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挫败感

    2009-11-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50632742.html

        我和mujun同学有点邪门,几乎总是前后脚的遇上同样的问题。昨天早上她打来一个越洋长途,情绪激烈,我用了两分钟才拼清楚presentation这个单词,然后终于听懂了她在一个十分钟的presentation里把一群人讲得一头雾水。

        详情请见该同学博客:  《hinterland》。

        我昨天还能平心静气安慰她,说一个十分钟的presentation要能说清这么大的问题纯属见鬼。结果今天自己就郁闷了。那我这学期是十六周的课,还不是什么都没说清楚……为什么啊为什么……挫败感啊挫败感……

        这个事情的开端是我在某周讲了吴乙峰的《生命》,我觉得这是面对重大自然灾害迄今我看到的最好的一个纪录片。我讲着讲着,就发现我怎么说的全是缺憾……心里就开始打鼓了。结果07班的同学们还一直在乐,乐到最后我就毛了。他们给我的理由是:这些空镜怎么能这样插!顿时不知从何说起。的确,《生命》里有些空镜太过矫情了一些,而导演系学生第一判断就是视听,而我之前又按两位主任教员的课程设想十分强调纪录片视听。所以,我等于是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后来碰见师父聊了一下这节课,我说我把一好片子讲成了反面教材,这叫什么事!惹我师父乐了半天……这事打死也不敢和司徒老师聊,他要知道《生命》收获了这种评价……我还是不找死的好。

        第二件事情是上周比利时的萝卜教授来讲学。萝卜放了一个短片,在场的师生都很兴奋,给我的反馈是:“他们的纪录片观和我们不太一样……这个片子讲拍摄讲剪辑讲纪录片观都好。”我赶紧去偷碟看,看完以后……说实话有点愤懑。这种带实验性的纪录片其实很多的,但是哪怕在欧洲也不是纪录片主流,而且完全可能找到更适合讲拍摄和剪辑的片例。那么说到观念问题,这种在国内这种尝试也是有的,三年来最著名的例子是《伞》和《现实是过去的未来》,所以我也不觉得萝卜放的那个片子在纪录片观上有什么太值得说的地方。这种形态其实已经翻出好多番了,只不过学剧情片的同学看得少?这个版块的内容是准备放在下下周开始讲的,横空出世的萝卜让所有人都提前觉得华语纪录片的观念有缺失,我想这也是课程失误之一。

        说到《现实是过去的未来》,今天某导本出身同学看了。反馈意见是:“确实……无法做出太好的评价……让你失望了!”于是我彻底崩塌了。在被问到我推此片的理由时,我回复的短信如下:“首先这不全是个纪录片而带有实验性质。导演搜集一千多小时民间素材,这些素材本身在纪录片本体的构成上就值得研究。然后他打碎拼合,并不作判断,在这个过程中——其一是‘电影眼睛’方式的回归,其二是重构了‘众语喧哗’的现实世界,但同时又加入了荒诞因素。这种对现实重构的方式至少是少见的。而在剪辑上,导演采取的其实甚少是蒙太奇手段,而是像文学中的意识流或一些当代艺术手段,这也是纪录片形态的一个创新。”而对方反馈虽然认可了导演重新解构素材的手法,但对全片的内容还是报以批评态度。

        事实上对影片内容报以批评态度,这也不是第一次了。王老师看《麦收》和《生于娼寮》,第一反应就是后者的影像远超前者——这是事实;其二是前者事实上在内容上也是平平的,并无过人之处。这个,好吧……也是事实。问题是是否应该对纪录片在这个层面放低要求,即尽可能拍摄到可拍摄内容,尽可能做好影像本身的设计,但是拍不到怎么办?拍摄对象本身没有提供这个内容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回到《现实是过去的未来》的反馈意见,我得到的建议是其实我应该好好看看杨索和罗西的片子,会想明白很多事情,也许这些才是面向本科班的课程最需要的。我回复说问题但纪实美学和纪录片不是一个概念的!回复:要有大电影的观念呀!

        想起某个假期我在家看杨索,我爹坐我身后满脸崩溃的表情,然后一个劲地恳求:“换张碟吧!”

        我现在蹲墙角抠手指ing……

        mujun说:“Well,我想我应该少难过一点。毕竟我是用英文滔滔不绝讲了十分钟不带停顿,毕竟后来还有俩人说我讲得好,毕竟讲到当中某些时候大家还会心一笑来着。只是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就是……我觉得大多数人其实没有听懂我在讲什么。主要的原因还是时间太短,十分钟对于ethnography来说实在是太紧张了,不展开细节就很难把概念给说清楚。看着大家一个个脸上挂着问号,看我的眼神像看火星人一样,这实在令人崩溃啊。……最后提问竟然问得都是关于民主的。无外乎,你认为这个对于中国民主的进程有怎样的影响。其实我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提过民主这两个字。”

        这段话完全可以换给我来说:“Well,我想我应该少难过一点。毕竟我是拿纪录片滔滔不绝讲了八周还不带停顿,毕竟后来还有俩人说我讲得好,毕竟讲到当中某些时候大家还会心一笑来着。只是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就是……我觉得大多数人其实没有听懂我在讲什么。主要的原因还是时间太短,八周对于纪录片来说实在是太紧张了,不展开细节就很难把概念给说清楚。看着大家一个个脸上挂着问号,看我的眼神像看火星人一样,这实在令人崩溃啊。……最后提问竟然问得都是关于视听的。无外乎,你认为这个片子的试听到底怎么样。其实我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提过视听这两个字。”

        ……

        用mujun的话说,我想我应该少难过一点。毕竟,王老师说过,教书这事至少修炼十年。

        但我现在一想起后面还有八周课,还是想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崇拜崔老师 2005-11-08

    评论

  • 其一是‘电影眼睛’方式的回归

    这个实在好~
    回复风云天罡说:
    嗯,不能强求所有人喜欢这样的纪录片呀。
    2009-11-12 19:48:44
  • 唉其实我也知道这个过程是很漫长的。其实是我自己故意把事情弄得很复杂的,因为我固执得认为在这件事情上如果走了捷径,就一定是错的。每每瞥到那些人在那里一门心思搞什么住房与社会分层,幸福感与分层,健康与分层,社区与分层……我不屑,却又不好对他们表露出不屑。毕竟人家可是所谓的名门正派,起码自居名门正派。我跑出去倒像个搞旁门左道的。
    回复mujun说:
    就是我们上次说过的,尖锐和简单化,是容易而且廉价的嘛。
    就是不干!哪怕我内心再犹豫彷徨不自信找自虐,也不干!
    2009-11-10 22:29:28
  • 说到修炼十年这回事。我就想起来有一回看名人面对面,许戈辉采访叶嘉莹,叶先生说她教了六十二年的书。并且85岁了仍然在教书。我看的眼巴巴的,怎么这么有风度,怎么字写的这么好,怎么随便就能说我曾经写过什么诗…

    羡慕啊…
    回复甲子说:
    风范、风格、风骨、风流、风度——这些都是风一样的人。
    什么时候能有这范儿啊!
    2009-11-10 22:2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