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伤逝

    2009-08-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43712914.html

        这几日的枕边书。

        我之前写过这么一段话:一个时代被追忆是因为其风流。或家仇国恨、或暖玉温香、或青春勃发、或老病孤舟,还有那些君臣相惜、故友酬唱,哪怕是山水逸兴、一晌贪欢……放在许多过往里是自在,放在现下是尴尬。

        仔细想想,其实宋亡以后,风流便渐去了。风流不再是一个时代的浓墨重彩,而变成了偶尔的鹤立鸡群。细碎的生活里,少了意趣多了矫情。看明词总有这样的感觉。黛玉对香菱说:“断不可学这样的诗。你们因不知诗,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一入了这个格局,再学不出来的。”

        明词看得竟有伤逝之感。可能有些时代就是不具备情怀的,小聪明在文字间跳闪,终究振奋不了读书的心气。

        这本书附录了《兰皋诗余近选》,看看选家的笔墨,倒也有趣。

        《忆王孙·冬夜步月》·顾璟芳

        “闲斋无语对孤尊。霜月凭栏半入门。独起行行着短縕。近黄昏。隔水纱窗灯火痕。”

        这完全是侯孝贤的电影嘛。“痕”字妙绝!水畔的窥者,窗内的情事,却又是疏淡的文字。

        又有孙琮《如梦令·采茶》末句:“秋水松声煮透。”喜欢这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新碟两张 2006-08-08
    门铃 2005-08-08
    古德寺 2004-08-08

    评论

  • 青花瓷盘子,我们将您的日志推荐至人文频道,您可点击pindao.blogbus.com查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