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聊的境界

    2007-01-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4362517.html

        对于我们这样年纪也大了专业也跨了自信也丢了的家伙,入学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建立“视听思维”。这个东西说起来简单,画面感、动作化……但是我这样在文字里都快泡腐了的人在开始阶段很崩溃。记得为了解决我们这个问题,导师举了一个很棒的例子:

        导师说年轻人都喜欢拍“郁闷”或者“寂寞”,但这是概念不是动作。无数学生作业里,一个东倒西歪的人在学校爬上校门口破破烂烂的天桥,扔下一堆横七竖八的啤酒瓶子看唰唰的车流——便是寂寞。导师说,胡扯,这算什么寂寞,真正的寂寞是这样的——内蒙草原上放马,逮着机会去镇上就找个不认识的知青对眼,两个人恶狠狠的注视,直到这注视即将错肩而过。这时必有一人说:“你什么意思啊?”“你什么意思啊?”“想打架是吧?”“行啊,打啊。”然后约一地开打,打到精疲力尽头破血流,一起上一家小饭馆吃顿饭,当然不会坐一桌,各付各的吃完走人。回去知青点便有了吹嘘的成本,头两天尚尊重事实,说着说着自己便添油加醋的把一场单挑变成了群殴,这场“集体械斗”中最英勇和出色的当然是这个说故事的人。

        导师说——明白没?这才是寂寞到极点了。

        前几天几个高中好友小聚,回忆高三的日子,唯一可用的形容词就是“无聊”。在无聊的日子里做无聊的卷子等无聊的分数。

        理科班一位同学读书认真到极端,近乎于迂。长得也迂,方脸方身体戴一副方眼镜。高三的某一天,迂人拿了几盒粉笔,掰成粉笔头执着的趴在窗台上往楼下小街扔,一整天的课间休息时间,居然把楼下街上的地扔白了一片。到下午,街边一个太婆终于忍无可忍,冲出来指着楼上大骂:“狗东西你有种再扔一个试试!”我估计我那同学想的是——你让我有种在扔一个,我就有种再扔一个,试试就试试。“叮”的一下,迂人又掰了截粉笔头朝太婆扔下去。太婆怒不可遏,回家操起火钳叉了个蜂窝煤,甩着膀子朝楼上抡来,那蜂窝煤竟然真的窜上三楼教室,“嗖”的一下从理科班破窗而入。这个故事的尾声是理科班班主任进班后很是纳闷:“班上是么样搞的有这多炭咧?”

        理科班班主任比较可爱的一点是他改不了的口音,每次都把卡车念成“qia车”。于是,“这个卡车的摩擦力,这个卡车的阻力”在他说来就变成了“乐过qia车的魔茶泥,乐过qia车的走梨……”我们在三年里的每一次物理课都小声接下茬——不是qia车啦,是卡车啦。高三又一次接下茬——不是qia车啦……物理老师大怒:“不是qia车,未必是毯壳(坦克)?!”

        那时我们学校班级少,高三不过一个文科班两个理科班。两个理科班同学不知何时开始集体玩塑料枪,就是打塑料小圆子弹的那种。我那时大约也在文科班读书读迂了,这壮观场景竟然没有见过。据说每节课下课,两个理科班男生必冲出教室,彼此一通扫射。真是难以想象一大群高三的男生拿着七八岁小孩的玩具认真的在教学楼走廊打仗是什么情形。一次月考,肖老师监考,发完卷子淡淡说了句:“现在所有男生把书包放到桌上。”然后一个个搜过去,搜出一堆枪,圆溜溜的子弹在讲台上兀自滚动。据说肖老师认认真真把子弹归成一摊,乐不可支的边监考边欣赏这些小圆球……

        回忆完当年这些破事,大家一同感慨:高三的时候可真是无聊啊。

        说到底,真正的无聊不是发呆、傻瞪眼、生闷气,而是扔粉笔头、接下茬、斗志昂扬的打塑料枪。

        我教书的时候,初一学区的教学楼是一个很封闭的小楼,有段时间每天放学后都有一伙孩子留下来玩真人版CS。穿着校服的扮警察,脱了校服的扮恐怖分子,书包藏好做炸药包,一块可以定时闹铃的电子表搁上,双方便在教学楼上上下下的展开粉笔头大战,游戏方式一如CS。因为弄得满地狼藉,这游戏没有持续几天就被发现了,我听见政教肖老师和他们班主任骂他们:“你们怎么就这么无聊?”

        彼时我窃笑想——其实无聊到一定境界可真有趣啊。

        最后回头说一句专业的事,如果一个剧本或者电影是这样用动作而不是状态贯穿的,就不会很难看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江城 2006-01-23

    评论

  • 垃圾说过:以无聊的心情过有数的生活!

    生命不熄,无聊不止!!
    回复毛猪说:
    垃圾说过:嘴贱有理,八卦无罪。
    垃圾说过:滴答……滴答……
    垃圾给大家留下了很多名言啊。
    2007-01-25 20:47:02
  • 高中无聊,大学无趣,上班无味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啊……无语了!
    2007-01-24 21:50:23
  • 我没有听过这个物理老师的课,不过也笑死了,哈哈。让我想起了高中的语文老师,他把“小偷”经常说成“小推”,我们就编了一句话叫做“一个小推推推地走进一家超市推(偷)走了一辆手推车。”可惜他不知道这句话,否则,哼哼……
    回复青瓷推马说:
    呵呵,语文老师这样就比较夸张了。不过我高中时理科班语文老师,教得巨好,说一口纯正的武汉话。
    2007-01-24 13:46:15
  • 六中理科办公室里没有武汉人,都是莫黄陂,菜店,江夏的.勒个我们都深有体会!

    "乐过qia车的魔茶泥"笑翻了!
    回复阳子说:
    这……这个伢是么样在说话!这些郊区现在都是武汉的。还有,虽说这些老师有口音是重点,不过书教得还是挺棒的。
    2007-01-24 13:4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