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好的也是最坏的评价

    2009-04-1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7926949.html

        我现在想改善一下心情,最好的办法肯定不是睡觉而是想点高兴的事情,比如mujun同学请我吃的泰国鸡。

        我曾很多次和mujun说,她挺适合当一个纪录片导演,她对此的反馈是:这是个最好的也是最坏的评价。

        说实话,我开始完全不明白这个反馈是什么意思,直到mujun说“这片子就是个出色的ethnography,而你就是个出色的ethnographer”。

        我想说,这是个最好的也是最坏的评价。我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

        云之南结束后和几位评委聊过片子,普遍的反映是太平了。其实这个片子要做到尖锐是很容易的,我的素材绰绰有余,足以把中国中学教育之荒诞刻画淋漓。做成现在这样的确是我故意的,因为我和这个学校、这些老师、这群孩子有感情;更重要的是我还是相信纪录片中一定要带有社会学和人类学的目光。所以我不能够把一个很复杂的系统简单化,比如:教育局在压迫老师、教师在体制中挣扎、学生学业压力很大很可怜……等等。身处其中两年,又拍了那么久,我其实知道有些东西只能用“庞大系统”当做一个形容词来限定。比如各个权利关系之间的相互掣肘,这个综合力量最后的走向不是谁力气大谁说了算的,甚至,我们其实往往对谁力气更大失之判断。

        哈佛有观众问:我们在海外看这个很新鲜,因为很多年不回国的确不知道国内教育是这样的现状,问题是你这个片子在国内放观众会不会觉得没劲?

        我说在国内放的效果其实是差不多的,因为我们平时关注的舆论中的教育,就是课业负担这一单一问题,衍伸出来的许多评价,比如对于教师群体的评价,也限于他们同时承担和施加课业负担。问题是校园里的一切并不是想象的这么简单,所有人面临的问题都很多,比如教师要面临班级里的偷窃、学生要面临打架、家长要面临家庭矛盾。其中多数与课业负担毫不相关,而在我见到的校园里,这些才牵扯了至少是教师群体的大部分精力。所以我最后做的是综合作用力,是在这个纷乱的环境下,我们的孩子在成长——我设想也许这样才能带来更多的思考,而不是用“减负”就抹平了所有的暗流。

        我们平时的许多看法误差是多么大啊!比如洗脑,这个词现在被说得太多了,有一天一个叔叔就对我表示了愤慨,大约是因为我对洗脑这事不够重视,所以我充分体现出了我被洗脑。但是我的问题是:洗脑有没有可能是一个主动接受过程?如果现在很多人叫被洗脑,那么清末部分文人算什么?如果清末那些为大清国哭泣的人也都算被洗脑,那么你是否承认南宋词人心心念念希图“北归”也算被洗脑?他们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现在的很多民族情绪和中国传统文化中忠臣孝子之心有多少联系?我们能不能一概否认忠臣孝子?如果曾经有诚挚的忠臣孝子,那么今天很多人是不是被一党洗脑的结果?

        这是在历时性上看问题,如果在共时性上考量现在的舆论,所谓恶魔教师、变态警察、混蛋城管、暴力村官、无良医生、白痴媒体……把这些群体落实到个体的时候,他们事实上承受着怎样具体的生活压力?他们的工作事实上被哪些力量制衡?而这么多职业都失去公信力的时候,是不是简单向外指责体制,向内指责人性,还是有一个更复杂的体系在左右所有人?

        有时候很多事情推敲起来就会有意思。比如现在众口一词指责90后,连曾经被积毁销骨的80后也在其中。但指责的同时,有没有倒推着想想为什么60后的父母养育出了90后的问题?60后的这一群人,他们的基础教育阶段恰在文革期间,这个阶段的社会和这个阶段社会给予他们的教育究竟在多大层面上影响了他们现在对下一代的养育方式?

        ……在哈佛的那个晚上,一直和mujun东扯西拉地说这些。说到最后就是她的评价:ethnography以及ethnographer。

        可能,所以,我的片子评委们认为太平了?问题是我没有自信给出一个结论。结论往往会是尖锐的,而现实只是乱象。这个片子在历次放映中都被人拿来和《高三》以及《请投我一票》对比。《高三》我是欣赏的,但是正如我自己开题时所说,这个片子唤起了回忆达成了共鸣,却没有给人留下更多的思考空间。《请投我一票》最近被问得很多,大抵都是我看过没有,我怎么看?这个片子和我的片子拍摄地在武汉同一个行政区,我之所以不喜欢的原因不是撞车而是完全没撞上。

