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报》的约稿

    2009-05-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9720433.html

    徐童刚到香港就被告知NGO在现场示威,于是我一边啃面包一边看他接受闻讯而来的报纸访问,觉得他真是够可怜的,南航那个飞机餐那么难吃,徐导那会儿得饿成什么样了啊。

    接受了《信报》的约稿谈谈片子,开始写才觉得在规定篇幅内把自己的两次观影说清不容易,再加上被丹丹请我吃的一堆美食撑坏了,乱七八糟的堆砌了一篇,据说今天已经发稿。

    关于这个片子,我想细细写点东西,下周开始。给信报的稿件,全文如下——

    《麦收》絮语

          在昆明举办的“云之南纪录影像展·2009春分”和香港举办的“华语纪录片节2009”上,我两次观看了徐童导演的纪录影片《麦收》。

     

          云南的观众问徐童为什么会选择性工作者作为拍摄题材,徐童的回答率直:“我喜欢她们!”现场响起一片喁喁细语——这个话语简洁的男性导演如此坦诚自己对性工作者的喜爱,观众免不了好奇议论。提问者接着问:“你喜欢她们什么?”徐童本可以回答更多,比如这个女孩子如此朴实可亲,她的拳拳孝心、她的欣悦爱情、她勉力维护的友谊……“她面对坚硬现实的坦然和勇敢”(云之南纪录影像展颁奖辞)。

     

          但他的回答依然简洁:“我喜欢她们的一切。”

     

          这是一个冒险却真诚的回答。冒险在于他被一些观众猜测是否因由嫖客身份而接触主人公,而另一些基于传统道德判断的观众则不解甚至不屑。徐童似乎并不想解释和说服。

     

          但是,存在猜测或不解是否还是因为观众很在意影片表现的是性工作者?而导演不想解释,是不是因为在他眼里已没有所谓“娼妓”而只有一个确切的“人”?

     

          徐童本是因为小说的写作涉及性工作者生活而寻访交流,进而成为朋友,直至摄成一部纪录片。影片伊始是乡村家庭,病榻上的老父言辞间得意自己的女儿很有出息。跟随女儿的脚步,观众才知道她在北京郊区从事性交易。她和男友一起时亦是小儿女的娇憨态,回家给父亲送医疗费时又是掏空了钱包的懂事女儿;她敏感脆弱,又坚强地担负着生活。

     

          在云南放映后的第二天,徐童遭遇了小字报,有观众指责他未经所有拍摄者同意就展出影片、过多透露主人公的相关信息、在片中人物明确表示“别拍”后依然拍摄并剪辑进完成片。

     

          同时,更多的观众签名支持本片,“云之南纪录影像展”完全按观众签名人数统计出观众奖,这个奖项最后依然被《麦收》揽得。

     

          片中一个人物的确说过“别拍”,而其后又有大量镜头是在其居家环境内拍摄,由此可知或者开始的拒绝并非真实想法,或者之后又有了沟通。而另一个人物只有一个镜头却一直挡脸,导演的解释是拍摄完成后私下也有了沟通和谅解。导演本意是让观众看到一个他进入性工作者生活的过程,共同感受彼此之间交流和信任的产生,而这个目的有无可能更明确地传达?现在这样隐晦地抒写,自然会诞生不同的解读,结果引火烧身,观众纷纷指责导演的拍摄道德。

     

          纪录片的拍摄,如果除开街景里作为画面背景人物确未同意拍摄,其他在长期跟踪中涉及的人物是明确知道摄影机在场并允许拍摄的,这被很多导演视为对影片的认可。影片剪辑后,被摄者是否认可自己在影片中的形象是一个让很多创作者棘手的问题。真实的东西往往不逗人喜欢,但如果一部影片都是逗人喜欢的内容,一些描摹人性、批评社会的纪录片又将如何成片?同意的底限在拍摄阶段还是在完成片?这也许需要法理的讨论,而非纪录片作者出于纪录片本体的讨论能够解决。

     

          《麦收》在香港放映时遭遇NGO现场抗议,影片推迟一个多小时后才得以播放。抗议者抨击的焦点集中在影片中许多关于人物身份的细节的确过于细致而有泄漏隐私之虞,而性工作在大陆属于刑事犯罪,影片的播放可能导致她们被捕。徐童解释,他用字幕方式透露影片中人物的生存细节,本意只是要使镜头在城乡之间更流畅的转换。这种解释也被现场很多观众斥为不负责任。

     

          事实上近年来大陆纪录片题材种类非常多样,对于社会现实的描摹力度前所未见,但迄今没有任何片中人因此被捕。这大概也是大陆社会复杂现状的一种表征:言语的自由并未放开但并不像许多观众想象的那样严苛;纪录片的放映相对而言也极其小众。除了对纪录片保持高度兴趣的观众会通过网络渠道得知放映消息,其他传媒几乎完全没有声音。比如《麦收》,迄今观看过此片的大陆观众人数未逾200人。我只能用自己的生活常识判断——像这样的影片,大陆公安即便看见,也是无暇去顺藤摸瓜寻找当事人的;更何况没有任何现行证据的情况下,更没有理由去实施刑拘。但事态至此反而有了另一种可能,因为抗议活动引发传媒关注,舆论的炒作会导致知情面扩大,反而对执法机构造成了必须有所作为的压力,而给当事人带来危险。如此这般,是导演给被摄者的伤害更大,还是抗议者给当事人的伤害更大?

