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近是一道难关(毕业创作笔记4)

    2007-01-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4334004.html

        我知道这一次要接近学生会是多么困难。这不像上一个短片,镜头里的学生都是我熟悉的,很多是我教过的,他们知道我在干嘛,镜头前他们自如而随意,就像曾经我朝他们的脑袋掷过去一个粉笔头时他们无所谓的嘻笑。

        而这一次不同,学生们对我的身份有着种种的猜测,他们疑惑的目光和自觉的躲避让我在镜头后很是无奈。今天有一个到现在也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学生举着一个扫把冲过来审问我——你到底是记者还是老师?你到底是来干嘛的?什么叫纪录片?你要拍什么?你为什么总是拍六班而不拍我们班?你还拍哪些班?我第一次在校园里毕恭毕敬的回答一个学生的逼问,心里在回想两年里我多少次颐指气使的逼问过学生。面对这些问题甚至想,是不是应该在校园里贴一封公开信?

        以及同事们,也许他们并不能理解我自己身份变更后的欲望和痛苦,我想要的不能说——但绝不是老师们忌惮的曝光报道,不是电视台的专题片。下周我会给年级组的老师每人一张我的拍摄计划单,以避免太多人询问我还要待多久还来学校再干嘛的尴尬。一个新的身份笼罩在身上以后,哪怕讨论的依然是旧的话题,我依然可以敏锐的捕捉到他们中的一些在镜头前的一丝躲闪。

        不知道时间和真诚能否改变这些。

        我记得一位师兄的一句告诫:永远不要让你的对象知道你的诉求是什么,不要让他们对你产生期待感。我想下周我要做的是,至少说清楚我的工作安排以及打消疑虑,这和不要暴露自己的创作意图并不矛盾。甚至我在考虑一点,就是有节制的告知对象我的创作意图是不是可以尝试——虽然这实在太冒险。

        叶老师的一个举动给我很大启发,当我走进他的班级时,遭遇了一如既往的疑惑和警惕目光。这时永远对任何事物都充满好奇的叶老师拿过我的机器一通玩,还拍了一段,学生们都哄笑。等我再去时,他们的状态好多了。

        因此进范老师的班级时,我说——我是范老师的朋友呀。一个男生跳起来喊——我也是范老师的朋友呀!同样在第二次进班时看到了更好的状态。

        但依然不是我想要的,不是那种视我如空气的理想状态。怎么更快走近这一届的学生,依然是让我心急的问题。

        我回头检查第一周的拍摄的场记表,出了几件大事,拍了不到200分钟的素材,学会控制自己和接近对象是一个自己能够感受的进步。一部纪录片的拍摄,可以让导演把自己的放低再放低,而这种放低是愉悦的,因为一个高高在上的位置太难发现最动人的生活细节。

        我期待我的诚恳和时间的推移可以让我更好的找到适合自己的拍摄身份。

        另外要说的是,哪怕一间狭小到无法立足的办公室,其实也有丰富的机位,并有更丰富的视听方式。也许这和我相对自如的活动和对对象的熟悉程度有关。教室内部如何捕捉到更细致的细节是很让人头疼的事情,下周会尝试一些更生动的方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明天出发 2005-01-19

    评论

  • 接近学生的问题,我想是不是可以试试住到女生宿舍去,和同学吃中饭\找他们喜欢的课下话题聊天\逛街\出去玩玩\课间嬉戏,让他们感觉你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回复楹楹说:
    走读的学校,这个无法实现了。
    最近一周是复习备考周,我不太敢去各班,新学期开始会用大量时间接触学生。
    2007-01-23 21:11:45
  • 慢慢熬吧,盘子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我想我可能是太心急了一些,慢慢来吧,毕竟还有时间。
    2007-01-23 21:10:50
  • 想起一个问题,纪录片拍摄对于被摄对象的影响是什么呢?

    这种影响能否在影片中表现?
    回复lb_8848说:
    肯定能表现,但我这部片子估计顾不上了。
    就像前面有一位所说,我最大的影响和最表象的影响可能是影响教学。
    2007-01-22 23:38:38
  • 你把意识到镜头存在和不意识到镜头存在的画面剪一起,估计能很有意思
    回复lb_8848说:
    现在的感觉是,意识或者没有意识其实不是那么重要,因为有些老师意识到了,但他们还是很自如,甚至面对镜头,完全坦诚——这就很好。
    我今天想明白了,如果镜头里有一些回避和担忧其实没有关系,我如果能了解他们的回避和担忧是什么就行。
    2007-01-21 23:42:40
  • 如果学生围满他们的话,拍整体的学生反应就能纪录下状态了,比拍单个人的举止效果要更好的.

