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炖

    2006-11-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764950.html

    http://static.flickr.com/113/288579808_7206c6dafd.jpg?v=0

        央视的盒饭当然是很不好吃的,不过我还是拿了一盒猫在一个角落吃掉了,因为不论是自己的事情还是这桩给朋友帮忙的事情,都还是比较累的,不补充体力不行。

        晚上顶着一轮惨白的月亮回学校,国际学生影展今天已经开始放片了,一年一度的喧嚣和刺激——严重刺激我们神经的外国学生作品,他们为什么可以拍得那么好?

        室友晚餐和朋友吃火锅,拎回来一堆没吃完的东西,她说,煮了吧。好吧,我去翻了一下,计有小草鱼头一个、鱼骨架一副、粉丝一把、生菜叶子两张、冻豆腐七八片、白菜若干。我想了一下,把鱼头和鱼骨架拿剪刀剪成更小的小块,在我的青花大瓷碗里倒了点酱油,把鱼两面沾沾腌上。不放心鱼腥气,又倒了一勺平时用来兑白水漱喉头的二锅头,切了两片姜掐了些葱段扔进去。

        腌了几分钟,把粉丝冻豆腐生菜一股脑在上面铺开,白菜叶子和白菜帮子都放弃了。加开水,加盐,加了一袋方便面里的辣椒酱,下楼进微波炉高火转六分钟,拿出来用筷子翻了一下,再转四分钟,好了。

        这和火锅或者水煮鱼是没法比的,不过酱油、方便面酱之类的东西再加上蔬菜豆腐鱼骨架居然也别有些鲜香,这样的东西,作为寝室的夜宵已经太过奢侈。

        现在这碗乱炖已经被本寝室俩人干掉了,这样下去不行啊,不长胖才怪呢,决定从明天开始用酸奶和苹果过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身残志坚 2011-11-04

    评论

  • 很有创意!越来越接近我的胃口了!

    继续关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