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幸福终点站(五)

    2010-05-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62890670.html

        回家已经一周有余……我究竟在忙什么?我也不知道。系里的事情其实很琐碎,回京当天就赶回办公室,蹭上了田老师的生日蛋糕,赶上了研究生复试的记录工作。

        总之很累,总之很困。

        回家之路很顺利,顺利到自己都觉得算得上惊喜了。

        当地时间20号晚上,我有一个需要发言的交流会,结束以后已经是暮色,在这暮色和灯光里,告别了日内瓦湖。

        回宾馆觉得好饿,泡了一包王伟送我的方便粉……然后发现我没有筷子。所以我用牙刷把挑着吃完了……

        第二天睡醒、早餐、整理行李、退房。

        大厅的电视机是BBC的新闻,说第二轮火山灰又来了,机场们估计还得停,云云。

        在门口等班车的时候和一个同样是参加影展的加拿大帅哥聊天,说因为火山灰封这么多航班纯属胡闹啊,说他的朋友前段时间在中国遭遇沙尘暴啊,说大家的行程怎么走啊……帅哥只能先去日内瓦看情况,他要转机的机场当时仍未开放。

        然后他居然对我说:你的英语真好!

        我顿时很崩溃。事实上是,我自打上初中开始学英语,就没有人说我英语好。高中时肖老师崩溃地说:你到底怎么回事呢?你语文这么好英语为什么这么差呢?

        这一路走来……如果不是火山灰的影响,我肯定还是按照指示牌默默走路当哑巴。结果在德语区法语区和会说英语的不会说英语的人比划了不到一个星期,英语居然就好多了,不知道从脑子里什么地方蹦出许多背过的单词,到最后几天,已经开始和人胡扯聊天。可见语言真的是逼出来的。

        又聊了五分钟才知道帅哥虽然是加拿大的,但其实人家常住东京——你把我的发音和鬼子的口语比,那估计是能好出一点点吧。

        火车从尼翁到日内瓦机场站不过29分钟,我其实应该在日内瓦站下车再玩俩小时,然后去机场。日内瓦机场很小,领登机牌,给家人朋友导演系买了几盒巧克力,然后等待下午四点多的飞机。小寐的时候,有一个人拍醒我,问:“你是中国人吗?”

        我说是啊!

        哥们坐在我身边,默默打开手机,屏保就是他和一个中国女孩的婚纱照,然后给我看了很多拍婚纱照的花絮照片,很欢乐的样子。然后他说,这是他女朋友,相识在旅行途中,结果拍完婚纱照以后女孩子似乎出了什么事故我没听太懂,然后就再也不接他电话了,女孩的妈妈说女孩子失忆了,这五年的时期一点都不记得,所以他们没有可能了……

        哥们很怅惘……

        我也很怅惘……我觉得他肯定碰见一个骗婚家庭了。可是完全不知道和这个忧郁了五年的男人说什么好,只好说,呃,听到这个我也很难过。

        然后他含着泪光说谢谢我听他说这些,他有很长时间没有遇到过中国人了,看到中国人他很高兴。

        留下我一个人目瞪口呆看着对面一个阿拉伯人发楞四十分钟……

        在维也纳机场转机的时间不到一小时,这个不到一周前让我崩溃的机场重现繁忙,小店里满是顾客在买巧克力、手表和施华洛世奇的水晶。我看到许多好玩的小玩意,比如许多音乐家肖像盒子的巧克力或者小提琴模样的工艺品。但是完全没有时间停足,一路拖着箱子飞奔过两个航站楼去找自己的登机口。

        也就是那一刹那觉得,到欧洲旅行其实不是多困难的事情,只要我坚持拍片好好挣钱,其实以后还有许多机会去维也纳吧。

        而这个登机口,居然有一个沈阳的旅行团和……一个武汉的旅行团!维也纳机场大呼小叫的武汉话让我觉得简直是在做梦。武汉人依然彪悍的把所有座位占满,哪怕堆满他们的行李也不让我坐。我犹豫要不要用武汉话和他们吵吵架,然后放弃了这个念头,抱着书包坐在地上,等待检票登机。

        听见一个女人在骂:那个鸨妈养的……狗日的……

        就失笑了。好粗鄙,好亲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失踪的孩子 2005-05-01

    评论

  • 回来了也不赶着报平安,让我们这些粉丝情何以堪啊~~~
    回复风云天罡说:
    …………不会吧同学,请不要用“粉丝”这种自称好不。
    我顿时觉得我被折寿了。
    2010-05-19 16:49:07
  • 这几篇顺着看下来,挺传奇的啊!
    回复甲子说:
    据说上次该火山爆发时正逢法国大革命!
    唔……
    2010-05-19 16:4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