    不过不清楚实际的情况.技术上的问题不敢发言.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整体的我拍了,回来发现是看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这个景象转移到英语组去拍摄,那个组也是很多年轻老师,也是围满学生,但是是在大办公室,相对方便多了。
    2007-01-21 22:18:21
  • 还有~~千万别告诉学生你为什么拍~~否则就是三个字:“不真实!”
    回复毛猪说:
    这是肯定的。放心呵呵!
    2007-01-21 22:19:22
  • 不影响教学是不可能的~~~你去拍本身就影响了教学~~这点是必然的~~除非你10个地方全装针孔~~~没关系的~~时间能解决一切~~~你拍个几个月自然都没人问你了。
    回复毛猪说:
    等待吧,我想我可能还是太心急和毛糙了。
    2007-01-21 22:18:57
  • 还是建议你单给老师推荐片子看,再就是让他们知道没有他们的同意你不会(在国内)公映,把老师的顾虑打消,让他们能真实坦然面对你的镜头。成人放松了,学生时间一长自然也就习以为常了。
    回复lyfy说:
    我一开始就说了不公映,我想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时间来适应一台摄像机突然走进生活吧。
    好在留给我的时间现在还算宽裕,希望过段时间彼此的状态都会更好一些。
    2007-01-21 22:16:50
  • 加油!
    回复pp说:
    谢谢Paul!
    2007-01-21 22:18:30
  • 别跟他们推广纪录片,那样你的身份地位就无法透明化了.

    多在学校呆,时间长了他们就会习惯你的存在.

    其实机位只有两个,一个是猎奇参与的机位,一个是平静观察的机位.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谈不上推广纪录片,但毕竟是群像的描摹,导致我会被无数没有想到过的因素打断。我现在受到的钳制和怀疑都太多,我想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纪录片会不会让至少老师们放下很多包袱。
    现在也只好尽可能的多待。
    师兄,你关于机位的这个说法其实太理论化了,我面对的问题不是这个。比如办公室,两个年轻老师其实状态很好,但我现在依然无法拍摄她们,正是因为没有地方摆机器了,当他们被学生围满的时候,我没有办法找到她们的状态。下学期搬到大办公室可能会更自如一些。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声音,一所中学声音只嘈杂到了让我忍无可忍的地步,有的对话我只能把机器贴上去,否则就会被办公室外永远不会停止的大呼小叫冲得听不见一丝一毫。这种时候的机位选择,其实是很无奈的
    2007-01-20 22:55:44
  • 回家忙拍片啊?搬家忙完没?我们已ok.

    有件事想请您帮忙问问:北电的"新媒体"和"电影美术"两个专业都考些什么内容?要准备什么书?附近有好的考前学习班吗?这是我干女儿让我打听的,她 学美术的,今年考,我只好骚扰你了.谢谢!
    回复林静说:
    林阿姨好,我们家下周搬,正在痛苦中挣扎呵呵。
    这两个专业是美术系很好也很火的专业,具体的招生安排可以邮购或者去电影学院收发室买一本今年的招生简章,或者上网搜索可以看到有些人做的扫描版。
    考电影学院本科必备的一本书是《文艺知识小百科》,其他就看专业和综合素质修养了。
    考前学习班我们级一个同学似乎就开了一个,另外我们班有一位同学是美术系毕业的,以前似乎也带过学生,我也问问他。
    2007-01-20 21:43:41
  • 一个小办公室里,保守一点说,至少可以有十个完全不同的机位吧?呵呵
    回复青瓷花马说:
    轴线上面我很谨慎,但即便如此谨慎,还是很丰富,这个不错,呵呵。
    2007-01-20 21:38:34
  • 冒昧的提个建议:面对学生你到底是记者还是老师?你到底是来干嘛的?什么叫纪录片?你要拍什么?以及还要待多久还来学校再干嘛的尴尬,你可以挑选几部纪录片,在校园里告示谁有兴趣可以去你那里借看,这样是否对他们对你现在进行的工作的理解上有帮助?
    回复lyfy说:
    这是个好办法,但操作上不太可能。公开放映一些纪录片是绝对没有场地的,出借的话会造成不仅学生来问,家长估计也会蜂拥而至。而且犯了最大的忌讳——影响教学。
    其实我知道,如果把《是和有》,还有上届的《儿科》、《哈佛女孩》给大家看看,一切都迎刃而解。
    2007-01-20 21:3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