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峡好人》·青年导演论坛笔记(二)

    2007-01-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4414270.html

    http://photocdn.sohu.com/20061116/Img246431250.jpg

        一个月之内,看了五遍《三峡好人》,其中四次在影院环境——买票到星美看数字版一次,研究生部组织放映数字版两次(第一次错放了意大利文字幕版,第二天补映一次),青年导演论坛观看胶片版一次,回家和爸妈一起看碟一次——对我个人而言,这是一次美妙的观影回忆。

        同时听到了一些相当尖锐的意见:导演系的一位老师说,这无疑是贾樟柯最差的电影,比《世界》都不如;另一位老师说看得忍无可忍;一位本科同学指斥这部电影是“伪现实主义”代表作。

        贾樟柯的影片收获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没什么好多说的。我个人很喜欢《三峡好人》,喜欢它充盈的诗意和直面的现实;长镜头的张力和非职业演员恰到好处的表演;声音的丰满和想象力的旺盛。

        但今天的笔记想说的是一些问题:

    1.《三峡好人》是两个山西人在三峡的故事。贾樟柯的作品里山西人是永远的主角,但在三峡题材中依然袭用,并且是不相干的两个人,纵然有外来视角旁观的意思,却生硬而矫情。

    2.矫情的还有情节的组织。我比较喜欢让沈红和三明两个人物完全不碰面的处理方式,但诸如唱歌孩子等闲笔却依然过于刻意和夸张,总体上并没有给影片增加厚重反而削弱了质感。

    3.影片涉及的要素太多。多到了有“塞”的感觉,比如片尾的走钢丝,除了“走钢丝”本身的寓意,也映射了夔门一次拙劣的商业表演。“浪奔,浪流”的手机铃声如果不落在电视机里移民的哭泣,也许反而有更自然和隽永的内核。贾樟柯在对流行音乐的择取上有着超人的智慧,比如这首歌,涉及的层面就有“小马哥”的性格特征交代、环境和人物理想巨大反差的观影冲击效应、三峡库区变成一汪湖水而不再“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的自然变革、“淘尽了世间事,混作滔滔一片潮流”的人生喟叹……如何读解本来有更丰富的可能,一个煽情的镜头纵然在瞬间唤起了一些悲哀和怜悯,却割舍去了更大的读解空间。

    4.价值判断上的一丝狡猾。三明寻妻的温情背后,一个女性被反复买卖直到最后依然无法抉择自我命运,且因为“那时候年轻不懂事”陷入对买卖人口家庭的愧疚。沈红的前史耐人寻味,一个女性对于丈夫两年的等待被莫名的笼罩在一种悲愤的赞颂中,我们依稀被她的执着、朴素、柔弱打动,好像这个过程也变得理所当然。她寻夫的过程事实上是给了丈夫一个离婚的交代,但这个女性在两年的等待后是否需要对丈夫有这个交代却被掩盖。这是一个男性导演的影片,或者说对女性的关怀还在一个浅表的层次,或者甚至可以说,我们当下的整个语境本身就是男权的,因此我们才会对这样的情节见怪不怪直至涌出感动。

        好像有些矛盾的是,说了这么多并不妨碍我对这部影片的喜爱,对生活细节的敏锐捕捉足以让我被其中的许多镜头深深吸引。但《三峡好人》仍不是让我崇敬的电影,我甚至不知道在现在的创作环境中,是否有可能产生一部让我崇敬的国产电影。

        贾樟柯导演的影片,最喜欢的还是《小武》。《三峡好人》让我最心惊的是,虽然它已经足够的好,却缺失了当年的《小武》那股劲头,这片子有一种莫名的酥软和妥协,让人无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6-01-30

    评论

  • 中国的艺术还需要你们。-------------]

    这个话说得,都不会话讲了,,,,,,,你们赵老师瞎卡着我玩
    回复荷尔蒙说:
    不掐着你玩,这世上还有什么好玩的?!
    2007-02-06 10:26:06
  • 赵老师,我在看完了何老师的Blog以后,想要删掉我之前写的一些与电影无关的东西。请你帮忙删一下,谢谢。



    中国的艺术还需要你们。
    回复ibuzzo说:
    不删嘿嘿。
    何老师是高人啊,不妨碍我们继续当傻瓜嘛。
    2007-02-06 10:25:21
  • 当三明出现的时候,我很感动,表弟终于当主角了;赵老师出现的时候,我发现这是一部货真价实的贾老师的电影;

    然而,当王老师从那个考古坑里抬起头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视觉已经开始疲劳了;

