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起的交谈

    2009-04-0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7530738.html

        在昆明的时候有一家机构找我,说你把这个片子剪到90分钟,我就可以帮你把它推向电视台。我说再剪短一点是可行的,但我本来就不想在电视台放,所以我还是不会为了电视台的要求剪短。过了一天,林鑫和我说,哈哈哈,昨天那个人好搞笑啊!

        不是我们统一的zhuangbility,而是独立制作纪录片和电视台操作方式之间越来越显得水火不容。今年有影响的几个片子,丛峰徐童顾桃于广义们都是扎下去和拍摄对象共同呼吸;黄伟凯的作品稍不一样,但也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导演本人没有扎下去,却能够听到他和那么广大的拍摄对象在一起的心跳。

        专题片我做过不少了,每次过后都有感伤和不爽,对于那些能发展成一个独立制作纪录片的题材,我更不爽,因为我知道在完成前者的时候,我和拍摄对象的关系已经导致我不可能完成后者。

        早起收信,看了一下自己博客后台,发现那位链接了我、曾说我是个“北电男孩儿”现在说我是“北电xiao孩儿”的网址曾经来访,随手点过去看了一下。看到这样一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da451220100cty8.html

        我不再全引,有兴趣的右键新窗口打开看吧。顿时如鲠在喉,然后我一抽疯,忍不住留了一段话:

        ……您这里链接我以后常过来看一眼,说实话,看到这篇有点不爽。
        当然,我还是不知道您是谁,以什么工作方式进行。但是还是多说几句吧。
        首先,像您这样搜集素材回来编辑的方式,很多人做得很好,比如今年在云之南看黄伟凯的《现实是过去的未来》,他搜集了无数人的1000多小时素材,这片子在真是电影节和云之南都受到了欢迎。
        其次,侃侃而谈其实是我个人力戒的,越侃侃而谈其实越是有自信塑造自己在镜头前的形象,越掩饰的越本真,我往往宁愿要后者,然后再深入。您用大人物小人物来界定,我没看素材不敢肯定,但我自己的操作中其实往往不见得如此。或者有时候,还是拍摄者交流方式的问题。
        最后,“小子,别给我装大尾巴狼,我要的是这个”,您觉得给对象一个这种态度的“杀手锏”好么?我不敢苟同。私底下建立平台是拍每个人都必须做的事情,我仅仅是这样认为。

        我现在补充一点:其实很多侃侃而谈的纪录片很好,比如《战争迷雾》,但是我们可以考察导演在之前做了多少案头准备;比如《浩劫》,那么我曾经和人讲过,《浩劫》在访谈时对于人物关系的排列,谁坐沙发谁坐沙发扶手都是讲究的,这种排列中间让人获得的放松感不能忽视;比如华语纪录片中的《秉爱》,冯艳在多少年以后才能打开秉爱的话匣子;再如《何凤鸣》,同样是前期做了大量工作;吴昊昊依然是一个例外,但在《人民艺术家》中,也可以看到导演本人赤身裸背,一个完全敞开自己的姿态在和拍摄对象交谈。

        博主很快给我回复:谢谢你,小美眉!(把你当作小男孩的事儿很抱歉.) 
        我们现在是被逼无奈,在电视台工作有时候是很悲哀的.领导的要求已经与我们事前的设想相差很远了.时间是大问题,又想尽可能保持我们预期的品质,非常难.
        我说的侃侃而谈是想说那种真实的交谈,和对镜头的不介意;大人物,名人,往往不说真说不说实话,只说空话套话.....而我们受条件限制,做不到深入接触和沉静观察.就要播出了.非常的遗憾和痛苦.
        无意中看到你的博客,知道你的一点背景,很期待看到你的大作...也很渴望能保持这样的交流. 
        暂时不说我是谁好么?我认识你身边很多人,还是这样更方便些.
        谢谢你!

        哈哈,这样一来,越看越觉得是熟人。没事没事,碰见熟人长辈老师……我顿时会噤声,这样的确很好。

        电视台现在成了每个拍摄者都很无奈的一个东西,我不会一意贬低电视台,这样没劲。还是我曾经说过的,我当然希望我们也有NHK这样的机构,做好的纪录片,毕竟电视台的资源比我们好太多,如果他们能够自发自省,这是纪录片行业的幸事——我保持着这种期待,而且曾经看见了陈虻这样优秀的先行者。在电视台内做好玩的事情,是我每次挣钱时最想做的。有过一次比较成功的尝试,这个回头再说,现在我准备出门花钱了……败家啊,终于要换相机了。

        感谢fiona现在的尝试。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你的社会学视野是否能用到剪片子中去?
    回复Henri说:
    其实我觉得我一直在尽力而为。
    现在片子更多的问题反而不是社会学意义的缺失,而是太多义,不像电影了。
    2009-04-06 22:03:22
  • 学校的孩子面对镜头除非头脑特别,一般只说自己的感受,而且不太会考虑这些话所带来的后果
    成年人由于沉浮于名利场中,因此更多时间会患得患失,基本不会去说可能威胁到自己利益的话
    ===============================
    其实我觉得片子应该在拍完时就争取上电视,不然拍这个片子的意义也就被局限了,所以如果不愿意剪的话,不如去别的地方碰碰运气,在根据地的大后方的仓库里等死可不是一个将军应该做的事情
    ===============================
    说话是件很累的事情,话说徐梗荣案的警察局长就说漏了嘴,所以我现在就在等着看那个女生遇害的案件他们是怎么了结的,究竟是会去抓个单身软骨头还是落魄流浪汉?我希望不会是这么一个结局,因为那会是N多年后又一件冤案……

    回复一元钱的杯子说:
    1.我不知道你是否了解学校的孩子,或者看过我的片子,因为事实上我的片子并不以孩子为主体。
    2.我宁愿意义被局限,也不愿意被曲解和被利用,所以,宁愿只放在影展不送电视台,这未必是等死。
    3.对此事没有更多关注,不发表评论。
    2009-04-06 22:0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