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说在前面的废话·青年导演论坛笔记(一)

    2007-01-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4392033.html

    http://photo4.yupoo.com/20070108/165438_789283835.jpg

        该死的搬家终于告一段落,第一阶段的拍摄也快结束了,可以坐下来说点电影的事情。

        我还是比较喜欢去年青年导演论坛的评分方式,大家在标放门口摁钉子,至少残忍并直观。从今年温文尔雅的打分方式都可以预见到一场电影局参与的放映和交流最后会是一团和气。后来统计分数的时候发现中戏发来的分数几乎是捏造的,广院的分数则莫明其妙,没意思得很。十部片子里,本来尚有一部属于导演系,最后这一部据说是技审没有过。嘿嘿,《三峡好人》是拿什么机器拍的,《开水要烫姑娘要壮》那个分镜……技审都能过,这片子的问题大约不仅仅是技审。不说了不说了,没有看的片子还是不要随口乱喷。只知道片名本来是《三温暖》,后来改成《第三种温暖》,后来大家就都没看见片子了。总之十部片子里,没有一部是导演系的,文学系功德圆满。

        先扯远点说,导演系的不靠谱已经让我们到了绝望的地步。说起来我们羡慕本科生严谨的视听训练,但是回过头这种严谨视听训练又立在一个什么基础上。对题材基本判断能力的缺失,用视听技巧是弥补不了的。研究生的教育类似于湖塘里放鸭子,我倒是知道晚上要回巢,白天就自顾自闲逛去吧。至于开题的时候,杀过来的那一刀是毫不留情的。

        最后的交流如果没有崔卫平老师和导演系一位本科生的发难,学术交流大约真的变成茶话会了。我比较欣赏导演系这位本科生的发言,说的核心问题就是,青年导演的电影创作为什么让观众看不到任何青年的气息——无论是故事还是视听,没有创新没有尝试,看不到一丝青年的大胆,处处流露出矫情和妥协。这个发言形态上激烈了一些,激怒了在场的一些专家。一位专家愤然驳斥:你对这些片子没有感觉是因为你经历的感情和生活都太少。专家长得就像走过了共和国漫长的矫情岁月的那种人,却没料到一个女生拿过话筒反驳:只有经历过才有资格理解电影的话,世界电影我们就不用研习和批评了,真正的情感和深入的人性刻划可以打动的,绝不仅仅是经历过某段历史的人;不反省自己的叙事问题却指责观众的生活阅历不够,是不是太高高在上了。专家遂无语。

        我是在论坛结束后回家的,竟然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一种类似虚脱的感觉,好像这次这个活动抽空了自己。国产电影的集中放映,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像一记拳头猝然打在鼻子上,在最短的时间里勾引出酸痛、淋漓的鲜血和滂沱的泪,逼人自省和自律。回家以后,一直在看俄罗斯的东西,用大地和苦难填充一下我空虚的心。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年过完了 2009-01-28
    初二很正经 2009-01-28

    评论

  • 木:



    MSN:heann_1@hotmail.com那个间歇白痴是我的博克
    回复荷尔蒙说:
    昏,不用我给了,这个连MSN都交代了……
    过年啊过年啊,一团祥和啊!
    2007-02-06 10:27:16
  • 哈哈,我的blog上要是有一个像荷尔蒙这样的人就好了!

    看完了评论及对评论的评论的感受。

    又及,我既不是教书的也不是编辑,只是个将来想要教书的学生罢了。
    回复mujun说:
    你这完全是把他往你那里招惹呵呵,我给他你的地址!
    2007-02-06 10:26:43
  • 我说那个木阿,看你说话方式也不像个人说话,我当时就猜你不是教书的就是读者文摘的编辑,现在果然!!你还叫什么方法论阿,不用叫了,复印算了
    回复荷尔蒙说:
    你灌迷魂汤了吧?给我闭嘴!不许你再在我博客留言,有事电话说。
    2007-02-03 14:31:48
  • to 荷尔蒙,说实话没有很明白你在跟我讨论什么样的话题。我的名字里有一个mu,所以我比较木知木觉。

    又及,如若是方法论的话我是很感兴趣的,我没学过方法论,却教过方法论:)
    回复mujun说:
    再次以我对“荷尔蒙”的了解告诉大家:珍惜生命,远离荷尔蒙!
    笑,呵呵……
    2007-02-02 21:16:20
  • 我想问一下,纪录片导演方向招生跨专业同等学历有什么要求
    回复gl说:
    我是跨专业,但不是同等学历考生,所以具体要求不是太清楚。同等学历应该是需要在复试时加试两门课程的。纪录片方向到我们这届也仅仅是第四届,迄今为止好像没有同等学历考生,你可以在招生计划下来以后电话咨询研究生部。
    2007-02-01 20:29:22
  • tomu:您的这句话没有任何错误,但是我跟你谈的是方法论,你说学习社会学要怎样怎样,我觉得不见得。我们说的不是一个话题。。
    回复荷尔蒙流说:
    何老师,我觉得你的方法论是没有任何错误的,我也反对极端的书斋化或者肆意夸大深入生活的必要。但是你要知道你的阅历和常人不在一个水平上,你和我都已经有代沟了……!!!!!
    2007-02-01 20:27:01
  • to荷尔蒙,观察和思考世界并不能让我们摆脱这个社会对于人的束缚,只是较之那些不喜欢观察和思考的人来说,能更深地体会到话语对于人的桎梏罢了。

