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幸福终点站(一)

    2010-04-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62306262.html

        我的师兄铁拳一直强调他应该给我拍个纪录片——实在是因为我是那种平时朝八晚七,日子过得疲惫却也没有什么波澜的人,但往往能在短期内集中所有匪夷所思的事情小宇宙爆发……当然这个片子迄今没有拍一个镜头,原因依然如上,因为小宇宙爆发这种事情是要靠人品的,一般情况下碰不到。

        这一次关于《幸福终点站》的故事源于老朱某天突然来一个短信让我速查邮箱。我当时好像正在学院各部门间流窜,往学生处教务处递交各种单据,回办公室看见信就百感交集了——尼翁纪录片电影节邀请。

        百感交集的原因是对方要求出一版数字Beta带——我是有供播出的DVCam和DV带的,我们这种小纪录片出这种格式就够了吧,急催数字Beta带我上哪儿找去……其次是据去年去过尼翁的铁拳同学说,当地消费贵饭难吃语言不通,不过风景上佳,向往与畏惧并生——别国出钱让我旅游当然是好机会,而几天时间里跑一趟人生地不熟的瑞士实在也够累人。

        而之后的许多细节实在让人崩溃。首先是瑞士方面迟迟不来正式邀请函,又因为提供的资金问题几次信件往来,在此过程中,其他导演纷纷放弃。我得到的最大支持来自导演系,王老师亲自帮我订了票,又一直说签证时间还来得及,我于是在领导的鼓励下拿着邀请草表去签证了。

        之前有过一次美签的经历,感觉是美国人虽然严苛但是大气,签证要求很多,但是看对眼了给得很爽快,我去年申请的是已经足够富余的三周时间,结果签证官看了材料以后给了一年之内多次往返。而这次瑞士签证,收材料的中国工作人员做不了主还不听解释,我又准备得急,缺漏材料她就直接给我扔出来了——我在排队三小时后直接被轰出了使馆。一怒之下给使馆签证处打了个电话,对不起是你们的邀请函来晚了才导致我现在材料不齐的,balabala,又给我放进去了……

        感谢系里的两位技术,用最快的时间给我出好了带子寄走。

        等待签证的过程中,和影展方面的沟通一再出问题。首先是他们嫌我订的机票太贵拒绝付款——可是你们一开始又说让我自己订,来邀请函的时间又晚根本没有打折票了,现在我已经订好票了又拒付,简直是不可理喻。感谢王老师,帮我订票又帮我退票。然后和瑞士方面又几次信件往来,对方终于定了16日-21日的行程,往来都是奥地利航空,北京飞维也纳转机至日内瓦,然后火车至尼翁。

        拿到签证我就傻眼了——使馆按我提供的自订机票给的签证,15日至20日,也就是说我会在签证过期后非法停留一天……我去问使馆签证处的小秃头该怎么办,他说他也没办法,然后指着我狂兴奋:我认识你呀,你一定是去尼翁对不对?我去清华看过你的片子!

        我于是被几个旅游签证的人像看狒狒一样看了半天……又询问了半天,才会学校去再次发信,请瑞士方面和他们的移民局协调此事,确保我可以合法离境。

        至此,往来信件已有约20封,是历次影展最多的,订票退票,签证的麻烦,都让人心生气闷。好歹到首都机场排队等登机牌了,有工作人员过来问队伍里哪些人是到伦敦的——我后面两个女孩就是。这时我听到冰岛火山爆发,伦敦机场已经关闭的消息。但日内瓦不受影响,领牌登机。奥航的机舱花花绿绿的,饭菜还算能吃,第二顿给的草莓酸奶布丁居然味道还不错。我一直帮旁边跟旅行团的老爷爷要水,和这对老夫妻交谈甚欢。

        琢磨着老朱的行程比我早几个小时,我应该到维也纳后首先和他联系询问瑞士方面如何接洽。到维也纳一开机,各路短信纷至,头两条居然就是老朱的,我慢慢悠悠出机舱看短信——停脚傻眼:老朱非常气愤地告诉我他不来了,因为屡次和瑞士方面沟通都十分不畅,他一怒之下取消了行程。

        我开始隐隐有些不安。

    分享到:

    评论

  • 唉~~~
  • 哈哈哈,要去瑞士啊,Patrick就是瑞士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