    这些个“山西人”、“汾阳方言”、“王and赵的卡司”都是一些“贾”式的tags,他们仅仅只能被用来鉴定这是一部贾樟柯的电影,其他的作用微乎其微。



    另,盘子老师脾气好,我知道。但是盘子老师也从来不会对自己所讨厌的人吝啬她的刻薄,我也知道。多的我不就说了,我觉得这样很好。



    再另,我昨天看《站台》,结果只看到了一些tags,没意思。
    回复ibuzzo说:
    对这位同志其实从来不讨厌——事实上何老师是很好的朋友。
    问题是他这次玩得有点发神经了,所以用他的话就是——这几天我要“掐着他玩”!
    2007-02-03 18:36:48
  • 讨论就是给自己安慰嘴劲,艺术有什么价值?????
    回复说:
    这个地球上只有你的艺术有价值,只有你的话有价值!
    何岸,你很强大家都知道,但是你很讨人嫌只有你自己不知道。前天晚上已经跟你好好说过此事了,你还要喋喋不休,有意思吗?
    2007-02-03 14:33:20
  • 艺术的魅力在于其无限可能的阐释性,如果什么都没有讨论的必要,艺术还有价值吗?一个八十岁的老画家也不应该去忽略一个三岁孩子的画,因为在创作的东西中,有好坏之分,但是却没有终极存在
    回复青瓷花马说:
    珍惜生命,别理荷尔蒙!
    2007-02-02 21:15:00
  • 自私自负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事意识,小五好就好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拍,三峡好人讨厌就讨厌在他完全变成可控可把握的了,对感情的处理完全在导演可控的泛泛之内,包括分专业演员的表演都是他能够把握的。

    至于其他人张艺谋之流什么都是就是不是电影,讨论的必要都没有
    回复荷尔说:
    神经病归来!飞不越疯人院!……
    何老师,为什么每次看见你说话,不论对错,我都会想到这些短语。
    2007-02-02 21:10:44
  • 三峽好人vs劉小東-三峽大移民-藝術聯手創作.

    畫賣了二仟萬,電影被批評的....

    我還沒看,不過想看,我想我會鼓勵大於批評,也許很難看.
    回复pp说:
    片子本身我依然很喜欢。我这里是笔记,笔记不是影评,想到哪里说到哪里的文字而已。
    2007-02-01 20:22:05
  • 一般一般就是一个因该体现水准的电影而已,不知道为什么老是这样说是因为我们如今的电影太差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没什么可以讨论的。哈哈哈最近在看贾母许的,,,,

    讨论那些完全会降低人的智商麻木人的感觉,讨论来讨论去都是道理都是正确答案,就是没感觉
    回复荷尔蒙流说:
    何老师,我正告你:你可以讨论你认为有价值的,但是没有必要说别人的讨论就是降低智商和麻木感觉。我说过无数次的是,对于电影,我仍然是入门者,不像你,在你的行当你是顶尖艺术家。所以我认为操作层面的很多讨论对于现阶段的我很有价值。
    你不仅是个艺术家,还是个极度自私和自负的艺术家。鉴定完毕。
    2007-02-01 20:19:27
  • 每个时代总会有些人,天将降大任于斯,如果把这大任放弃,只去影响一小部分的话,那无异牛刀杀鸡,曾经的辛苦也都白费。中国人向来内敛,容易埋没天才。基于这个立场,我才期待那种影响一个时代的天才出现。在这个日志里面既然讨论的是电影,那么这个天才的职业暂时定为导演好了,呵呵。当然啦,以目前制度,似乎不大可能。不过中国还是出现了影响一个时代的导演的,尽管这些导演今天的作品我们不太满意,嘿嘿,但他们改写了中国电影多年来的票房沉寂。我们还是需要这样的人,人们必须首先走进电影院,电影才谈得上可持续发展。

    关于妇女问题嘛,我想贾的重点不在于此吧。如果要在这个电影里面讨论人口买卖问题就说不清楚了。这和讨论天下无贼里面是否应该美化小偷是一个道理。盘子,当心不要变成电影局审片员哟,呵呵。

    回复青瓷花马说:
    唉,我能不能再解释一下……
    《天下无贼》的价值判断我觉得是正确的,但《三峡好人》我觉得不能叫错误,但是缺失的。
    不是要求电影讨论这个话题,这不是这部电影的任务。我觉得这个是非分明的问题没有讨论必要,但不应该被扭曲。
    我不是“电影局的审片员”,但我的视角看这个问题的确很不舒服。我记得论坛上崔老师似乎也提过此事,我不知道是不是女性的观影心态的确还是和男性不同。
    2007-01-31 22:12:01
  • 第一点不是很赞同,三峡为什么不能出现山西人呢?呵呵。如果不把“山西人”看成贾樟柯电影里面的元素,而是《三峡好人》里面的元素,一切自然能够接受了。