     

          《麦收》在云南的放映让更多观众感受到的是影片传达的温暖,而香港的放映因为之前的抗议活动,观众的关注点自然被引向了对影片部分细节的搜寻,影片着力表现的人性温暖感染力大减。因此,在感叹香港言论自由的同时,也不得不为影片感到惋惜。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混乱了 2007-05-21
    拍了一天 2006-05-21

    评论

  • 徐童完全在胡说,谁同意他拍了?他搞出来的所谓记录片,我们这些当事人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到今天连片子我们都没看过,谁跟他私底下有沟通了?
    我是当事人之一,到今天,我只想找到徐童和他当面对质。
    我当初有明确警告过他,不要拍我,即使拍到了我,也不要把我的影象上传网上更不可以制作成任何片子,他答应的很爽快,如果这就是他说的私下的约定的话,那么,答案显而易见,徐童为了出名要毁灭多少家庭?把我们都逼死了他才能满意吗?
    如今,他连电话都不敢接,连信息都不回,这也也叫私底下商量好了?这也叫我们谅解他了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们记录片的行业不是都在犯法?中国的法律制裁不了你们了吗?到底是在漠视我们还是在漠视法律呢?、
    我希望徐童可以站出来跟我对质,如果他还是躲着,我们也不会再为了保持低调,一定会去起诉他。
    回复专骂徐童说:
    这位女士,我觉得你可以保留你所有的权利,包括起诉徐童。但是请你不要在我的博客再留言,我这篇文章是信报的约稿,是完全中立的描述事实,所以有火别在我这里撒,谢谢!
    2009-07-09 12:32:39
  • 台湾导演OUT了……
    香港那叫间谍吗?那是联络员,专门搞组织生活的……
    回复一元钱的杯子说:
    他们不是这意思,台湾导演是冲我们来的。跟香港没关系。
    2009-05-27 08:44:49
  • 相对于大陆,香港是特定地域
    相对于世界,大陆是特定地域
    哎,相看两不爽额
    回复一元钱的杯子说:
    所以三地导演聚在一起更好玩。
    香港导演问台湾导演:大陆最近有部电视剧叫《潜伏》,你们看了害怕不?你们身边有间谍呀!
    台湾导演回应:你们以为你们身边没有?
    我笑死,四处炫耀这片子是我们系老师拍的。
    2009-05-26 08:06:08
  • 我对香港言论自由的印象就是:
    1、内地有高官被抓,港媒开始报八卦;
    2、内地新闻媒体一片花好稻好,港媒以批判的姿态报点其实人人都知道的事情显得自己特有正义感;
    3、中大要国际化英语教学,连汉字都写不清楚的中大学生们开始用狗爬字写大字报。

    言论自由好,内地将来也一定要施行的,对于社会稳定有着莫大的贡献,现在这样太危险了。
    回复mujun说:
    这个要稍微解释一下。
    有港人称此次参与示威的NGO为“香港红卫兵”。
    我后来开始给坐在身边的几个导演翻译他们说的是什么,不是因为我听懂了粤语,而是颠来倒去就那么几句话。相当没意思。
    我自己觉得,他们未见得想明白了自己在干什么,但是饱含着极度的自我认定,就觉得自己很是正义和公平的化身了。
    而且,对中国大陆情况的极度不了解程度,严重超出了我的想象。
    这篇文章是约稿,报社方面其实是希望有个基本情况介绍,以及为什么大陆来的人都觉得片中主人公被刑拘的可能微乎其微。
    再加上规定字数。
    给特定地域人群写稿子真不顺畅啊!
    2009-05-23 00:31:32
  • 更严格的要求是不得对被摄者造成负面影响,无论被摄者同不同意。可参见基耶拍那个看门人的典故。顺便说一下,据我所知国内有人因为上了纪录片被捕的,那是一部关于中国基督教的片子。
    这个恐怕不仅是个法律问题(其实跟传播无关),和绘画音乐不同,纪录片不是导演个人结晶,在某种意义上摄影机是作者的意志(权力)还是工具(眼睛)?作者是否可以自己自由裁决还是遵循某个固定的规则?前者有其暧昧的地方,后者亦有虚伪的成分。恐怕最后是追究成为一个神学问题。
    这个问题无解,现实情况看还是导演们自己估量着来。反正决定拍纪录片就已经是给自己找麻烦了。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这是哪个片子啊?能量真大!
    但我还是必须要有足够证据表明是片子让这个人浮出水面;如果此人早被盯住,片子只是一个契机,就还是不能说明问题。
    对全部被摄者都不造成负面影响……这个还真是很难做到……
    我觉得有固定规则倒好,问题是固定规则其实也是个无解的事情。
    关于暧昧和虚伪,我极为同意。
    最后,我决定今年暂时不要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了,把这个时间用来想事儿。
    2009-05-22 00:14:45
  • 是己經刊出了,用來回應21號的示威者嘛。
    回复小偉说:
    听说其他观众和示威者吵起来了。
    2009-05-22 00:2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