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想一种方法论的存在可能

    2009-08-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43512929.html

    最近一直在想一些问题,思绪很乱。

    先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四件事:

    第一,当时皓峰老师的《国术馆》新出,约我写书评。我一看就麻了爪,这小说要写书评,用武汉话说——“不晓得从哪里下叉子”。这反而让我起了好玩之心,在家坐想了俩小时中文系文学批评的若干知识点,然后把书里的元素分类摘了一下,理出一个思路,然后在风格主旨人物读解等问题上分别入手再慢慢铺开,最后的成文,至少作者本人和我本人都是满意的。我暑假见到樊老师,谈及此文时说这是我几年来第一次回归中文系方法写的书评,其实如果不是小说形之散,自己也不会回去找中文系教的方法。其实我从中文系离开几年以后反思当年上的许多课,觉得现在的收获比以前大很多,尤其是方法论这一块。当年一进中文系,老师们就无奈说中文系不培养作家。我现在想此话,抛开生源的影响、社会大环境的影响……所有的影响,在方法论这一块教学力度不够和课程设置失误是有关系的。比如我当年的写作课是在一年级,一年级还远未摆脱中学语文的影响进入文学研读,加上写作课本身在理论建设上的缺陷,这门课也就混过去了。而真正方法的训练只要得当是很快可以见效的,在这一点上可以参考汪曾祺回忆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怎么教写作课的,我前几天拿出来翻了一下,其实在步骤设计上和导演系的三分钟、五分钟、十分钟作业异曲同工。尤其是在一定评价体系内谈方法论就更加便宜。

    第二,现在来说一定评价体系内方法论存在可能的问题。我本科毕业教了两年初中,带最差的班,学生质量很糟糕。想要在课堂带动学生喜欢文学还不如我自己回家慢慢吐血,但是成绩是要的,尤其是在省重点中学,学生成绩还没下发,教师的成绩排名先出来了,这个压力很大。所以我把自己的教学分了两块,第一块是文学素养的培养,希望能身体力行带学生体悟美感;第二块是应付考试,大量的听默写,大量的作文和作文讲评;而最重要的是,方法论。研究试卷、找出出题规律,由出题规律反推出答题规律和答题方法,结合我自己初高中的经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经验来源,是新东方四六级和考研英语培训教的一些答题技巧。之所以可以借鉴,是因为不管语文英语,用的都是标准化试卷,只要有标准就好归结方法。其结果是,不管学生差到什么地步班乱到什么地步,我的平均分不会低,尤其是能最快领悟这套方法的高分段学生不会少,甚至往往是同类班第一,其实我一直相信,我如果初三还带着这两个班,其中一个虽然是三类班,成绩应该可以逼近二类班中游水平。这个方法是通吃的,至少因为别的老师生病,我带二类班的半个学期,那个班的期末成绩也是同类班第一。唉,我不教中学真是可惜了这套独门绝技。我其实相信一点,就是传统所谓学生语文素质差就考不好这句话其实在某种层面上是靠不住的,在应试这个前提下,只要方法到位,大部分学生可以拿到一个平均的分数。

    第三,在香港和徐童聊片子。徐童说你找的那个摄影是谁,不错。说实话,这句话让我震惊和高兴,因为徐童是摄影出身,而我的片子是不自信的我自己拍的,没有摄影。这句话我后来也在想,我们常说这片子剧作真不错,这片子摄影是垃圾,这片子美术真棒,这片子录音马马虎虎……是因为分到电影的各个小行当里,是有评价体系的,而只要有了这个体系的存在,就可以反推出方法。包括我自己的片子,我的摄影课就上了一学期,但是有些基本准则自己一直在提醒自己,而且拍摄时这一块的确是心里最没底的,所以也就最小心翼翼,如果说最后还能得到个不错的评价,其实是贯彻了方法论的指导。

    第四,那么导演这个行当有没有方法论,结论当然是有,这就是导演系当家的视听语言体系。还是自己的片子,李老师的评价是“视听语言极度不自信”,我后来又和她提到过此评价,她开玩笑说“你要记一辈子么?”我的确要记一辈子,因为这个评价切中肯綮,着实客观,能时时提醒我看到自己的最大缺陷。我一直都觉得非导本毕业、外专业考过来在视听这一块的训练是严重不足的。这个事情没办法,只能自己补课。但是还是回到我要说的这个事情,这个课我现在坚信是能够补起来的。其实与之相关的审美、观片量、拍摄实践都不是很难解决的事情。而我相信一点,所谓训练,只要目的明确、足够轮次、重复强化技能,都是可以完成的。

    ==================================

    现在我在想的问题——

    1.有一个观点是,谁都可以拍纪录片,我同意。但纪录片毕竟是电影,完成不能等于质量,不是说纪录片就不要视听语言了。完成和怎样完成得更好不是一回事。在纪录片创作中,其实更需要对空间、景深、景别、调度、光线、构图等问题的把握,因为所有的分镜全靠现场完成,深厚的视听积累对完成这个分镜是有直接促进的。而我也发现,在想过很多怎样完成和人的沟通,怎样设计访谈部分等问题后,对自己的剧作能力是有提升的。再比如,已经有足够多的片子证明,后期剪辑方案的不同会对片子本身的质量造成多大影响。上学期和周老师聊过几次,一致的观点是剪辑能力是可训练和可评价的。

