羚毛忘记扯了,小叶每次都瞪大眼睛"怎么每次你都忘记了!"

    哎呀,这次还是忘记了,看来要去新疆跟他要了!
    回复cici说:
    那是猫头鹰的毛,我也想要,beifast怕有禁忌拦了我一下,都没敢开口呢。
    2007-08-30 23:02:51
  • 见过波力三次,第一次来北京参加快递的时候他14岁,他说要送我冬不拉上的鹰羚毛,最后忙得只留下了和他和他的冬不拉的合影.第二次他15岁,来北京参加大赛,记得那时候他的汉语还不太流利,决赛前说要换歌,说要唱<太阳少年>.交流中有一些麻烦,他表达不清楚的时候竟然用哈萨克语跟我交流,把我弄得糊里糊涂.第三次见到他发现他已经长的好高了.虽然表情和动作依旧和以前一样.比赛完后叶坐在台阶上流泪,我以为是他没有得到金奖而流泪,我蹲在他面前拉着这个弟弟手,小弟弟伸出双手捏着我的脸说"不是不高兴,是舍不得离开,舍不得离开你们."叶回家了,但我们依旧牵挂着他.我们等待他考到北京来.我们在北京等他.

    小别克,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要长高点,长壮一点,还有就是汉语还要说好点,不要在问你饿不饿的时候你又生气说你不是鹅.

    做个预告9月3日少儿频道11:25音乐快递播出小别克的音乐电视作品<冬不拉之个>.让大家感受这位哈萨克少年用"心"的演唱和表演吧!
    回复cici说:
    叶尔波力后来给我短信,说:“姐姐你别太累,保重身体。我永远爱你们!”引我一大哭。
    太想念这两个孩子了,大赛以后最想念的就是他俩。
    2007-08-30 23: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