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藏地行游(九)·泔水片和戏剧性

    2010-07-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73241901.html

        下雨了,暴雨的拉萨。而我一点都不知道。

        早上起来套了一条短裤就跑下楼去和旅行社集合,因为赵师傅说过,去纳木错就等着晒太阳吧……

        导游说:你想冻死吗?

        idee说过,去纳木错就等着拍糖水片吧。我冻得瑟瑟发抖,在大雨初停的纳木错想——唔,那我们这叫什么,叫泔水片好了。湖的色彩隐去了,天空被厚厚的云层遮蔽得几乎看不见,远山青灰一片。

        一路上的小羊儿在细雨里啃着草,爱它们毛绒绒的样子和看着我们的眼神,导游却是怎么都不肯停车让我去和它们玩的。

        我衣服穿得太少,冻得不行了,很快从湖边离开,找了一个大姐的茶馆喝茶。

        纳木错和念青唐古拉山是一对纠结的情侣,这是一个必须再来一次的地方。

        这是最后看一眼纳木错呀。真想在湖边静静的坐一坐。

        吃完午饭差不多是下午一点半。导游阴阳怪气的请大家投票要不要去羊八井,结果只有我们俩要求去。其他游客估计都是明天离藏,要留出时间逛街。羊八井的计划看来是要取消了。结果导游更加阴阳怪气的说他是没有底薪的,全部收入都靠购物。所以我们必须再去两个购物点,抵达拉萨的时间应该是晚上七八点。

        全车都怒了,但是大叔大妈们明显是一副我拿你没辙的状态。只有我们怒不可遏要求至少取消一个购物点,导游是个大舌头加结巴,眼神倒是很好使,鄙夷地看了我们一眼。

        好吧,那我退团!你把我在羊八井搁下。我从北京背了一套泳衣就是来泡温泉的,你取消景点也罢,你还加购物点,你当我是好欺负的么?

        结果人家果然当我们是好欺负的……导游冷笑告诉我们:想下车可以,每个人交50元购物人头费,不交不许下。

        那好吧,我先签退团协议,然后逼迫他退了餐费,应该退40的,最后只退了30。然后我给旅行社打电话,告知对方,如果不让我们下车或者导游一定要收钱下车,请你马上告诉我拉萨市旅游局投诉电话。

        然后,大巴把我们扔在羊八井的路口,导游兴高采烈告诉我们:你们自己走进去吧!便绝尘而去。

        这真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啊。我回武汉后查了一下百度地图,这个路口距离羊八井温泉6.6公里,距离拉萨市87公里。我其实是想过妥协的,比如羊八井可以不去;但是强迫我们交人头费的时候,就已经不能忍了。当时迅速用手机上网查了一下,觉得我们至少可以走十几里地去羊八井,然后那边一定有别的旅游车可以商量着回来。即便是走不动,我也相信在路边可以拦下藏族人自己坐的那些小巴。再不济……我给桑布同学打电话求助吧……

        而最关键的理由是,身边这个男人已经和导游小眼瞪小眼了……靠即便走路回拉萨也要给男人面子!下车!表面昂首挺胸心里七上八下的在一车人的目光中下车了。

        男人果然是不靠谱的动物,哥们在车上的时候气概万千的和导游争辩,下了车一副乐滋滋的模样说:咱们走回拉萨去呗……87公里啊!你要我走回拉萨去!

        这时路边有一辆明显是自驾的藏A牌照车在等候,我已经不管不顾了,直接冲过去搭讪:你们车上有空座么?去拉萨么?去羊八井么?能蹭车么?面前是一个年轻人,貌似司机;一个念中学的小男孩,冷冷看着我;一个阿姨,目瞪口呆看着我;一个大叔,想了想说,你们能坐在最后面搁行李的地方么?

        太行了!您让我坐车顶都行!

        我迅速判断了一下局势,指挥司机的是阿姨,小男孩坐副驾驶,大叔和小男孩很像但和阿姨不是一家。五分钟后在聊天中局势更加明朗——大叔和小男孩是来打抽丰的。阿姨才是这儿做主的地陪。

        也就是说,打抽丰的大叔做滥好人,我们蹭了阿姨的车。而他们正在路边等军方的朋友带大家去羊八井,这样虽然免不了30元一人的门票钱,却可以省去98每人的温泉费用。呃……

        和这群完全陌生的好人聊天,很好奇阿姨的单位在西藏是做什么的。阿姨说,我们是长委的,在这边做水利工程。我就差没上去握手了——我说我在武汉以前就住长江边啊,和长委是邻居啊!解释:长委,即长江水利委员会,这是一个非常非常牛的单位,传说中全国的水利工程几乎全是他们的。阿姨听说我们在北京也很兴奋,说我们家准女婿现在在北京工作呢,专利局的……啥也别说了,在武汉做邻居也就罢了,专利局的,那就在电影学院向南50米,隔一堵墙的邻居。于是下面的话题就是——房价、涨幅、学位、婚期、知春路、北太平庄、学清路……缘分啊!

        被扔在路边的我们上了车,喝人家的水吃人家的饼干。阿姨请了门票钱,如上所述,泡温泉没花钱,在温泉还吃人家的西瓜,我们无以为报啊只好请大家喝可乐。羊八井的水真棒,像油一样稠,黏黏的。海拔4300米的温泉,远远就是雪山,我趴在一个轮胎上美好得快睡着了。

        然后蹭着阿姨单位的车回拉萨,太阳还大好呢。阿姨给他家男主人打电话:多做点饭啊,我带俩小朋友回来!

        窘死,我们说阿姨不要了吧,进城把我们扔下就行。阿姨说那哪行,碰上了不容易,还在北京武汉都是邻居,回家吃饭!

        啊,结果是,一起去看了拉萨火车站,然后和阿姨回长委拉萨驻地,一桌子菜,有我们前几天就想吃但吃不起的藏土鸡、松茸……喝了酒……聊了天……吃完饭新闻联播刚开始,我们琢磨着那一车死活不肯和我们一起抗争的叔叔阿姨恐怕刚从两个购物点出来吧。

        最后还是阿姨家伯伯开车把我们送回宾馆的。彼此留了电话号码,阿姨八月底赴京给女儿女婿看房,我们约好北京见。

        被扔在路边傻眼的俩人,蹭了车、泡了温泉(还没花钱)、回了拉萨、居然还蹭了饭……简直是戏剧到不像话。

        晚间总结:当纪录片导演的,不会搭讪哪成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做朋友 2006-07-21
    倒计时·二 2005-07-21

    评论

  • 当纪录片导演的,不会搭讪哪成啊……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