    孩子唱歌的确有点矫情,而且一出现就是在唱歌,很不舒服。

    对于解读的是否更加丰富我则持保留意见。我们总是在理论上期待更多的可能性,但是作为一个导演需要对自己的作品有足够的控制力,所有的解读不可能无限爆炸,只能有序增加。感觉你的第二点和第三点有点矛盾。期待更多可能的解读,势必要增加很多元素,那样不塞吗?感觉贾展开的背景还是比较到位的,除了小马哥尸体被发现那段似乎不太可能以外。——但是究竟尸体发现或不发现呢?尚未掌握足够话语霸权的导演似乎还不能在这样的选择中游刃有余。现实毕竟是有制约的,不可能让你玩电影玩到那种程度。

    第四点只赞成后半部分。被拐卖的女性常常会留恋买方的家庭,并非仅仅是被解救后感觉被解放的那一群,还有一些是被解救后反而不爽的,呵呵。这里要涉及人之常情以及生活现实,和是否男权视角无关;后半部分沈红提出离婚有点出乎我意料,但是我很快觉得贾在这里投机取巧哗众取宠,有点刻意。

    对剧中的一些神来之笔我很欢迎,呵呵。比如三个京剧演员玩手机——现实本来就是魔幻而残酷的。这个不能说不关注“人”,对人最大的关注应该是表现人,而非把自己的意志强行说明。

    总的来说,这是一部意象非常丰富的电影,想表达的东西太多,线索梳理基本清楚,还能别有发挥。部分情节生硬难以避免。我已经不记得《小武》是啥样了,按下不提。但是一个青春期的导演只能影响一部分青年,一个成熟的导演却能够影响整个时代。
    回复青瓷花马说:
    1.一个山西人可以接受,两个山西人接受不了。
    2.我觉得并不矛盾啊,我希望的是有节制的让影片增加解读的可能,而不是五限度的把太多东西加入影片,依然觉得走钢丝是我不太能容忍的一个处理。
    3.绝不否认一部分被解救妇女留恋买方家庭,但这不能等于把买卖人口这个事情合理化。韩三明的老婆,先是三千卖到山西,然后被她哥哥三万卖给船老大,韩又准备用三万赎她——一部电影我总认为还是应该承载一些基本的道德判断和价值判断。即便一些妇女心甘情愿回到买家,但对于拐卖妇女这个事情的本质判断不应该有偏移。
    4.和qt的观点不同,和花马的观点一样,我倒是喜欢这三个川剧演员。我觉得这种处理依然可以归入“有节制的多元”。补一个我不喜欢的“多元”,消毒员出现本来很好,但出现时那个音乐我不喜欢。
    5.《三峡好人》以后贾樟柯的走向值得期待,但能否影响一个时代依然抱怀疑态度。他能影响我,我觉得就足够了。如果有一天我能影响一些人群,也足够了。时代的重任,担不起啊。
    6.全部笔记欢迎大家凶猛拍砖,这样讨论很过瘾呵呵。
    2007-01-31 12:43:18
  • 《韩三明》在餐馆等小马哥的时候不会加三个京剧演家玩游戏机的镜头———写错了失陪…。

    回复qtjx说:
    明白。
    另外你的中文咋就这么好呢?我的英文为什么不能像你的中文这么好呢?做人太失败了!
    2007-01-31 12:28:16
  • 感觉现在贾樟柯的电影越来越形式主义了。我这样的贾迷也看了《三峡好人》失望。也许对这部片的期待度大。感觉他所关注的是“事情”上的“人”不是“人”的感情的变化随时有“事情”。如果他会关注“人”的话王宏伟在餐馆等小马哥的时候不会加三个京剧演家玩游戏机的镜头。没什么必有。小马哥的尸体被发现时的镜头处理也太刻意了,不自然(实际发生不发生不是个理由)。我所喜欢的贾樟柯的电影中的镜头是像《小山回家》那样的那么美丽有野性的镜头,晚上大桥的照明亮不亮无所谓。看了《东》也远远不如《公共场所》。没有看得出《公共场所》那样的严格的镜头设计,生动的人物。
    回复qtjx说:
    电影还是需要一些噱头的,但《三峡好人》的噱头多得有些让我惊讶了。
    2007-01-31 12:2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