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蒲台的伪

    2010-10-2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79911011.html

     

        早起看见一个报道,《民间团体批评内地小学教材“四大缺失”》,内中有这么一段话——

        学生们也列举了他们不喜欢的课文,甚至有些还是名家之作,如孙犁的《采蒲台的苇》、茅盾的《天窗》、郭沫若的《芭蕉花》等。“孩子们反映这些课文含义较深,他们不大读的懂。”蒯福棣说。

        我呸!《采蒲台的苇》连句子都不通顺,还含义较深读不懂?当年我参加一个公开课的比赛,被指定上这篇文章,在二十多个班讲了二十多遍,这篇文章烧成灰我都认识!请问“仇恨是一个,爱是一个,智慧是一个”是现代汉语规范语言么?“这里的英雄事迹很多,不能一一记述。每一片苇塘,都有英雄的传说。敌人的炮火,曾经摧残它们,它们无数次被火烧光,人民的血液保持了它们的清白。”这种大白话就是含义较深读不懂的段落么?

        鬼知道这些文章是怎么入选教材的,比如刘白羽同志,您要是当年不带人去抓捕胡风,今天《长江三日》这种流水账、《白蝴蝶之恋》这种矫情文章还能长存于我们一代一代的教材么?

        我拍《两个季节》遗憾无数,但最得意的段落之一就是叶老大抨击教材:“我们的教材最大的问题是不尊重生命……教学生说假话,说大话,说空话……残害他们的心灵!”

        当年这二十多遍上《采蒲台的苇》,按一个班60人算,我至少给1200人讲过这篇文章,没有一个孩子说听不懂看不懂的,倒是不少人觉得索然无味甚至恶心。

        几乎与之同时,我开始在自己的班级采用自选课文,结果有家长质问我为什么不讲授教材……这就是基础教育的现状,我无力改变。

        所以谢谢采蒲台的伪!不是这些教材里的烂文字一遍一遍强奸我的眼球、蹂躏我的精神,逼迫我用讲授它们换取各种教学竞赛奖项……我也许还不辞职了。

    两个链接:

    《民间团体批评内地小学教材“四大缺失”》

    《采蒲台的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天下乌鸦 2008-10-20
    回归(二) 2006-10-20
    乱语 2004-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