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纠结

    2007-07-2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7102308.html

        今天和两个人聊起桂子山。

        QIQI的记忆显然是混乱的,因为她留在那里又读了三年研。因此东区截至2003年的图景,我想我的记忆怕是更真切一些——没有元宝山一排排宿舍、没有ATM取款机和灯光球场——只有老的大礼堂的屋顶摇摇欲坠,早上还没醒来就奔去操场应付早操点名——东一食堂楼下有小白菜猪肝煲、学子餐厅有凉菜、沁园春一小碗一小碗的蒸菜很好吃。

        有一天从学校门口经过,看到恶俗的新校门,就觉得自己再也不想进去了。想念当年的北门曲径通幽,门口利群书社的二楼总有折扣低到不可思议的好书。

        也许常常怀旧是不对的,可是我们那届……大约真是最后一届享受桂子山淡泊清静风貌的吧,之后的校园大兴土木,终于变得拥挤不堪起来。据说连后山上也盖了房子,估计大片的野草莓银杏树性命不保,躺在黎元洪墓碑前晒太阳的大蛇也搬家了吧。当年在辩论队集训,常常从招待所穿过后山去团委,一队人好几次被蛇吓得鸡飞狗跳,跳完了还是踢里趿拉的穿后山的近路,偶尔去拂拂黎大总统坟头的落叶。

        在文学院,我们大约也是最后一届享受名师荟萃的本科生。我们毕业以后,那一批文辞华采风骨清丽的老师们退的退走的走。没有人气的房子都会变了格调。以前看文学院,是一派古朴沧桑,现在再看,活是闹鬼的破楼阁。

        晚上和橘皮讨论的本来是归有光和八股文,不知道怎么就扯到我们都很喜爱的一位老师了。当年的有些老师我很景仰,比如教先秦的佘老师,所以他的课做的笔记现在还颠来倒去的看;有些老师很崇敬,比如教当代的樊老师,一度准备考他的研究生——但是这位老师,一直对他很花痴,很想认个干爹什么的。和橘皮一起重温了我当年写的花痴文章,热泪盈眶。文章第一句橘皮颇赞,五年前的我写道:“我几乎是在第一次见到他笑时,就断定他有一个女儿——只有家里有一个女儿的人才会有那样的笑:笑得开怀,笑得圆满,笑得无声,有一点点疼爱之情,有一点点无可奈何。”橘皮评价说,可以更肉麻一点。这位老师的学识人品都让人崇拜,看学生那个严苛有慈爱的眼神至今难忘,还有一笔字真是漂亮。也还记得,给我们的最后一节课,告诫我们“多操练”,最后还颇狠心的说二十年后我们聚会时打听一下他是否还活着,别忘了请他来看看我们的成就。当时心里就是一恸,很多同学顿时红了眼睛。

        当年头脑发热,差一点就舍一直追求的当代方向奔唐宋文学去了。今晚花痴爆发,一时想拉上橘皮奔海南看看这位老师去。

        橘皮说什么事都是一届一届,像这位老师,我们这届钦佩得五体投地,但是我的一位师姐兼同事忿忿说当年最烦是他,每节课都点学生背书,又不是教中学。而好几位师兄师姐颇称许的谭老师——恕我对他的明清文学课实在没有一丝好感。

        我比许多人幸运很多的原因是,一路上碰见了许多好老师。一辈子能碰见一两个好老师就已经是幸事,我碰见了一溜,运气好得有些太过。运气更好的是同时见识了一些人间极品,一辈子都会鄙视的一些人,绝不再叫他们一声“老师”——不过他们至少教会我学会珍惜许多好老师的教导。

        说起桂子山的这些旧事,心里总是很纠结。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激和怨恨,回忆总是牵扯出一些无奈,当年赤诚的学子心总是让自己对现在的心境感到惭愧。我是个花心的人,若让我在文学和电影中选择更喜爱哪一个,我无法抉择。

        今天买了三本书:《恋物与好奇》、《弗拉哈迪纪录电影研究》(可算找到这本书了)、《希区柯克与特吕弗对话录》,同时重背《古文观止》,以及重新做《秀美与尊严》以及《作品、文学史和读者》的笔记——最近的书也读得真纠结。

        片子不要剪纠结了……

        另外,《The Documentary Makers:interviews with 15 of the Best in the Business
    》这本书有中译本么?没有的话原版哪里有卖的呢?再就是,《尤里斯·伊文思的长征:与记者谈话录》居然被我翻出一个电子版,哈哈,想要的留email。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恶邻如斯 2006-07-26
    闲者·贤哲 2005-07-26

    评论

  • 伊文思的那本我找了好久,资料馆的图书馆借书特别麻烦,给我发一本吧,麻烦你了
    回复houmaimai说:
    已发邮箱,请查收!
    2007-10-01 15:51:44
  • 在浙江吃的东西和学校吃的有的一比...

