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头脑和不高兴

    2009-09-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46894226.html

        这一次病得蹊跷,倒好像是在耍赖,从东北回到系里,见到能视为主心骨的领导,一脑门子的焦头烂额抛开,顿时就懈怠了。这学期压力巨大,今天下午第一出,让我说什么好呢,叹气啊,我觉得我这辈子不太可能成为一个有自信的人。我承认,今天下午我又在抖、抖、抖……

        另外,我好像把杯子落在707了,明天早上去找。

    ============没头脑的分割线============

        周六和静宇一起去大望路的万达看了《建国大业》,回来的路上用手机更新了一下校内状态:《建国大业》我给7分。07本一个学生在下面留言:150分里面的7分吧!

        我回应:你是导演系的学生,这样说就没劲了。

        我想说的是:比如这么个大烂活砸在你手上,不接还不行,你能完成到什么水平?在导演完成的水准上,哪怕有太多在弯轨上转圈圈,哪怕有几场戏的确是太过了……我还是很佩服黄建新的。这活能圆下来就不易啊。

        在东北和李老师瞎聊的时候我说起自己逼自己看了一年学院周一的国产片,现在我觉得这个还是受益居多,如我等这样入门颇晚的,剧本奇烂是常事、镜头都不接也是常事,看看各种烂片的错误,是个好的积累过程。

        更何况《建国大业》在电影语言上没有那么差,甚至有些颇值得称道处。

    ============不高兴的分割线============

        前天晚上谈到“大气”的问题,我说我做不到多么大气,好像华语导演里现在也扒拉不出大气的人。交谈者说:没有对宏观叙事的把握能力,中国导演很多连基本功都没有,谈什么大气?

        然后几乎是同时说了一句话,我说“我其实是在努力回避”,对方说“但是要努力去靠”。

        然后哥们回应:“你如果要这么说我没法讲了。”

        我不得不解释自己的观点,其实和他的“努力去靠”是统一的。

        我所谓的回避,是抗拒我们教育给我植根的一些东西,比如一根筋、不由自主的拔高、寻找一些既定的理论依据等等。比如有观众批评《建国大业》的宏大,用的是更宏大、大到大而无当的话语方式,而这种话语方式其实充满了极左教育的影子,充满了非此即彼的二元思维模式,他们自己说的时候都没有意识到。所以我现阶段回避解释,回避制高点。最近还是在看mujun推荐的一些书,看社会学的个案中,社会学家们是怎么绕着圈圈看问题的,当然也看他们是怎么给自己下套的。

        我知道,任何能传世的东西最后都落在人性的光芒中,而我现在实在还不具备洞彻人性的目光。

        我们思维里太多东西是阶级论的,是马列主义的,哪怕我们貌似持一个反马列的观点,并不是说马列主义不好,而是需要有些跳脱出来的思维方式,不管是正向还是逆向。比如我说《建国大业》我给7分,有人回应“150的满分是吧?”这就是逆向影响——事实上我他很可能还没有看这个片子,这完全不是落实到电影本体在看这个问题。而且,他事实上把自己摆到一个制高点,另一种制高点,另一种宏大的奢望。

        后来说到《浩劫》和《夜与雾》,我下面想做的两个片子都是历史题材,但我更偏向于《浩劫》的做法,我一直相信一点是,我必须先把自己理清楚,只要把自己理清楚了,哪怕现在活着的证人都死了,我还是有办法做。片子压到现在没有启动拍摄,一方面是时间问题,另一方面,我的确还需要梳理自己。而这个梳理的一部分,是跳脱、回避、感受、沉浸。

        《两个季节》在后期剪的时候我想过一件事,就是如果把这个片子当素材交给不同的电视台剪三十分钟的专题片,能不能让CCTV剪出个主旋律,让BBC剪出个反华影片——这大约是我自己对于纪录片本体的一点探讨和尝试。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月饼 2006-09-21
    碎的日子 2005-09-21
    活宝重重 2004-09-21

    评论

  • 摄像是个男的,怕有影响用的假名字~
  • 噢,呵呵。大概他是顺手拍的吧
    回复砂锅熊猫说:
    他那个摄影叫赵赵,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写小说的那个赵赵。
    后来搜了一下应该不是。
    2009-09-22 20:49:01
  • 赵老师有没有看艾未未的《老妈蹄花》?纪录片这样拍您有什么看法?
    回复砂锅熊猫说:
    看了,我不是太喜欢这种风格。不过只是我自己个性上的不喜欢而已。
    2009-09-22 20:2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