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之行(三)

    2009-04-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7799136.html

        这一篇,图片欠奉。因为我实在太累了,所有图片都没有更多时间再导出、缩小、上传……

        放映是在我们到达的第三天开始的。徐辛的《火把剧团》是第一部。我前年就听到汪浩和前田在说这个片子,然后错过了所有的放映。当剧团里一个孩子模仿着成人们庸俗的表演喊叫着“给我一点掌声”且歌且舞时,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徐辛做这个片子,也没有那么尖锐,而缓慢的哀伤一点点渗入到我心里,直到那个孩子的形象彻底冲破了心理防线。

        《秉爱》再一次让大家感动。这个中国女性坚守在自己的土地上。我看过多次的片子,没有再看,而是一直和徐辛聊天。走进放映厅的时候正好是最后一个镜头,这个长江边的身影我已经很熟悉,我甚至闭着眼都能想起《秉爱》的片头结尾……许多细节……而在这一下,我还是想匍匐于故乡的土地,去靠近我亲爱的长江。

        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三峡工程反对者,所以甚至,我在方方的《乌泥湖年谱》后开始严重厌倦她。而我必须承认,我的反对是因为对“两岸猿声啼不住”、“即从巴峡穿巫峡”恋恋不舍,是因为对多年前最后一次和我的外祖父出游恋恋不舍,是因为我爱江河奔流而无法容忍她变成一个人工湖……如果反对也有力量,我的这种力量和秉爱相比多么的浮表和虚弱,她无需找出这许多词汇,仅仅是,她在这土地生存,她捍卫自己的家园。

        我见到了妈妈的校友王老师。当时看到行程头大,给妈妈的同学东明叔叔发了一个邮件咨询应该如何是好,结果东明叔叔先电话再电邮,嘱咐不断,还联系了王老师要给我一个小礼物。一个红色的iPod Nano,背后刻着两行字:Congratulations,Zhao Xun!Two Seasons@Harvard Univ 而王老师则在她的学生中帮我们做了放映宣传,我从她那里拿了一份哈佛汉语二级班的试卷——很难!不知道五级班六级班会考些什么。

        而与周成荫、吕新雨、Carma Hinton的午饭——首先吃得很饱,然后聊得很好。Carma Hinton真是个中国通,一口传说中的京片子真的听到了,还是很震撼我。

        我想深深感谢李洁!这个11岁到美国生活的女孩子和我们殊无益处,这正可证明她的宽广——我一时找不出其他的词汇。这几天碰见这样的哈佛学生很多,徐辛的作品放映完毕后,两个本科二年级的男孩子具有同样优秀的品质,他们是9岁到美国。我一度以为很小到美国成长的中国孩子会有生硬的中文和莫名的隔阂,甚至无端的优越,实在是见过这样的人太多。而这一次如此集中的见到了一批学贯中西的“精英学生”——这里的引号完全是强调作用——他们精于中文、对传统文化有着丰富的知识积累、勤奋思考、热切地了解中国社会现状、虚心而坦诚地交流;然后,深入浅出地给我们说明他们的专业和未来的事业打算。所以首先要感谢他们让我又一次有了希望感。我常常为文化的断层悲哀,我不知道是否还可能再有王国维和陈寅恪。而看到他们,我想,希望还在。

        以及,李洁借给我欧洲伊文斯基金会的一套碟和日本的许多新闻纪录片。我赫然看见日军走过武汉江滩,那是我生活了多年的地方,哪怕那是个一闪而过的镜头,我也会一眼认出,然后心如刀绞。这些加密的碟片无法拷贝,我绞尽脑汁留存了部分数据,自嘲自己“深刻理解了孔乙己先生”。太珍贵了!尤其是发现,原来李洁也在关注伊文斯,原来她也在关注满影——在异国,惊喜发现能进行同一个话题,能彼此补充研究资料,这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杰鹏和钱颖同样让人感动,他们真是太棒了!

        最大的惊喜是mujun,我现在还在恍惚:我们这真的是第一次见面么?感谢她和Kitty在我放片的时候过来看,谢谢她给我带来一只布朗的猴子;Kitty则带给我一支润肤霜,拯救了我已经开始干裂的手。我收获了开始放映以来最好的一场,全部笑翻了,一直在哄堂大笑——笑点比国内多一些,因为太多政治化的词汇其实在国内没有这样的敏感度。我这一场,来的大多是华裔。和国内交流不太一样的是,这次观众提问会更偏重“影片”而非“中国教育”,这是我乐于看到的。我比较惊讶的是部分观众说:中国教育这么棒!这个片子应该给美国人看看,让美国老师学习一下,让他们反省一下自己糟糕的教育!这个片子应该拿去让NBC放!

