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蝴蝶效应

    2009-08-1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44330776.html

        周末要去趟上海,然后折回北京结束暑假。上海这个城市,上次去是九年前,全国大专辩论赛华东赛区的比赛。

        2000年初,大一下学期,在桂子山的校园里从东区暴走去三号楼,校园广播说校辩论队重新结集,备战是年的全国大专辩论赛,脑子一热就去团委报了名。结果选拔时间在周末,周末本姑娘要回家,想想本科一年级也没有理由入围辩论队,我就扛上脏衣服回家了……

        第二周,学校大喇叭再次广播,增补一次选拔机会,某晚。那时的团委还在七号楼下的山腰上。选拔好像是分组一轮,一对一一轮,到一对一时,我完全没领会对手男生的意思,站在那里呆了一分钟,直接坐下了,趴桌上大笑。我大概是那次选拔中唯一一个站了半天哑口无言还能傻乐的。第二天宣布十六人大名单,竟然入围。两周后,入围八人组开始封闭集训。

        其间参加了一次省内的比赛,作为一辩上场——其实我一直觉得我适合做二辩。主抓概念和逻辑漏洞,把对方打了个落花流水,自己拿了个优秀辩手,但是,那一场,我队败。我队哭笑不得听一众评委胡说八道,其中一位是同城另一队主教练,看那个气势和胡说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功力,我们心里都挺凉的,其实我们也知道,无论如何,风水轮到他们了。

        校内的最后一轮选拔,一辩的最后人选会在我和俄语系的小师姐妃妃之间产生,我智齿发炎引发高烧,破完题就直接倒下了——今年暑假终于拔掉了最后一颗智齿。上场的机会属于妃妃,我作为候补跟随赴沪。不管怎么说这个结果都比我上场合适,我不是特别稳定,而妃妃实战经验比我多很多。我喜欢看妃妃坐在台上,她的美丽很抓人。

        当时教练组对我还有一个担忧,就是我平日语速极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上场就慢,而且慢吞吞,我好想不慢慢说就会说不清楚。结果上海的比赛有一个人一开口,我们全队一起笑了,教练和师兄师姐们齐刷刷看向我。这个人,是复旦三辩,慢慢说话的idee。

        没有黑幕也不叫比赛了,更何况是CCTV这个让人无语的机构。首先是某个队在掐时间后发现计时器做了手脚,然后是复旦居然在临上场被告知,他们的辩方弄错了。临场由正方改反方,或者是反方改正方,我记不清了。我迄今不相信复旦全队不长眼看错了抽签结果,与其相信这个笑话还不如相信笑话有别的讲法。idee他们在台上拿的不再是卡片,而是厚厚的准备阶段的资料。我们给复旦最热烈的掌声,他们也稳得住阵脚,进退有致。而他们的对手,也就是我们同城的某校,其穷凶极恶和按捺不住的激动自得实在让人叹息,这时本是可以风范一点的时候,杀红了眼奔着国际大专辩论赛的队伍,早忘了风度二字。复旦一个候补的女孩子,坐在我们中间,哭得哽噎难耐。Andy那时在读研,是全部参赛队中最年轻的总教练,面色铁青。

        再下一场,某个张姓春晚读电报的主持人——那时还在少儿——在台上公然羞辱我队。看着他喋喋不休洋洋自得的嘴脸,我们默默起身离场抗议,复旦的几位辩手紧随其后。那时我们都还年少,这样的比赛,关乎着学校的荣誉和少年的梦想。到东方卫视的会议室,全部哭了。央视少儿部的负责人过来赔礼道歉,大意是主持人言语失当,我心里默想,去你的吧,就算今天是主持人言语失当,头两场的计时器是怎么回事?过了两个月全部比赛出书,全部参赛队伍赫然在列,唯有我队在一个“等”字里,真会省略,不多不少省略一个队伍。我把书放回书店的架子,从此不再购买有关辩论的书籍,并由此感受了主办方的胸怀。

        从此再也不想趟辩论赛这湾水了。而最值得怀念的是,我们和复旦辩论队的友谊。Andy晚上来敲我们的门,请大家去吃西瓜,那一晚的欢笑畅谈,迄今难忘。我们私下里说,idee这样美丽聪慧的女孩子,什么人才能娶啊。若干年后我上网搜琼脂怎么做果冻,看到一个红酒冻的方子。打开网页心跳瞬停,眼前做菜的佳人赫然是idee,还有她和Andy的婚纱照——此可谓天作之合。

        同城的一队果然取得了国际大专辩论赛的资格,也是我国第一次在决赛输给了海外队伍。为了和复旦的“儒辩”平起平坐,他们给自己的辩风命名“花辩”。我还是哭笑不得,这事开始玩花活,真是没什么意思了。

        本科毕业时找工作,湖影厂拒了很多新闻系学生,留下了我。其中重要原因还是简历上的辩论赛经历。湖影厂发不出工资,我还是去教了中学。发誓不参加辩论赛和工会主席直接命令之间,只能服从后者。竟然又是一次把对方问得哑口无言然后我队败。这次我毫无愤懑,对台下几个兄弟学校的评委挥手再见,我相信对某种兄弟而言,兄弟相残是正道。果然下一场,兄弟就把我们这场的胜者干下去了。

