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踏过下雪的北京

    2009-11-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50921554.html

        看英语,并且颠来倒去听陈绮贞唱:“你踏过下雪的北京……”所以这英语要能学得好才叫见鬼。

        今天凌晨两点,晓雨来短信:“黄飞鸿,有人在操场划下了你的名字~窗外飘雪,大而美。你要出去活泼活泼吗?”我奔至窗前,竟然已有半尺厚的积雪……嗯,学校估计沸腾了。

        加衣换鞋下楼走了一圈,头发全被雪浸湿了,心中安详幸福。

        心里咯噔了一下,犹豫要不要打车去系里会议室沙发睡,照这样下下去,清晨恐怕很难去上班。头发湿得厉害,念头也就此打消——这真是个让人后悔的决定。

        早间六点半出发,平时五分钟的路走了二十分钟,六点五十的车站,是几百人的壮观场面。车辆全部无法靠站,每辆车来,都会蜂拥上百十人,雪水泥水在脚下飞溅,还有人不断在后面推搡。这场面我基本应对不来,寄希望于秩序可以好一点,车会来得密一点,而我家附近这个大站,在我等车等到七点五十的时候,已经有五六百人拥堵在车站了。

        我犹豫了半秒钟,决定步行。人流在缓慢前行,选择步行的人其实很多。我跟着人群,满脑子都是意识流……万里长征,辞却了五史宫阙,暂驻足衡山湘水,又成别离,绝檄移栽桢干质,九州遍洒黎元血……前面的姐姐居然可以穿高跟鞋呀……有一对老夫妻在路边微笑看雪,说:“这日子真适合想想这七十二年”,天呐太温情了……俩泼妇为挪不挪车吵架……人生到处知何似,恰似飞鸿踏雪泥……

        然后我“铛”的一声……眼前一片天空……痛感慢慢在后背弥散开来。我扑腾了一会儿,爬不起来,近乎绝望喊了一声:“谁来拉我一把……”如果闪回一下,其实在我倒下的瞬间,身后有个阿姨喊了一嗓子:“哎呦宝贝儿!小心点儿!”北京人的这种儿化音,在这种时候——也太温暖了吧!

        手机在身后摔成了三瓣——机身后盖电池,那个让我小心的阿姨帮我一一捡起递过来。还能用,就是一整天重启了四十多遍。

        整个摔跤的过程,总结起来有三点经验:第一,幸亏出门时没有带相机和DV,打消了自己拍一个《上班路上》纪录片的打算;第二,幸亏自己背了个双肩包,仰面栽倒的时候起到了很好的防护作用,否则我会在已经踩实的冰面上磕破脑袋;第三,如果一定要摔一跤,冰面其实很好的选择,比摔在泥水里好很多。

        我在想,今天这一下,堪称令狐大侠迫使他人使出的“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脚下紧接又是一滑,至此再也不敢多想什么,心中默念一二一二一二,数脚步。

        八点二十,我才走到清华东路;八点四十,跌跌撞撞到了成府路北口,眼望着四环还那么遥远,心中开始有崩溃感。这时我背后有声音说:“我从小营西开始走……”既然有人从小营开始步行,什么也不说了,接着走吧。

        过了四环,脚下开始觉出湿意。还是不后悔穿了这双下狠心买的UGG,鞋子嘛,不管多少钱买的,都是用来消耗的,雪地靴自然应该大雪时穿,至少最大限度的防滑和暖和。亏我在晚间还喷了防水保护液,还是扛不住开始渗水了。九点二十,终于走过了北航门前。太阳出来了,雪开始慢慢融化,主路辅路上的车都开得快点了,甚至有些公交看起来不再那么挤。其实最可怕的不是冰面,而是在路中间,车辆的奔驶和尾气的温度已经融化了冰雪,却又没有化净,全是一脚一脚让人深陷其中的雪泥,每一个路口过马路,都让人痛苦不堪。

        知春路的这个路口,我要从西北角过马路去东南角,实在没有任何信心了……直接下西土城地铁站,刷卡两元,过站上路面,地铁里的洁净总强过这路面上又一百多米的泥泞。乘电梯上行的时候,有人叫我的名字,是小席,衣着整洁巧笑嫣然。我看看自己满鞋的水渍满身的泥点,忿恨问你从何方来。真的羡慕这些出门就有地铁的同学,十六号线,你到底什么时候开始挖?

        九点四十五,抵达办公室,借了徐老师的拖鞋,在窗边的暖气片上开始烤鞋和袜子,终于走到了。

        尾椎骨到现在依然很疼,下午有点应激的低烧。不过,挺好的,北京的这场大雪,无论如何,都很美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快乐的晚上 2006-11-10

    评论

  • 学姐要注意呀,北京的雪不好化,压久了就成片成片的结冰
    不像武汉,几个小时就化成水流入下水道了。。。。
    偶的手机今天早上也杯具了,在我下楼时自己蹦出来在楼梯上做了几个托马斯打滚接起倒立。。。。。心疼!
    呵呵
    前一段时间武汉下了今年入冬的第一场雪
    一夜一昼,不曾停歇。
    温度从20多度急降至零下3度
    早上睁开眼,白茫茫一片天地真干净
    何谓“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岑老爷子一个世纪前如此浪漫的感叹
    而如今看来浪漫不变,只是我们已缺乏了那颗年少浪漫的心情
    回复某位同窗说:
    我大一那年,下了一场大雪。
    桂子山在那场雪中真美!
    七号楼前滚下去无数人——呃……
    2009-11-24 22:03:14
  • 物外神游,想不摔跤的概率实在是低
    也明白你之前为什么会惯性的摔了
    看来你得配个双核的~~~
    回复风云天罡说:
    内存不够……
    2009-11-12 19:49:39
  • 小丫头,注意安全哟!怎么又摔跤了呢!
    回复fwj说:
    范老师,基本上,这次的状况和上次在木兰湖差不多,上次是坐湖,这次是坐冰……
    呵呵呵。
    2009-11-12 19:47:59
  • 噗,又摔跤了…

    有雪的日子真比南方的干冷好上百倍!
    回复甲子说:
    可是武汉是湿冷啊。想想武汉的冬天,我身上就冷。
    2009-11-11 20:03:36
  • 青花瓷,你摔跤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少年时,常德下雪,一戴白围脖的女孩轻舞飞扬地骑车急驶,我在后面锁定热血沸腾地追随。不料拐弯处她竟不优雅地摔倒了。我那个遗憾呦,真是焚琴煮鹤。
    回复luoning说:
    同学,你好雷!
    一女孩子摔一跤就焚琴煮鹤了,那我肯定是个卖野味烧烤的。
    2009-11-11 20:0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