        我着实很意外,因为这个片子在国内的几次放映都带来了“对教育的恐惧”。而我这才知道,其实我们了解的美国教育全不是平日里说的那么回事。

        我和mujun聊到四点。我们入校之前就说要建立社会学视点,我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摸索,能遇上一个年轻的社会学博士,彼此的想法和做法又有那么多共通之处,时间就会过得格外快了。

        mujun在她那里写了很好的文章,很详细地再现了我们的初逢:

        http://mujun.ycool.com/post.2134891.html

        活动海报放出去,观众的选择还是可以看出许多东西的。比如王我一驾临现场,放眼望去,华裔就很少了。的确他的影片是最具试验性和批判性的。我今天第一次看了《上下》,莞尔。对王我的几部影片,我可能永远不可能喜爱,但是我由衷的欣赏它们。

        开始放《热闹》的时候我出去找吃的,结果就再一次迷路了,并且错过了和哈佛观众的告别。

        复活节前夜,我们一行一起去哈佛的教堂观看仪式。管风琴和唱诗班让人迷恋,美丽的和声。我在这音乐里以外哈佛的活动会就此结束。

        结果竟然有热心的观众准备了熬了36小时的鱼翅汤和香槟……我的天呐。

        所以现在还没睡,明天去纽约的车上是看风景还是睡觉,这是一个问题。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才子 2011-04-12

    评论

  • 晚上跟一个复旦学电影的同学一起吃饭,我问,你导师呢?她说,去哈佛访学了。呃,她导师是吕新雨。。。
    好久不见,瓷盘子同学最近好像仍旧很精神嘛!我是去年请你帮我们剪片子的华东师大的同学,遥问你好。
    下次有机会能把你的电影拿到师来大放一放,那就太好了!
    回复小跑说:
    晕死,问候你的同学哈!我和她导师面对面吃了餐饭。
    2009-04-19 13:50:09
  • ps一下,我周围的很多同学都是到大了以后才渐渐发现中文的迷人,可是现在的记忆力跟小时候完全没法比,很多喜欢的诗和句要记得很辛苦。我们的语文基础教育,一方面展现了汉学美丽的章节太少,另外一方面那种一句一句注释的方法完全可以把孩子对一门语言的热爱完全扼杀掉。还是以前的私塾那种方法好,不管里不理解,先背了再说,这样从小根植在了血液里的东西,会在需要的那一天,自己浮现出来。
    回复空桑说:
    我一直觉得记诵是文学教育中很重要的环节。但问题是现在大家只有时间记诵英语,哪里管得了中文的事情。而且,这样教学,基本是等家长去教育局投诉呵呵。
    2009-04-16 14:19:33
  • 我觉得,首先一个国家要有胸襟和融合力,这之后才可能产生大师。亲爱的C青年从来不缺后者,但是现在以及现在往后的三十年,前者应该都是不足的。
    恩,另一种出大师的可能是乱世啊,不破不立什么的,XD
    回复空桑说:
    所以我恨不早生七十年啊!
    很多时候,在学术范围内其实根本没有学术氛围,这是最痛苦的事情。
    2009-04-16 14:18:03
  • 所以首先要感谢他们让我又一次有了希望感。我常常为文化的断层悲哀,我不知道是否还可能再有王国维和陈寅恪。而看到他们,我想,希望还在。
    ——也让我吃惊了下。
    回复Henri说:
    他们真的是精英!他们的基础教育完全是在美国完成的,但是有很好的中国文化功底,甚至部分有很好的汉学功底。陈寅恪没有在美德留学的经历,也不会成为一代大家。
    那天有导演说,看看哈佛的艺术博物馆,就知道北大清华的差距在何处。同样,看看学生,就知道我们的教育有多可厌。两个男孩子,一个SAT满分,另一个就错了一题,和我们道别的时候,一个要去开统计学的会,另一个要去篮球社;都是学生活动的骨干。后者热切地对我们夸赞他的同学:他是真正的精英啊!
    想想我们那些成绩好的孩子,内心有多么阴暗。
    我们这种教育背景,我觉得真的是没戏了,汉学精髓不在大陆。
    2009-04-13 11:4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