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叙事技巧

    2009-09-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46971449.html

        这是mujun推荐的一本书。从北京带去东北又背回来,看得很慢,大约用十天才翻完。mujun的推荐理由是“叙事技巧”,单纯为了这一个理由,她给了五星。我下午读完,晚上又大致翻了一遍回顾了一下整体的结构,给四星。

        我和社会学的学者们视点还是不会尽同,我并未经历过相对完整的社会学训练,所以对其知识体系连一知半解都谈不上,最多是看过些许个案。mujun和我提起过的诸如统计、模型、实证、定量的概念,都是我陌生和惊讶的。这才恍然觉得社会学的研究和我想象的太不一样——废话!

        所以我读此书时并未觉出太多新意,倒像在看一个纪录片,大量的原始资料给我遐想“一场戏”的空间,而在这几出戏里,的确暗藏草蛇灰线,绝非简单的矛盾冲突,而是勾连出一大片人物,又勾连出一大片时代背景。作者的文字能力我看来其实有限,这里强调“我看来”,是因为我是门外汉,所以关注笔调气质。但视野确是同时具备宏观和微观的,他很稳当地知道自己要说的是什么(身体政治),又能很细致地看到文档和口述中的细节。我以前和mujun谈及视野时有个粗陋的说法,所谓“要转着圈圈看问题”。今天觉得用“转圈圈”来形容还不够准确。这本书更像是一个开拓疆域的游戏,你想看到多远,你的鼠标就能把你带出多远,而你目境范围内又都是微观的,小人儿们在伐木、在放羊——我生生把社会学专著看成了单机版“帝国时代”……

        其实还是昨天说的问题,避免“宏大”又要“努力去靠”。

        我现在越来越敬佩我师父当年提出的一个观点:纪录片创作者不需要有社会学知识体系,但要有社会学方法。比如这本书,是否和吴乙峰的《生命》、郎兹曼的《浩劫》气脉相通?

        本书作者强调“讲故事中必须体现足够强大的张力,容纳足够复杂的关系,展示足够完整的过程”;“只有这样,才不会犯用先导的概念来剪裁生活世界的错误,才不会把那些偶然的、随机的甚或‘错误的’事件简单地排斥在叙事之外,不会把复杂的关系、丰富的材料简单处理成用以证实或反驳某种总体概括的‘个案’活理论分析的‘例子’。”

        这同样也是纪录片的境界追求。

        再引一段话——“研究日常生活最大的困难就在于我们如何能让沉默者发声。所谓日常生活,它指的不仅仅是普通人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它指的是处于与宏大历史话语不同的生活,是福柯意义上‘稀薄’而‘贫乏’、充满‘偶变性’和‘错误’的生活。对于这几乎不可言说的日常生活,如何能够进入?福柯给我们的启示是:对不可言说的东西,可以展现。在‘无名者的生活’中,福柯关注的是日常生活中那些暧昧不清的不幸形象,他们几乎注定要沉没在黑暗中,只是在和权力相撞击的特殊时机,他们才短促地出现,又迅即消失。他们的故事夹杂着美与恐惧,具有一种超现实的色彩。而我们也许无法把握日常生活本身,但却可以设法在那些日常生活被触动、被冒犯、被侵略的瞬间,在无名者与权力相撞击的光中,窥见他们模糊的身影,而后尝试撰写福柯所谓的‘生命的诗’。”这段话有个脚注:“李猛,在日常生活与历史之间,2000,未刊稿”。

        作者自己接着说:“……故意用一些场景、插曲、旁枝把一些无名者稍纵即逝的身影留下来,使他们那出于偶然而存留在某个不为人知的文本中的尴尬、疯狂、苦难、叫喊、沉默、无助和死亡呈现出我叙述的故事中所要努力捕捉的理论之外的叙事效果……使人在暧昧不明的村庄日常生活被权力之光照耀时多少感受到那些无名者的生命颤动。”

        这两段话,说得真好!真贴切!这同样是纪录片、乃至一应的电影,甚或一应的艺术,应该有的追求。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对话(三) 2006-09-22
    一根筋 2005-09-22

    评论

  • 呵呵,赵姐姐,真是太有缘分啦.我上次看完你的《两个季节》回来久久不能平静,我觉得老师真是为我们操碎了心啊。
    回来之后查影评,查你的博客,发现了MUJUN姐姐。我现在也在申请去美国读书,而且也是申请社会学,布朗是我的dream school,而且几个月前我通过另一个六中的师姐和MUJUN姐姐发过邮件,当我看到她为《两个季节》写的影评后,我当时都惊呆了。这个世界真是太小啦!!!
    我当时听你回答大家的问题时,我还奇怪为啥你频频提到社会学呢~呵呵。原来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有一个学社会学的好朋友~!呵呵

    钱岳
    回复QY说:
    这个……世界小得啊!
    我和mujun在美国第一次见面,彻夜长谈、一见如故。
    2009-12-08 15:09:47
  • 其实应星的东西我看得也不多。看到他写过的一个贺雪峰的新乡土中国的书评,发表在社会学研究上面,一气呵成确实很漂亮。我觉得这本书的叙事技巧好,其实理由也很简单——我觉得他特别讲“逻辑”。事实上我对于农村和那个年代发生的事情知之甚少,但是我看这本书的时候一点都没有感觉突兀,因为作者所设置的所有问题都是有根据的,他会一步一步解释给你听。所以你了解的既是作者提问的方式,同时也是那个时代的人在那样一种社会环境下行动的逻辑。当然作为读者我们可能很难真正做到对于当事人的“感同身受”,但是通过梳理他们选择某一种行动策略背后的逻辑,我们起码“理解”了他们这些行为的社会意涵。(韦伯意义上的理解。)

    而我觉得这种通过理解每一个人行动逻辑来理解社会结构的方法是很丰满的,值得鼓励。所以给了五星。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