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的北京

    2007-01-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4203701.html

        晚上有事去了趟北四环,回来的时候,不知道哪根神经突然错位了,决定不坐公汽更不打车,走回学校去——慢慢的走,大约走了四十分钟。

        残雪未化,灰扑扑的躺在路边树下。空气里有北方难得的潮湿的冰凉,是与凛冽不同的风。书包背在后面,手插在羽绒服荷包里,神经质的不停回头看有没有人跟着。一路闲闲,也不管这样吹风会不会加重已经开始的感冒。

        地下通道里,有一个阿姨裹得严严实实在卖麻辣烫,一对情侣悄无声息的吃这小摊上的东西。炉火在通道的一头明灭,污浊的空气里弥漫了椒香。

        一家药店里,一个中年人漠然看着街道。而街道上的车正亮着眼睛呼啸而过,北京没有拥堵的时刻,也许只有这晚上短暂的一瞬。

        北航教学楼的灯光很好看,让我想起曾经桂子山的七号楼。

        一群藏族的妇女在街道这边摆小摊卖自制的饰品,我蹲下看了一会儿,穿在耳坠上的牦牛骨摸起来像一段故事。她们正兴奋的用藏语聊天,笑声很响亮,却如在空谷,只让我听出静谧来。

        一个报亭还没有关门,掏钱买新一期的《读书》和《中国国家地理》。《国家地理》的封面反常的难看和媚俗,我愣了一下,老板一边找钱一边说——这杂志没有以前好卖了。

        小月河冻上了,又落了雪,几行脚印踩在河面上。月亮糊糊涂涂的摊在天顶,给远处的雪铺一层薄脆的蓝紫,近处的雪,则被地铁车站施工的灯光染得昏黄。

        学院的标放,在我出门时还是一片喧嚣,回来时已经静得像一块睡去的石头,凝凝然默立。我在一瞬间迸出个诡异的遐想——如果标放的银幕也有灵魂,这么多故事投射在它身上,是让它充实还是崩溃?

        走进校园,看见月亮下去一点了,水果店门口的冰糖葫芦散发出温暖莹润的光泽,动人的闪烁在夜色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6-01-04

    评论

  • 昨天我跟兄弟在中戏看戏出来已经11点了,鉴于已经没有了地铁,我们两个顶着6级的大风去了后海酒吧区,看着各种灯火,听着酒吧里面各种乱糟糟的歌声,很是有趣。 走在路上许多人拉我进酒吧,我一律告知我戒酒许久了。 从后海出来,我们沿着小路走了很久。发现12点左右的北京跟白天完全不一样,基本上九成的店铺都是关张了,路上没有什么车,夜班公交跟我专车似的。 我跟我兄弟无聊的竟然等着红绿灯在空旷的平安大道上照相。
    回复lb_8848说:
    晚上去后海……有意思!
    其实晚上的中戏,那条胡同,觉得特别超现实嘿嘿。
    2007-01-06 15:21:14
  • 新年快乐
    回复玄衣说:
    也祝你新年快乐!
    2007-01-06 00:38:20
  • 在标放又遇到了朋友

    看完影片大家都很兴奋,又跑去喝酒,最后到10点钟晃晃荡荡去等车,风不大,寒意浸人,可很惬意.远远的看见公交开来,忽然希望它能无声的滑过来。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今天的交流很棒,然后看到FJ师兄了。
    2007-01-05 21:49:40
  • “……一个人静静的,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得是个自由的人……”。。。



    每当我去一个地方出差,都喜欢深夜坐在出租车上,让师傅随便拉,看看这个城市的夜色,灯红酒绿,或安静,或喧嚣,便觉得,人没有理由不快乐,因为你不在乎自己,没有人在乎你。





    回复多戈说:
    我都不用随便拉,直接把我搁在一个地方发呆就足够了。
    2007-01-05 16:08:07
  • 早安!
    回复pp说:
    呵呵,Paul这个凌晨问候真够早的。
    2007-01-05 16:0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