    2.好,那凭什么纪录片因为是纪录片,所以就可以在视听、调度、结构、剪辑方面放低标准?“真实”不能成为评判影片的唯一度量衡。完成只具备档案性,艺术性需要用电影的层面来建构。

    3.而的确的,如果只用视听的标准来衡量纪录片,是不合适的。所以,纪录片应该建立自己的评价体系。在这一点上其实可以参照文学批评方法,二十世纪西方文论的各个流派提供了充分的参照系。

    4.这个评价体系应该是能够细化到元素的。而不是再泛泛谈摄影机的侵入性,或脱离了纪录片本体空谈社会意义。举一个例子,电影诞生之初的《火车进站》,这个短片可以视为最早的纪录片。在各版本电影史中都会提到这个片子第一次放映时引发了观众巨大的恐慌,人们看见火车奔驰而来时纷纷逃离;于是作者们藉此说明影像诞生之初的震撼力。但是这个事情我越想越想不通,《火车进站》的机位明明是在站台,而不是在铁轨上,观众即便害怕,第一反应也应该是后退而不是逃离,这是观众出于生活常识的判断。直到今年年初看见一个文献,才知道在影片放映之前,当地刚刚发生过一起严重的火车脱轨事件,死伤惨重。这就能说通了。所以在《火车进站》针对观众反应的评价上,如果细化到元素分析,社会消息对观众心理的影响其实是超越了视听层面影响的。

    5.那么,纪录片的评价体系,是不是至少应该包括对拍摄对象的社会性把握和对影片本身的影像把握两个层面。这两个层面都不应该脱离纪录片本体——我单指在导演创作这个语境内,社会学者和观众的评价是另外的事情。在两个层面中,分别可以细化出元素,比如题材的选择和把握,或者镜头调度能力。而影片整体的评价,应该是各个维度评价的综合。刚开始想这事,所以先不谨慎一点地提出想法,这两个层面可否在一定程度上贴合叙事和视听概念。

    6.相对剧情片大量的文献,包括实践指导方面的文献,纪录片在这方面显得空白。这个空白的原因我觉得有三——一是纪录片毕竟不是电影主流;二是由于其地域性、学术性和传播的相对困难,纪录片的搜集整理工作比较困难,没有一个量的积累搁在这里,很难从中寻找规律;三是电影诞生至今也不过百一十余年,相对文学、音乐、美术这样动辄逾千年的积累,也许现在开始做理论总结并不是那么合适。

    7.既然有观点认为纪录片无技法技巧,我为什么还要想这个事情。首先当然是希望提高自己的创作能力;然后还是中文系毕业生的执拗,我还是相信理论建设的力量;而最关键的是,我相信很多片子其实可以做得更好,而怎样做、如何做得更好,是需要指导的。

    8.这个指导就是我所谓的方法论问题。在评价体系相对完善的情况下,完全有可能反推出一个切实有效的方式方法,这个方式方法不应该是一个导演的经验讲座,而应该是纵观整个纪录片发展史,落实于影片本体、有实践操作意义、并且具备开放性和建设性的,也是能够和剧情片互通共融的。

    9.举例说明,我曾经和进修班学生讨论过一个训练方式,就是两人对话,其他人人手一台机器拍摄。然后可以一起讨论谁给的镜头是最好的——给到什么景别,在某一句话时应该给说话的人还是给反应,后期能不能接得上,是不是抓住了对话的核心内容,是不是通过对这个对话的拍摄反应了人物个性——以此完成一个环节的纪录片视听训练。

    ==================================

    今日“赋湿”一首:

    智齿的窟窿呀,
    我咬散了缝补你的绳结,
    线头飘在牙缝。

    周五才能拆线,唉……牙疼睡不着只好满脑子胡思乱想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依旧忙 2011-08-04
    帅哥和美女 2008-08-04
    两位老师 2006-08-04
    “小朋友” 2005-08-04

    评论

  • “唉,我不教中学真是可惜了这套独门绝技。”
    哼!当初我怎么说来着?
    回复老猿说:
    但是,还是觉得我会离开的,不管怎样都会走。
    2009-08-13 17:44:57
  • 剪辑能力的训练,是不是该学一些心理学方面的东西呢。。
    回复砂锅熊猫说:
    我不太能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的剪辑能力其实很烂。
    但是心理方面的东西肯定是需要的,我回头问问周老师。
    2009-08-05 16:17:07
  • 哇你写了这么长,我还是留言鼓励一下吧。
    我发现我一写长就没人留言了,非常郁闷……
    回复mujun说:
    哈哈,我写长了也没人留言呀!
    2009-08-05 15:4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