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只想“搁着”(毕业创作笔记12)

    2007-05-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5321910.html

        开题这个事情,根本不可能让我轻松下来。今天最让我郁闷,郁闷得到现在也睡不着的一个问题是——你的态度是什么?我说我只想把这一件一件学校里不断的出事搁在那里,搁着。老师又问:全部搁着?没有态度?我本来想说我全部选择出事就是态度,教师们不同的处理对比就是态度,甚至,我用广角去夸大一张脸也是态度。这个回答有点非暴力不合作,后来被司徒老师叫停了。

        我的开题报告里有这样的话:

        在基础教育中,发生关系的事实上是四个方面的因素:学校、教师、学生、家长……我认为纪录片的意义在于截取一个生活段落,这个段落甚至是随机的,但是它有丰富的前史和隐约显现的将来,在这种丰富和隐约中体现群体或者个体生命的价值。关注教育亦是如此,我要观测的仅仅是在这个阶段,某个人用他自己的方式处理教育,而避免做成一个泛化的东西比如谈及教育体制,也避免做成一个寓言比如折射某种非教育的社会生活。我希望自己的影片有一种普遍意义上的力量,也就是教育是什么,以什么方式运行,会造成怎样的影响。主要依靠视听的纪录片,企图达到本质是困难的。但本质事实上就蕴含在上述四者的相互关系中。学校怎么应对办学过程中外部的社会因素和内部的教师学生家长因素造成的压力和影响;教师怎么面对自己的职业,用怎样的方式辅导学生的青春期成长;学生对于学习的态度如何,在师生关系中怎样处理;家长怎样教育孩子,怎样和孩子的老师沟通,希望孩子得到怎样的教育——我要寻找的是在这些相互关系中具有普遍性和代表性的方式方法,用这些事件的组成构成了当下教育的基本现状,用处理方式的累积、展示和探究来寻找教育的基本运作规律,引导观众思考其正谬。教师是这其中的中心环节,他们的工作方式直接影响了其他环节的运作,因此,影片将围绕教师工作方式展开。

        其实我的意思就是,我不会把自己的态度拿出来。但是,既然一个学校居然可以出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每个老师的处理方式如此不同,学生和家长的回馈各异,观众们肯定会有他们对教育和教育者的态度,我的态度尽可以隐藏起来。

        结果这个把事情全部高密度的搁在那里随观众去看的设想还是被质疑了。

        去年十月帮忙何岸拍了个东西,然后他去TATE展出了。他去英国,我一边坐在我的素材边看着自己的唠叨,一边想他的这个作品。何岸拍的这个家庭复杂得没有几万字说不清楚,收养、背叛、回归……以及贫穷、反抗、无奈……结果他的方法就是让这家人在家里坐着,像照片一样,一束模拟的阳光从全家脸上静静掠过。全部的前史都抛弃掉,只留下这一个瞬间的面孔。当代艺术或者所谓新媒体的这样一些作法不太能够被纪录片直接借用,但是他这个抛弃前史、最后连关于这个家庭简短的文字说明都撤下的方式我真觉得不错。这家人的意义最后在于她们就这样和环境一同存在着。

        我去赞扬几位老师或者批判教育体制有什么用呢?基础教育在现在就是这么存在着,和以前不同,和以后肯定也不同,有问题,也有温暖的一面。我仅仅是想把这个事实搁在这里。

        纪录片不可能没有导演的态度参与,我仅仅想把这个态度做得更隐蔽一些而已。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何老师上课 2006-05-10

    评论

  • 刚拿到秉爱的导演阐释,准备放完后给大家参考。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感谢!
    2007-05-12 00:12:38
  • 哈哈哈,好痛苦啊,不过觉得片子出来肯定不错,期待!!!
    回复热爱夏天说:
    你们家万老师,在回家的公汽上,指着我的鼻子(态度如此,不是真的指着我的鼻子),严厉的说:“你到现在还没明白你拍的东西有多么重要的价值!”
    比我的导师厉害多了……呵呵。
    2007-05-11 12:28:29
  • 越少越好。你自己当过教师。又拿教师的教育方式作为这个片子的主线。实际上在不知觉中已经带入了你自己的教育理念和方法。但愿片子出来后属于你自己的少一点。哈哈。
    回复毛猪说:
    你放心……
    2007-05-10 23: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