        我去中学应聘的时候经历了一关“班主任能力测试”,后来我判断,这一关考察的不是教育观念多先进,而是具体操作能不能胜任。我当年抽到的题目是有学生长期不好好学习屡教不改应该怎么办?我说都屡教不改了,该请家长请家长,该罚就罚。按规定新教师是不用当班主任的,后来我一入校教学就被屡屡指定顶替各班班主任职务,应该和这个问答有关。拍摄时我遇到了新的招聘,唯一放进最后完成片的素材,就是这个“班主任能力测试”。其实老师选班长也是基于同样的考虑,首先是这个孩子在班里的执行能力。所以不会有一个小学老师在选班长的时候说:“我们这次是民主选举,你们知道什么叫民主吗?”这片子要隐喻中国民主进程,开篇就上来这么一句话,老师还说得那么不自然,再结合中小学老师选班长的一贯目的,我笃信这句话是“导演教的”。

         贿选是这个片子里很重要的段落,也是最出彩的。问题又来了,我知道武汉人大多说不好普通话,而且自嘲说普通话时的四不像为“弯管子普通话”,说这种话在武汉方言中只有一个动词——“憋”;而且,在武汉这样憋,是会被周围人嘲笑的。片中两位父亲,一位在贿选环节,另一位在家辅导孩子演讲时,都不约而同“憋着一口弯管子的普通话”,面对的又都是武汉本土人,这在现实生活中完全不可能出现。那么唯一解释就是,这是导演要求的,估计是为了观看和发行的方便。但问题是,如果连方言习惯都强迫拍摄对象改变,那么我怎么相信这个环节本身的真实性?

        啥都不说了,这两个片子的冲击感都比我的强烈。

        所以mujun的话是个最坏的评价,这也许意味着,我不够成为一个好导演,因为电影的框架不能像社会学论文,它更需要的是故事、冲突、桥段。

        剪片子容易,过自己心里的关口难。国内放映时很多观众问:你到底要说什么?你想怎么解决教育问题?我每每遭遇这两个问题都极困窘,最后只好回答:我也不知道。

        所以我在改来改去,试图适应一下观众的胃口。在哈佛的校园里杰鹏推着他的自行车和我聊:你的片子啊,很多东西都铺在那里,没有说得很清楚……

        然后我们同时说——

        我:这是我的问题!

        杰鹏:这是你最大的优点!

        我停下来说——咱们握个手吧,谢谢你看懂我了。

        因为纪录片和社会学都不是用来解决问题的。

        后来mujun很欣赏杰鹏给我的片子改定的简介,说这个人用词就看得出他的社会学背景啊!我说你说得对了,这是个社会人类学的博士写的:

        Everyone has gone through the complex set of social dynamics, power relations, and educational discipline that is known as middle school.  This story of China’s education system unfolds in an ordinary middle school in Wuhan.  Confrontied with the never-ending troubles that arise in the maintenance of order and the provision of education, the teachers, parents and the children all seek to use their own way to deal with these troubles.

        我以后会使用这一版影片介绍。现在想想,被两位社会学博士(且一个是哈佛的一个是布朗的)欣赏的片子,是对一个纪录片导演最好以及最坏的评价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才子》续 2011-04-15