    在blog上发表对于第三方的评论不太好,博主您千万别介意。
    回复mujun说:
    没事没事,我早就知道只要何老师掺和进来,我这里铁定是不得安生的。
    2007-02-01 20:22:49
  • 一楼的不要动不动就社会学要怎么怎么样,是不是按照你说的那样就是社会学,是不是必须要有韧性的真实就是社会学搞得你不是社会里面的一个一样
    回复荷尔蒙说:
    一楼的同学,给你一个建议,何老师的话可以听,但不要当真听,也可以完全不听。何老师成功的诀窍是好好读书、坚持自我外加超越极限的自负,这点值得学习。
    2007-02-01 20:21:08
  • ms学社会学也是这样的。先多一点实际的体验,再转回来踏踏实实的学基本功。然而现在大家心都很急,恨不得本硕博一块读了赶快戴上顶方帽子,经不起这样转来转去。偏偏学问和生活又分不开,书可以读得很快,可是日子却又要一天一天慢慢过,所以学问总长不快了……
    回复mujun说:
    不是学科的问题,急功近利大家都摆脱不了。
    2007-02-01 20:16:10
  • 说到本科生的“严谨训练”和研究生的“放鸭子”,一瞬间特别有共鸣,虽然我学着一个截然不同的专业。研究生羡慕我们有机会培养扎实的基本功,他们哪里知道我们的困惑,没有了想象力和敏锐的洞见,所谓的方法论训练最后只能让我们跑出去耍耍宝,骗骗根本没有学过方法的人。那些调查技巧用起来也全都成了没有本心的情绪,没有家园的回家。
    回复mujun说:
    所以我觉得,单纯谈学电影导演这个专业,念一个本科,工作一段时间,然后再考电影学院的本科也许是最靠谱的方式。
    2007-01-31 01:24:15
  • 我只是觉得贾樟柯应该不能算青年导演了。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青年导演没有投资,等熬出来的时候还有几个青年。别说贾樟柯了,这次参加论坛的陈大明和王全安都多大岁数了。
    所以陈大明自嘲:看来不管多大年纪,只要是第一次拍片都算青年导演。
    2007-01-29 11:43:38
  • 实验性的作品当然不能完全意义上拿来一观,它们更多的作用在于寻求思想表达的出口,而并非完全在表达思想本身。不过对于真实和丰满,我们倒是可以经由实验的途径去寻求更多的表现方式。实验的外衣下是真实的躯体,这可以让电影看上去更灵活一些。如果过分求真而损害了趣味性,那对电影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回复青瓷花马说:
    你把这个事情说透彻了。
    我想我还是没有表达得太清楚,我仅仅是针对完全意义上的实验电影,总觉得很多青年导演是为了实验而实验。“新媒体”这个概念,我依然是抱有疑虑的。我认为一个文学家、一位画家来做“新媒体”再自然不过了,但在电影学院的本科和研究生阶段开设“新媒体”专业实在有点没劲。
    这话不能让王老师看见了,活活。
    2007-01-29 11:48:18
  • 寫得好!

    我覺得要拍得感動人或者好看的電影,有許多主客觀因素,實在是不容易,或許要結合許多資源與力量,才能完成.
    回复pp说:
    Paul说了创作中很重要的一层,是不是只有亲身经历才可以创作作品,一个人如果连汲取生活力量和虚构的能力都没有,怎么可以做艺术!
    2007-01-29 11:54:47
  • 看来电影观确实不同

    这个可能是你觉得我们学校打分比较奇怪的原因吧

    贾章柯的作品一直不喜欢

    希望有一天我能高兴一下,看一下《三峡好人》
    回复lb_8848说:
    :)
    2007-01-29 11:54:58
  • 不知道你现在对于《留守孩子》这部影片怎么看

    这次影展我一直没有去,回来同学反映《留守孩子》是最棒的。



    想起了半年前大学生电影节上看了《留守孩子》,我觉得是我近年来看的非常好的中国电影。三峡好人我没有看。不过我估计比不上留守孩子
    回复lb_8848说:
    ………………额,我们电影观真的很不同,还是不要抬杠的好。
    但我还是坚持一个观点,没有看的片子,不要轻易估计。
    2007-01-28 20:57:37
  • 不知道你看过一些香港年轻导演的戏没有?林子聪的《得闲饮茶》,还有一个Max Makowski 的《血门徒》(这个我不确定是否青年导演,不过好像从1998年才有作品出现),讲的故事很简单,但是拍摄起来非常青春。看你写的经历我大概就能想象到你所说的那种没有创新没有尝试的电影大概是怎样的。很赞成最后那个女生说过的话,如果任何文艺作品比如小说或者电影都需要经历过怎样的历史的话,那么就不用我们年轻人来做了。那个专家的观点简直太没有新意了。在这里有个设想,假如是一个新手来执导无极或者黄金甲会怎样呢?呵呵。昨天脑子里面冒出一句话,艺术走到今天,不再关注于去开宗立派,而是关注用怎样的形式表现出自己的思想。
    回复青瓷花马说:
    你的最后一句话非常对,20世纪关于艺术现代性的尝试已经做得很多,我自己对创作实验性的作品保持距离。人性本身是我们最应该关注的,而当下,我们依然在话语权威下漠视人性的真实和丰满。
    2007-01-28 21:0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