        又是多年以后了,李老师约我给07年的“全国少儿歌曲电视演唱大赛”拍摄专题片。在我这里有些准则是不能破的,比如李老师让我干活,手上其他的事一定全推掉。我在机房苦熬56小时的纪录,就是这一次。这么多场的直播,见到一位熟人的频率也高,当然是我熟悉他,还记得当年他来赔礼道歉;他自然不知道这个在现场干活的人是当年愤然离席的人之一。最后一场直播前我和beifast仔细商议了每个拍摄环节,我拿小高清盯演播厅,他扛大机器盯导播间。从镜头到声音设计,前期列好了一切的计划,说到底,那期节目是我们要给李老师的一个感谢。我对beifast千叮咛万嘱咐,我要一个握手,而且那个握手应该是几个镜头,景别给到哪里,全部交待清楚了放他去拍。

        晚上直播全部结束,扎进机房。拍得很好!是我要的!我看到那张脸,一下子很烦闷,说这段你剪吧,去找了个沙发坐下看书。看了一分钟,跑回来说还是我盯着剪吧,这样那样。那一段剪得行云流水,温暖无比,李老师后来好像还在一个MV里用过。我迄今很得意,央视这样的短制作时间里的做的专题片,那个真的算精良的,这个自信我还是有。那个握手的镜头,我细细地铺音乐做升格找剪辑点。当年的部门负责人现在是频道主任,慈眉善目的,直播圆满结束,大家都笑得很开心。

        而那一次最大的收获,无疑是我的小主持思琳。她那年小学毕业,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作曲专业,聪慧无比品学兼优,是个绝对的音乐天才。十几天的时间里跟着我吃苦,我和beifast急了的时候都吼过她,小姑娘生生扛住了十几天,踏踏实实完成任务。我拉着她的小手说我们一起加油好不好,以后我要是拍剧情片你来作曲。今年年初听了她的新作,感叹我跑得太慢,而她的作品已经写得这么好。

        如果不是2000年听到广播和一时冲动,我就不会进入学校辩论队,就不会有一个和樊老师交流的机会,而确定了本科高年级现当代的专业方向,这个专业方向迄今还在影响我。如果不是2000年听到广播和一时冲动,就不会参加那年的辩论赛,就不会认识idee,并由idee的博客认识mujun而成为今日见面无多却心灵相通的朋友;如果不是那年辩论赛,我就没有机会去湖影厂,不去湖影厂就不会有勇气去考电影学院,不考电影学院就不会学现在的专业做现在的工作;不在电影学院就不会去李老师那里干活,不干活就不会认识思琳;如果不是那年的辩论赛,我不会在07年有遭遇故人的感觉,不会在拍另一场比赛时想起自己的那场比赛,不会把片子做得这么温暖,不会在之后的毕业作业剪辑时也定下了温暖的基调;就不会和beifast合作,并且完成了后面在我毕业作业中的合作,得到了还不错的成绩;当然,也不会有2008年的焦头烂额,和现在的一切归于平静。

        九年的时间,上次去上海是当观众,这次去是见观众。

        前几天beifast说起月底的设备展,我想起07年我们忙完了全部播出想去看设备展,结果当日展览结束关门大吉。这像一个闪回的镜头,可以一直闪回到2000年的春寒料峭里,我暴走在桂子山东区去三号楼的树阴里。

     

    (华中师范大学二号楼,文学院,画左的路,通向三号楼;图片搜自网络)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再见新疆! 2011-08-16
    那种辛酸 2006-08-16
    夹竹桃 2005-08-16
    折翅的歌 2004-08-16

    评论

  • 我的心里有点堵
  • 突然发现跟你好像是校友啊,呵呵
    回复熹宝说:
    哪个学校的校友?
    2009-08-24 17:11:58
  • 有时候吧,相处就是个感觉,为什么当时那么多队伍,我们就是觉得和你们相处很河蟹呢?照说和你们、和其他队伍都是素未谋面过。现在想想,就是,你们从老师到队员,都——不——装——

    噢,还有一支北方队伍的老师很搞笑,身材魁梧酒量奇佳,散伙饭时抱着酒瓶过来,拍着我方小同学的肩膀:小童鞋,考虑读研吗,别呆在复旦了,报我们学校吧,我们学校出去,工作都特牛逼,几年就成大款,真的,别考复旦了……

    多实在的银啊!比某些研究变态心理学的评委强多了。
    回复idee说:
    哈哈,我对这位老师毫无印象了。对了,散伙饭的照片我应该找找,回头带给你。
    2009-08-18 23:08:22
  • 谁让你摊上这么一个极品当辅导员,如果你的辅导员,像你自己这样,学生就幸福了=V=
    回复甲子说:
    哈,祝她幸福吧。
    少折腾,不受罪。
    2009-08-17 21:18:15
  • 我还没请你吃饭呢,你就把我夸得这样。我说话慢,是因为说快了会结巴,其实我很羡慕那些说话又快又溜的,多节省时间……话说,你几号到呀?如果是中午或者晚上,我可以来接你的,我现在经常干接机的活,乐此不疲。
    回复idee说:
    21号一早的飞机,估计到上海也就九点。甭管我了,主办方可能会来接。咱们周末私会!
    2009-08-17 21:16:13
  • 我咋就没因为辩论而摊上什么好事情呢……
    回复mujun说:
    我碰上的不全是好事,比如本科时辅导员阻挠我入党和留校,哈哈。
    2009-08-16 22:36:33
  • 好长……看你的博客就是锻炼耐性……
    回复三儿说:
    这篇文章是十年总结。
    2009-08-16 17:5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