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战友们”

    2009-04-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8696235.html

    顾桃画了一组画——《我的战友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ce3b0b0100dlap.html

    我发现自己真的老了——大多数时候神态不快乐。

    孙曾田的《神鹿啊,神鹿》,现在想起来已经是那么久以前的作品——不是年代久远,而是中国纪录片在这么短时间里积累了这么多值得说道的影片。

    以及形象,柳芭是我偶然时会在心中辗转的一个人。她永存于影像,永存于观众心中,永存于中国纪录片史。

    当我知道顾桃的《敖鲁古雅,敖鲁古雅》,拍摄的是柳芭的妹妹,心中感慨多于惊异。

    那一瞬间,五味陈杂,有一条河在我心里流淌起来,充满了酸涩与哀愁,充满了欣慰与感激。

    两位纪录片人,十年的距离,走进了同一个家庭。这么好的两个片子。

    神鹿啊,神鹿;敖鲁古雅,敖鲁古雅——他们不约而同,叠沓吟唱。

    只有那些最古老的歌谣里,才会这样叠沓吟唱。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那一瞬间,我想家了,想念红土地和长江的波涛。

    纪录片有时是诗歌,是盘绕在心里最动人的那支曲子,只有土地能唤起它朴拙的旋律。

    我的iPod里有一首童声的鄂伦春民歌,童声的。常听。

    我突然想念有一个晚上,顾桃的歌声。我第一次听一个这样的汉子唱这首歌,他唱得骄傲又昂扬,那晚的歌声一直在我的耳边!

    就是这首: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今晚睡不着 2007-04-29

    评论

  • 这个画十分的……抽象……
    回复一元钱的杯子说:
    好吧……
    2009-05-27 08:46:41
  • 呵呵 想起以前学生给你画的肖像了 感觉那孩子蛮灵的说~
    回复说:
    那孩子不学画真是可惜了。
    2009-05-01 19:06:18
  • 你被画成大饼脸了嗳~~~乍一看觉得是未来图景……
    这个片子已经期待很久了……高考完了我就来“收拾它”~~~
    这个歌也好听~
    回复三儿说:
    回武汉给你这个专辑的全套。
    2009-04-30 22:57:59
  • 诶,破网络啊,听你的这首歌都听不好!
    回复Henri说:
    喀喀喀。
    2009-04-30 16:24:56
  • 法令纹令人讨厌。我宁愿要眼睛旁边的纹路,也不要法令纹。唉。
    回复qiqi说:
    问题是——我么有法令纹,郁闷。
    肯定是因为我的脸太大了,又不好画一脸麻子,所以就画了两条杠杠。
    2009-04-30 16:2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