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北望(二)

    2007-06-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6095812.html

        太原城让我吃惊。灰蒙蒙一片颜色铺开去,自然的疑心这是不是一个省会城市。那灰突突的感觉弥漫开,再沉沉的压下来,让人很落寞。从主干道穿过,我隔着车窗看到城市在大规模的基建中崩塌和站立,汾河安静的流过。一个坍塌了半面墙的建筑,是山西省电影公司。

        中午我们到达平遥。彼时我已经又晕又困、睁不开眼。迷迷蒙蒙看见车窗外是层层的土墙,烟尘从街道的另一边奔袭而来。一个院落中缓慢走着一位老人,我没有看清她车便已经驰过了,于是留在记忆里的只是一片巨大的黄色色块,一个佝偻的黑点在其中踽踽移动。

        天空中有燕子飞快的掠过,这灰白颜色的鸟儿也没有提起小镇的生机。

        初到的感受是——我不喜欢平遥。我还是喜欢凤凰那样的江南小镇,有流水清风,有雾蒙蒙的青石板路和清晨的捣衣声。而平遥,显然不是一个能够坐在路边发呆的小镇,我刚刚发呆几秒钟,脸就被狂风带来的沙土打得很疼。

        一家家的去看建筑,看完书院看显眼,看完县衙看票号,看完票号看城墙,然后是商业街。我是在系里和电视台加班干了几天活以后又在火车上颠簸了一夜,于是就彻底晕头转向了,只知道跟着团队里的人向前走,看见了什么已经是一片模糊。其实最应该看的是民居,偏偏在匆忙的一天游览中没有走进任何一个没有被旅游开发的院落。于是我和我娘都在嘀咕,这个地方这次就算踩点了,下次要重新来过。我们俩已经习惯时间宽裕的自助游,就是那种慢慢走细细看,不求全面只要舒心的旅游。比如我们在凤凰,可以睡到自然醒,然后去沈先生墓上放一朵花,回来吃路边摊奇奇怪怪的东西,到了晚上去东门城楼下面发痴发呆或者让店家的小少爷掌舵去沱江上漂着吹风。结果平遥之行完全成了奔命,一下午的时间在城里兜了几圈,勉强记住了一些砖雕的图案和房屋的格局,到最后连图片资料都不想留了,因为我发觉自己的思维已经思维混沌到每次调整都曝光需要几分钟时间,而导游小姐显然是等不及的。

        我在平遥的状况,大约可以用又饿又困来形容。因为现在印象最深的两件事情居然是吃和睡。吃了很多从来没吃过的面点,猫耳朵端上来的时候我和我爹都以为是一碗花生米,而莜面栲栳栳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好吃了,不管是清蒸的干煸的还是灌汤的,我都会扑上去把自己的嘴巴和胃都塞满,后来折回太原了解了制作方式后,我还专门去超市买了一袋莜面,准备回去做着试试。至于面条面皮等等这些我都来者不拒,回学校以后发现长胖了三四斤。我们是三个人,但是没有找到三人间,标间又实在太窄。最后居然找到一个有炕的旅店,我们三个人去睡还可以翻跟头。我爹立即甩了鞋袜爬上去,如同地主老财一般享受歪在炕头滋滋抽烟的乐趣。他一根烟没完,我已经在炕尾睡得如同一摊烂泥了。

        很多老人,赤膊坐在夏天的阳光和风沙里,他们的肤色和灰黄的墙融在一起,静静的微笑,静静的忧伤,更多的是面无表情的沉默,任由风沙扑来,又吹去。我慢慢开始喜欢上这个小镇,它不是轻俏的,它的凝重慢慢浸入心里,把心也沉成了一块砖、一掊土。

        生日是在平遥过的,我爹居然在平遥找出一个生日蛋糕来。自从我自己烤蛋糕以后就对外面卖的这些木头渣没什么兴趣了,不过还是在吃了一碗又一碗的面条之后又啃了一块蛋糕。居然可以和爹妈一起过生日,很幸福。晚上去逛街,乱七八糟的小店点着红灯笼铺开在街面上,我们也不进什么店,就是闲走。我一直到这个时候,还觉得这趟山西之行颇迷幻,要不怎么会头天还在学校,第二天就在陌生的小镇和父母一起逛街呢……

    平遥的美食——近处是面片,远处有著名的平遥牛肉:

    莜面栲栳栳,这是清蒸版,蘸老陈醋吃:

    猫耳朵,不知道怎么做的,乍一看像花生米:

    上车睡觉,下车看庙,最烦这种旅游方式——不过这里是书院,很多家长来给孩子烧香,而且是烧巨高的香:

