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这个人,以及今天是他生日

    2009-12-2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55213171.html

        有那么一次,这人来北京开会,用最后一天来学校看我一眼,然后奔西站回家。我于是在国培餐厅请他吃饭,一进门碰见我师父,然后他二人握手,此人对师父致谢……等我结账的时候,发现师父居然替我结过了,一时大窘,拨电话过去再谢,然后他二人又在电话里客套了一番。

        晚上在学生公寓的床上辗转,想着其实我师父比此人还大半岁呢,放眼望去,一个最多是大叔,一个已经接近爷爷了。

        我曾无数次怨恨过这个人——心存委屈。

        比如我小的时候他骑摩托车,下班了一把把我堂弟提在前座,慢慢兜两圈,从来不搭理一边眼巴巴站着的我。

        比如他在我遭遇童年的那些屈辱时,并没有一次态度明确地给我支持。

        比如他到我高三时还不知道我在文科班还是理科班。

        比如他残酷阻断了我的梦想,用尽手段,让我放弃了高三那个冬天的艺术生专业考试。

        再一次阻断我的梦想,是大学毕业,我默默在家哭泣,看眼泪在桌面的玻璃板上洇开,然后,从电影制片厂辞职,去教初中。

        等我终于拿到电影学院的通知书,他扔在一边不看,说你这种智商,半年就会被退学。

        甚至,我没有从他身上学会怎么去营造一个家庭的温暖,他的面孔永远冰冷,让我一次次绝望认为,还不如让这个家散了呢?

        这个人打过我骂过我,没有陪我学琴练琴,没有给我许多关注的目光。

        但是——

        曾在高考后默默帮我跑招办、跑学校;

        曾在陌生的小城给我找一块生日蛋糕;

        曾为了我和家庭的权益不惜与所有人翻脸;

        为我付好了北京这套房的首付,我有了一个不用常常被房东轰来撵去的家。

        也在这两年,听我说话,开始听我讲我的道理。

        叮嘱我不要为情所伤,不要太在意专业成绩;叮嘱我多花点钱,不要太节省。

        但是——

        依然没有多少话好讲,每次打电话,对话都在十个字以内。

        回家还是会吵翻。

        以及——

        从2003年,我正式参加工作开始,我虔诚敬业。所有漫无休止的加班,所有该我不该我干的所有的事情,都在日复一日中过去了。不是没有抱怨或绝望,不是不想轻松一些,而不知道为什么,全做下来了。收获的最多评价是“能吃苦”,天知道,我自己一直都以为自己会是个娇滴滴的孩子,等着宠爱,为什么最后却这样“能吃苦”?

        最后,我妈说,“和他一个德行”!

        我高中时听过一首歌,旋律全忘了,歌词也记不清了,只深深记得四句:“走过很长很长的路,说着很短很短的话,做着平平淡淡的梦,操持着坎坎坷坷的家。”那时听到,心中有伤痛,今日想起,眼中有泪光。

        我知道父母是希望我守在他们身边的,而我现在终于远走异乡,抛却了长江汉水的氤氲水汽,也抛却了父亲母亲的牵挂目光。

        当年我的祖父也是这般吧,从北方到南方,给我户口本上的籍贯栏留下了一个北方的城市;而我如今回到北方,再一次体会这抛却的心酸。

        也许,只能戮力前行,才对得起自己这离家的脚步。

        祝爸爸生日快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小兔崽子! 2006-12-27
    年底 2005-12-27

    评论

  • 呵呵,好像我此生最大的愿望与行动方式,也是拜我父亲所赐
    回复tizzrayc说:
    唉,想想啊,我见过你爸爸多少次呢!问爸妈好!
    小瑞你要加油啊!真的越画越好了……
    2010-02-14 20:47:28
  • 他们对子女饱含着爱,但是又羞于表达出来,只能换用其他的方式,没办法的事情。
    也许等你为人母时才能了解这样的情绪,呵呵~~~
  • 父爱如山~~~
    回复风云天罡说:
    哪怕父爱如山……,我还是一点都不喜欢他爱我的方式。我觉得我们上一代的家长这一点做得并不好,不因为爱一个人,所以所有的方式就都是正确的。
    就像我学生说的,纠结。
    2010-01-03 19:43:33
  • XUN:很久没看见你这么用冷冰冰的文字和排列搭起来的温暖叙述了哈,俺在这边祝你新年快乐!对了,通过你的博客认识了一个小偶像,在布朗的MUJUN,谢谢哈!
    回复HENRI说:
    mujun是大大才女呢!
    2010-01-03 19:41:31
  • 这个真是好纠结好纠结的啊!!!
    回复半个生鸡蛋说:
    无言以对。
    2010-01-02 00:16:23
  • 莫非2百前中国的陶艺就传入了欧洲?看上去挺像的, 恩
    回复博沈说:
    两百年前肯定传入了!
    2009-12-31 09:47:05
  • 平淡的叙事但很有温情,感动。
    对了想问你一下,你那青花盆子是法式的么,看上去很像法国南部的传统盆子,你的那个蛮标致的,恩,偶然发现你的博客,喜欢,继续关注 :)
    回复博沈说:
    不是呢,是个中国盘子,但是是在哈佛大学博物馆拍的。
    2009-12-30 10:15:26
  • 赵姐姐,看了你的文章我。。特别。。感同身受。

    因为我和爸爸的关系就跟你和你父亲几乎一样。我总是感觉我和爸爸好像都彼此关心,但是同样的倔强又让我们什么也说不出来。
    回复钱岳说:
    唉,无奈,他们这一代人……
    2009-12-30 10:24:04
  • 好温暖
    回复Martin说:
    :)
    2009-12-30 10:1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