    -__,-
    回复红茶说:
    昏,六中的盒饭……哈哈,人间极品啊。
    2007-07-29 21:12:30
  • 忽忽~~

    我就貌似碰到了很多好老师啊`~

    比如某瓷盘老师啊 某万同志啊

    还有几个老师不认得的

    某宇老师啊 某绿茶老师 某苏个吗老师

    等等等等~~

    嘿嘿`~
    回复红茶说:
    呵呵,我算不上啊。
    好好加油!其实六中的环境还是很好的。
    2007-07-29 21:11:58
  • 呵呵、文学院、好温馨的字眼

    正巧也买了对话录,不过发现全部与希先生的片子有关,咋办呢,他的片子是没看过的比看过的多、、、
    回复郑野兽说:
    ……给三个字的建议:买套装。
    2007-07-27 20:54:30
  • 忘了开放权限了,现在应该能看到图片了
    回复加洲之梦说:
    呵呵,谢谢哦,马上去看。
    2007-07-27 20:54:04
  • 原来是这个意思…。



    扮演也可麻烦的事情。让人家做假包子还不如投拍真的假包子嘛?还要给人家报酬呢。让他自己演自己和介入意图的扮演完全不一样。纪录片要不是为答案而服务的。
    回复qtjx说:
    同意。
    2007-07-27 17:01:15
  • “纪录片都是演出来的,哪有不搬演的纪录片。”

    这句话挺好。某一种意义来讲对。
    回复qtjx说:
    呵呵,你说得是。
    问题当时的语境是没有引申意的,那位同学极端不理解我为什么要拍很久,要等待事件,事件不发生的话写好剧本让非职业演员出演不就行了么——就纪录片了。
    我那个五雷轰顶啊。
    2007-07-27 16:07:09
  • 你说的这本书大陆没有翻译版本,就是原版估计也没有,价格大概也要人民币几百块吧。曾经在“煤堆”的图书馆里发现过这本,然后用同学的数码相机拍了大部分画面。这本书是画册,大量的照片,相对来说文字占的篇幅不大。

    我的空间贴了当年拍的这书里的大部分图片,感兴趣可以看看

    http://bbidream.spaces.live.com/?_c11_PhotoAlbum_spaHandler=TWljcm9zb2Z0LlNwYWNlcy5XZWIuUGFydHMuUGhvdG9BbGJ1bS5GdWxsTW9kZUNvbnRyb2xsZXI%24&_c11_PhotoAlbum_spaFolderID=cns!A928B332993C9449!105&_c11_PhotoAlbum_startingImageIndex=1&_c11_PhotoAlbum_commentsExpand=0&_c11_PhotoAlbum_addCommentExpand=0&_c11_PhotoAlbum_addCommentFocus=0&_c=PhotoAlbum
    回复加洲之梦说:
    多谢多谢!
    2007-07-27 15:27:53
  • 中文系……要学的真多啊!

    我的那两本《古文观止》还在慢慢地啃,好难啊……要是从小就读该多好……
    回复三儿说:
    在中文系这种地方,想把自己累死很容易,想混日子也很容易。
    不过学中文真是很舒服,读书背书,很让人享受的学习过程。
    《古文观止》要是实在觉得难的话,你倒着念,顺着啃到了汉赋一般都会疯的。捡自己喜欢的看,背段落,就行了。
    我当年把《古文观止》啃下来以后,发现再读古文,甚至句读这种问题都太容易了,极端的有成就感。建议要啃就啃繁体的,最好是影印版,呵呵——等上大学闲一点了可以干这事。
    2007-07-27 14:45:07
  • 《收割电影》买了没有?听说冯艳有打算把左藤真的《纪录片的地平线》翻译。这本书挺好等待吧。“纪录片是带着批判性面对世界”某某听到这句话回答:哪有这样?
    回复qtjx说:
    别提了,《收割电影》就是冯艳翻译的《小川绅介的世界》对吗?我也没有,还是从图书馆借阅的,郁闷。
    纪录片被人这样认为我已经没有什么惊讶了,本校本年级非本系一位同学曾对我说:“纪录片都是演出来的,哪有不搬演的纪录片。”
    2007-07-27 14:4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