    评论

  • 诸位,我就很想晓得一下你们都准备好了起义了么 ?感情的宣泄不光是口头的吧? 何况“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有啥说的不对的地方请诸位赐教.
    回复博沈说:
    这个……这里留言的诸位有两位是社会学学生,两位是纪录片导演。都在踏实工作,谈不上什么起义,起义不是好办法。
    2010-01-02 00:18:40
  • 上届嘎纳最佳影片《墙壁之内》拍的是高中课堂,很纪实的故事片,没有你的片子好,只是它的技术比你好,摄影好,剪接好,但是整体力量没有你的好。中国人看片不用感受的,都是一群政治猪。在审美方面,他们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没有区别。一群偏执狂。
    回复李小江说:
    汗啊……
    2009-05-04 20:11:29
  • 你的片子是拍给牛比的人看的,说片子太平的人只能说他的智商太低,感受太差,他们就只配看垃圾。那么牛比的片子能看懂并喜欢的当然是少数!李小江
    回复李小江说:
    ……
    师兄,谢谢你哈,不过顿时无语了。
    2009-05-03 18:06:57
  • 高三 其实就像部政治片
    回复leoyan1215说:
    周老师,您要不自己回复一下这句评价?
    2009-04-24 00:19:17
  • 请投我一票无论从纪录片还是从别的方面说,是一个恶心的片子。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我走到哪里观众都在说这个片子,这片子在美国难道滚动播出过?太可怕了。
    2009-04-21 10:23:11
  • 无论是对民主本身还是对民主在中国推行的情况或者中国未来实现民主的潜能,这个人的理解都还处在十分弱智的水平。所以我的评价就是,他碰了自己没水平碰的题材。
    回复mujun说:
    唉,这哥们上一个片子是真不错,这一个入围奥斯卡,好评如潮。
    估计像这样批他的只有咱们俩。
    2009-04-19 13:53:33
  • 可能,看你片子之前大多数人是希望能看到一个很批判的东西在那里的~但实际上又是“软”的~
    我自己看这个片子的时候觉得它就是学校生活的一种常态,作为学生的我们其实在日常生活里并不总是“恨死了”的心态~我觉得我们有种很深的矛盾,就是在学校里面,我们一方面的确感受到了青春实实在在的快乐,但因为很多众所周知的原因“享受”得不太“爽”,有的时候真的感觉很痛苦——这个时候可能我们(也许是大部分把……这个不敢瞎说,但至少给人感觉是这个样子)的心态是苦中作乐——不能说没有快乐,但也不很快乐。
    这种平和恰巧是很“客观的”,很多人批判来批判去,说到体制和意识形态什么什么,最后就没有“人”的影子了。
    最最最感动的还是“把这些群体落实到个体的时候,他们事实上承受着怎样具体的生活压力?他们的工作事实上被哪些力量制衡?而这么多职业都失去公信力的时候,是不是简单向外指责体制,向内指责人性,还是有一个更复杂的体系在左右所有人?”这一点已经戳得很深了,把“人”抬出来了。如果说不够好的话……不知道是不是影片在这个主题上面着墨不够~

    漂走……
    回复三儿说:
    这个丫头很强大,很多解释的确是一个之后的解释,到剪辑阶段才开始形成的。
    这还有几天啊,你居然还有时间上网,佩服啊!
    2009-04-19 13:49:39
  • 社会学视野里还注重了一个社会冲突的功能。
    回复Henri说:
    这个……我稍有点不明白。
    2009-04-17 13:27:14
  • 还有,对这个《请投我一票》的纪录片,我的感觉就是,这帮小孩耍起阴谋诡计来倒真是有心机,唯一没有心机的地方表现在他们竟然不知道阴谋诡计只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耍,不能光明正大用一种全世界都能听得清楚的声音面对一个镜头耍。想到这里我突然觉得其实这个导演想要表现的是小孩的天真可爱——最该偷偷做的事情竟然公开地做。童言无忌啊。

    但是,这个就不能解释片子里的家长的问题。家长竟然也愚蠢到光明正大地耍些阴谋诡计,这个背后的动机我就看不明白了。莫不是想帮助导演一起揭露中国民|主的黑暗吧……(所以尽管普通话说的别扭也要硬上啊,讲方言别人就听不明白咧……)

    如果这个事情是导演编排的,那么绝对有伦理问题——他为了宣传自己一个很不怎么高明的观点,教小孩学坏,或者把小孩的坏全都给逼出来了。如果这事情真是导演抓拍的,我怀疑他没有做到“知情同意”,我就不相信哪个家长会在知道这个片子要给全世界人民看的情况下还在镜头前搞贿选这事情。
    回复mujun说:
    我对导演本人迄今还是抱有一个很好的印象,他的上一个片子很棒。但是这个片子的很多地方的确很值得推敲,我也许应该在回家的时候找关系约导演谈一谈什么的。
    关于“知情同意”这个问题,我现在也很困扰,其实我未必做到了,这是现在这个片子碰到的最棘手问题。我现在只能走电影节,不敢做任何发行推广也在于此。头很大啊。
    2009-04-16 14:44:36
  • 现实是乱象,而社会学又要生产关于现实世界的抽象知识,所以不管研究者再怎么虔敬再怎么科学,终究都是要把简化了的理论模型加诸充满模糊感的经验事实之上的。

    我说“最好的评价”,是觉得自己对于充满模糊感的事实有着更为丰富地体会,这样就不会轻易掉进概念的陷阱。跟那些动不动就弄上好多复杂模型忽悠人的社会学家比起来,我对于研究里面“简化”的意义有着更为清醒的自觉。社会学研究是我们认识世界的工具,而现在有些人把工具就当成世界本身了,这个是我不喜欢的。

