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师长,如兄弟姐妹

    2009-08-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44529508.html

        有些只看过预告片的观众会问我:哈哈你拍摄的这个学校岂不是要气死?

        但是没有啊。我不是外来的侵入者,我是在这里教过书带过班的老师啊。还记得刚刚开始拍的时候,正好某轮月考结束,叶老师扔过来一本卷子说,你改这题吧。我直接从某张桌子上抽了一支红笔噌噌改起来。改了七八本吧。然后我突然有所醒悟地抬头:我好像已经辞职一两年了呀……

        好像一直没有离开。

        范老师和叶老师,以及我当年那个办公室的其他老师们,是我的导师和生活范式,是给我莫大支持的朋友和师长。《两个季节》遭遇过一个让我开心的批评,大意是为什么我选择了两位“偶像级”的老师。可是我从未有意挖掘偶像,他们也是最普通的教师。

        昨天发烧,今天还是兴致勃勃跑出去玩。叶老师、范老师带得得、刘老师一家,加上我,两辆车奔黄陂。我爬山爬得丢盔弃甲,装备都披挂到了叶老师身上;下午再次摔跤,脚下一出溜,坐进了木兰湖,范老师笑晕——想当年在老的初一学区,我曾经坐着下了半层楼。给两个小朋友拍了不少图,当年刚刚参加工作时他们才两岁,现在他们马上就是三年级的小学生了。

        晚间叶老师的几个同学一起吃饭,其中一位是同区另一中学校长。我大乐,说,我在你们学校上过课的咧!那是一次区里的同题课比赛,我这一组的篇目是杀千刀的《采蒲台的苇》,这篇课文为了比赛在全校三个年级上了不知道多少轮,现在看到这个篇名还想吐。我现在也还能记得一轮轮的试讲中章老师帮我掐表控制节奏,刘老师帮我理出层次;比赛前的头天晚上半夜里,叶老师和我在QQ上最后敲定板书和PPT的形式,最后备案学生的反应情况;第二天一早在我已经到比赛学校时追来电话最后叮嘱;还有面对陌生学校的陌生班级时,范老师在评委席的目光。

        所以叶老师今天和朋友们介绍我时说:“这也算是我们的学生啊。”这是我辞职四年后,完成毕业作业一年后,听到的最温暖的一句话。如果没有当年这个语文组带我一点点做功课,没有几位老师在我考研时帮我带班代课,今天的一切即便有,也是空中楼阁。

        我曾经无数次感叹,我的这些曾经的同事们,他们坚守在基础教育一线,以一己之力爱护学生和改变制度的禁锢,他们是最勇敢的人;而我这样离开的,心里实在不够坚强。

        我的毕业作业,是体恤和温存;我不敢奢谈体制,只看人与人的关系;我力图做到平和冲淡,真实纪录。这样碌碌苍生,谁没有自己的无奈!他们中大多数人并非斗士,而我确实相信,他们中许多人,在恪尽职守、建构希望。预告片提炼出的矛盾太尖锐,而我想要的是一把慢慢磨圆梳齿的梳子,真切的给观众触觉。

        我也坚信,我的同事们知道我在他们中间,迄今为止,没有听到拍摄学校三十余位出镜老师有人生气。

        我当然也在想,纪录片作者和被拍摄者,应该是一种怎样的关系,可以是一种怎样的关系,不能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晚间回城,风渐凉酒微醺。我坐在副驾驶位置听见叶老师在后座和同学说,如婚姻中的幸福感,是可遇不可求的;而工作中的幸福感,是可以营造的;有幸和这群同事在一起,如兄弟姐妹。

        我目视郊野的暗夜与街灯,搭了一句话。我说叶老师您知道么,系里上学期让我开始上进修班的课,这是个平均年龄超过我的班级,上课前我真的吓坏了,但是我还是稳当地撑下来了——而课堂控制、师生交流、很多很多,是你们在那两年里给我扎扎实实训练的结果。

        我拍摄他们时,也是在拍摄自己的成长和情感,深深感激他们每一位!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必会离开,但我至今也知道,我和他们是在一起的。

        我曾经的这些同事们,如师长,如兄弟姐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节目预告 2007-08-18
    访友 2006-08-18
    辞职 2005-08-18

    评论

  • 好像一直没有离开~~~
  • 我知道。我不要求好看。我想你一定减掉了一些不温暖的,甚至啰哩啰嗦有些讨厌的东西。但是这样拼起来,不是更加真实么?我想看这样的真实。呵呵。
    回复甲子说:
    120个小时……我自己都没有信心再看一遍。
    2009-08-25 03:05:31
  • 那些也想看……贪婪口水直流……………… +1
    回复甲子说:
    那些真的不一定好看的!
    2009-08-25 01:50:37
  • 那些也想看……贪婪口水直流………………
    回复三儿说:
    那些不一定好看的!
    2009-08-25 01:47:44
  • 那些被剪掉的素材还在么?
    回复三儿说:
    当然都还在。
    2009-08-24 17:05:47
  • 从MUJUN那里知道了你和你的片子,来到这里粗粗读过几篇博文,竟很是感动,难怪她与你一见如故,畅谈通宵达旦。看过《两个季节》预告片,原定在上海观摩你的原片,可惜临时有安排与老同学到苏州两天,错过了欣赏机会,在此表示一个老年教师的敬意。以后会再细细拜读你很有意思的日志。老晕
    回复老晕说:
    多谢!
    上海我留了几张碟,以后真实影院那边可能还有机会看到。
    2009-08-24 17:04:26
  • 看预告片的时候感觉的确很刺激,剪辑把片里的激烈动作提炼到一起了,的确不能反映整片的风貌。只看预告貌似真的是一尖锐得不行的片子。自己剪个呗。
    范老师的留言很珍贵。。
    回复砂锅熊猫说:
    我订正一下,我尖锐但不尖刻行么?
    回头自己剪个吧。嘻嘻。
    2009-08-19 18:56:43
  • 不知道怎么回事,范老师无法评论,把要说的话发到了邮箱:每次和你见面,都没有一丝生疏感,就像你一直和我们在一起!每次想起你谈起你,就如春风拂面,既温暖又舒心,你永远是我们大家庭的成员!
  • 我这两天揪着ANDY说,你让我跟拍一天吧,用黑白胶片拍“上海律师的一天”,我就跟着你,你就当我不存在。ANDY说不行,会影响他做生意的。然后我就想到了你,我说那我就偷偷跟拍瓷盘子半天,叫“一个纪录片新锐导演作客上海的半天”……
    回复idee说:
    嗷,大师出马!话说我好几年没拍过照了。
    2009-08-19 17:15:33
  • Quote:

    我拍摄他们时,也是在拍摄自己的成长和情感,深深感激他们每一位!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必会离开,但我至今也知道,我和他们是在一起的。

    赞!
    回复Martin说:
    我这个人,拍纪录片怕是尖锐不起来了。
    2009-08-19 11:50:48
  • 我还是觉得你选的两个老师太偶像了,偶像的让人嫉妒呢。

    不过正是有这样的主人公,才会有真实流露的温暖。

    所以多看几遍,觉得很幸福。
    回复甲子说:
    :)
    2009-08-19 11:5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