    爬满了新绿叶子的礼门,也不知道走过多少书生湮没的脚步。礼门边还有一个龙门,据说跳过去可以中状元,于是大家都跑去一个个往门里跳。我彼时头昏眼花……居然从门里跳到门外去了……

    中国建筑里的斗拱实在太奇妙了,可惜这趟没有能去佛光寺看那个我向往的唐代宏大斗拱。我曾经买了一个木制的斗拱结构玩具,结果拆开以后再也无法拼合,现在还是一堆木楔躺在书柜里。准备借一本《营造法式》回去,至少把那个玩具先拼好:

    还是斗拱,美丽精妙的斗拱——梦游状态下的图片拍得太差了:

    县衙一角——县衙的面积十分庞大。虽说明清官员俸禄极低,但是一个县处级干部住得这么舒服,太让人羡慕了:

    没有看清平遥,是因为我太累,其实住在这里也应该是安谧祥和的:

     

    在城楼上,看了平遥最后一眼: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强人! 2009-06-23
    一个背影 2004-06-23

    评论

  • 哇 你这是什么牌子的相机?
    回复叶子说:
    柯尼卡美能达Z2,郁闷,不想要了,想要单反,555555~~~
    2007-06-30 09:49:46
  • 帮我温习了下回忆。

    4年前去过平遥。

    我是在盛夏去的,彼时的太原和平遥都阳光灿烂,一点也不灰蒙蒙。

    在平遥,住了一晚民俗宾馆,自在地独自转悠了两天。因为是淡季,不会讲价的我,轻松把房价砍到巨便宜的地步。睡在院子西厢的炕上,炕边墙上有画,仔细看,是西厢记。*_*
    回复玄衣说:
    呵呵,有空真的要重新去一次,这一次完全梦游了。
    2007-06-29 01:23:04
  • 我小时候经常吃猫耳朵的。好像只要把面团弄得很小,然后放在食指和拇指之间搓一下,稍稍用点力,就好了。

    话说我姥姥就是平遥人,但我还是从你的照片上第一次看到这个古城:)
    回复mujun说:
    回去试试,不过我觉得能做成这样大小统一太难了。
    2007-06-29 01:22:28
  • 等了半天,相片只看见几张吃的,后面都是叉叉,看来我的电脑和宽带和它们的主人一样,只对吃的有兴趣,哈哈哈。
    回复77说:
    这就是没有flickr的结果。
    2007-06-29 01:21:55
  • 可怜的相机...

    哈 `!

    我把我那个傻瓜的数码给拆了...
    回复红茶说:
    唉……相机落地的一瞬间,我很有满足感,我发现我太变态了。
    2007-06-24 21:42:50
  • 1:吃的东西不错~~~冲着那象花生米的猫耳朵也值得去一次。

    2:以后别批评偶摄影技术不好。小BS你下。

    3:你用哪里挂的图片?
    回复毛猪说:
    1.猫耳朵不如栲栳栳好吃。
    2.有几个搞批评的创作一流?呵呵,你要原谅我这次是半梦游状态。
    3.没办法了,flickr估计就此死翘翘了,你看看下面这个页面吧:
    http://www.mysea.net/download/js/163pic.html
    2007-06-24 21:41:44
  • 光线没有处理好



    看最后一张那个黑斑~!

    平时镜头没保存好呀`!
    回复任凭海风说:
    绝不是没保存好!
    而是根本没有保存……去之前就是迷迷糊糊,连清洁工作都没做,去的时候连张麂皮都没带,风沙里就那么胡乱拍了一天。
    在拍最后一张图前,相机在我手上晃,我妈一抬轿,相机被我砸到地上去了一次……部分零件散架,我爹拼装了半天并把我骂了一顿。
    我疑心我自己是不想要这个相机了,所以使劲糟践。唉,这样很不好啊,自我检讨一下。
    至于光线,更不是没有处理好了——根本没有处理,那天能醒着转下来就不错了,很多都是放在自动档上随便按的。
    可见我是一个多么不认真的人,唉。
    2007-06-24 15:07:30
  • 感觉似乎一直很喜欢那种狭长的巷道(倒数第二张照片),一眼望进去不见头,远处的影像很模糊,好像会有什么东西冒出来一样。

    还有吃的……辣椒……HOHO^0^……
    回复三儿说:
    其实,我记得的也只有吃的了……
    2007-06-24 15:08:53
  • 看上去很好吃,考虑去一次平遥尝尝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有些同志上周还对山西咬牙切齿……
    明年摄影展的时候去好了。
    2007-06-24 15:0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