    但同时另外一个我不能忽视的方面,就是作为社会学家一定要用这个工具,因为你在这个圈子里,别人“定义”你就是靠你所用的这些工具。你要是说因为使用工具观察会产生偏差所以我就干脆不用了,那么你就不在圈子里了(彻底out of the game)。所以尽管抽象概念会产生误解,我们还得用。尽管模型都是过度的简化,我们还得造。如果你弄到最后只展示丰富性,而不说道理,你就不是社会学家了。所以我会说着同时也是“最坏的评价”。

    所以有时候我也觉得该稍微把自己的观点给简化一下,说得明明白白拿出来和其他那些符号暴力进行对抗。在这种势单力孤的情况下,暂且还用不着担心自己说出来的那些东西也会变成符号暴力。别人骂就被人骂吧,即使你真正放在那里一堆东西什么都不说,不还是有人要看不惯吗,呵呵。
    回复mujun说:
    其实意思是一样的。
    我觉得所谓最好的评价,就是我跳脱出了纪录片惯用的框架结构甚至手法,而具备一个更理性的目光,留出更多的思考空间和讨论范围,具备更多的开放性。导演在其中而又有抽离。我导师在我毕业后说过一个意思,就是以后我们纪录片方向其实可以不要再做“创作报告”这种论文了,而应该做“田野调查”。
    而如果太过如此,就不是一个导演了。电影本身是要求简单化的,这个载体并不具备太多多重阐释的可能。这是最坏的事情。
    我这两天愈发觉得,我可能需要找一个“东亚系”这样的地方,才可以胡子眉毛一把抓的做我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导演和文学这两个专业可能都是在为某一个事情做准备。
    这样是不是把自己搞得太累了?呵呵。
    2009-04-16 14:40:56
  • “一个人能走多远要看他与谁同行 一个人能有多么优秀要看他身边有些什么样的朋友”,很是感叹盘子能拥有这些优秀的朋友~
    回复说:
    我心酸了……想起很多别的事情了。
    2009-04-16 14:26:52
  • 学习负担是个不是问题的问题,真正的问题还是觉得出在家庭教育这个环节。上梁不正下梁很难不歪,个人觉得品行还是应该放在第一位,学不会与人沟通和交流是很麻烦的。
    我看到那些所谓重点班的同学,私下里是勾心斗角的,空气中弥漫的是披着友情外套的硝烟。同学的同学就经常和我诉苦,有几个脾气火爆的不得了,任性、自私、蛮不讲理、以自我为中心,细细琢磨发现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有钱家的小孩。
    回复波子说:
    这个和片子无关,只是我个人私下的意见——对于任性、自私、蛮不讲理、自我中心的人,一个字——抽!
    都是惯出来的毛病。
    2009-04-16 14:21:39
  • 洗脑(英文为Brain Wash),也称“思想改造”或“再教育”,就是团体或者个人运用某种技术手段来说服某人按照操纵者的愿望改变自己,这种改变通常给被操纵者带来一定的损害。,多用于政治,宗教以及商业。洗脑与宣传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洗脑具有强制性,长期性和非对称性(即阻止被游说者接触对立的消息)的特点。
    实施洗脑一般具备以下6个特征:
    一、精神操纵者必须隐藏自己的真实意图,使被控制者意识不到。操纵者并没有明确提出要求,但所有人都“自发”走了一条最符合操纵者利益的路。
    二、要控制人的时间和生理环境、人际接触和信息。
    三、创造一种无能感、恐惧和依赖性。提出一个可望不可及的美妙前景,而这个目标只有参加操纵者组织的活动才能达到。贬低现实生活,夸大美好前景,责备个体的缺陷,使被操纵者逐渐产生一种无能感和依赖性。
    四、压制个性化的行为与态度。一切思想要按照组织者的意思进行。所有一切,上有操纵者理论上的提倡,下面通过个体间的相互评价和监督来进行,因而具有强大的力量。很快个体就认识到,进入这个组织就要抛弃过去的自己,重新做人。
    五、灌输新的行为与态度。被操纵者进入组织后,其他个体的尊重和肯定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得到肯定,就认为具有最大价值;个人看法受到组织的鄙夷或者漠视,就唯恐弃之不及。
    六、有一套循环论证的理论。在实施精神控制的组织中,个体总是错误的,组织总是崇高的,外部世界总是低级的、邪恶的。被操纵者长期处于这种氛围中,别人用这套逻辑对待他,他也理直气壮这样对待别人。然后,这种思维方式成了根深蒂固的思维定势,置身其中者很难认识到,也很难走出来,最终让人产生经济依赖、情感依赖和心理依赖等而不能自拔。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你这个意思是我留档就行吧……不评论了哈。
    2009-04-16 14: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