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云之南2009春分(四)

    2009-03-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7033326.html

        徐童遭遇了小字报,有观众谴责他并号召各路影展封杀他的影片,拍照的时候还在乐,到外面台阶坐下的时候,他明显沉闷了。

        我们都会遭遇道德问题。或者,禁绝纪录片吧。

        看了吴昊昊的片子,拍了一天,剪出75分钟,这简直是不可思议。胡新宇说,我要和他PK。影展很幽默,比如我的放映是亚平主持,同门师姐妹么;而吴昊昊的放映是胡新宇主持,这就会很无厘头。以至于今天有一幕是两台机器对着正对电话嚷嚷的胡新宇:“你在哪儿呢?这儿放你片子呢!我主持呢你不见了!赶紧出现!”整个放映厅哭笑不得。胡新宇实在是一个相当可爱的人,我说我喜欢《男人》,他觉得不可思议。

        傍晚的时候李老师出现了,在异乡,这已经是两度遇故知。李老师张老师给我带来一大捧花,我成为影展到现在第一个收获了鲜花的导演,太拉风了,太感动了。我带了两支,剩下的放在影展工作台。胡新宇抽了一支往自己的夹克拉链孔里塞,最终没有塞进去,卡在耳边,这是阮小五嘛。

        我很感谢李老师!无以形容,只能说,很感谢,很感谢,很感谢!

        这一场,观众反应热烈,笑得啊……原来我拍的真的是喜剧啊。但是交流环节相对很沉默,都不怎么谈片子,说的都是教育问题。但是我解决不了教育问题啊,我只能说,看,全是问题。

        晚上搜到观众博客评论:武汉年轻导演赵珣的习作《两个季节》引起了很大的争论,作为一个尖锐的校园题材,它荒诞地展现了老师在应试教育下的无奈,因为太真实激活了所有人的校园记忆,颠覆了以往那种“温暖感人”的校园剧情片。范老师、叶老师两个丰满立体的人物,面对学生时的负责态度,私下的无奈抱怨,幽默的言行产生了难以名状的亲切感。观众会拿其中的学生和当年的自己对号入座。以至于有人说,这种也能拍么?(引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6c130100czke.html

        半夜里去找闻一多先生殉难处。我在小巷里坐着,再走下去,是纪念的石碑,闻一多先生倒在那里。我多么热爱这样自由的心灵,这诗人的灵魂、学者的修为。我坐在那里,beifast拍了这张曝光一分钟的照片,我很喜欢。看,路的尽头,在这么久的曝光之后,碑石变成了一片光芒。诗人在那里倒下,他曾写过关于光芒的诗句:是谁制的蜡——给你躯体?/是谁点的火——点着灵魂?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婚宴 2007-03-25
    大病中…… 2006-03-25

    评论

  • 这是谁的博客,很牛啊!
    回复老胡说:
    哈哈哈,胡书记现身!
    追在你背后讨碟的——就是我!
    2009-04-03 08:25:23
  • 一爪一世界
    回复一元钱的杯子说:
    同爪!
    2009-03-28 22:40:23
  • 这哪里是拍片狂,北电男了?
    回复一元钱的杯子说:
    北电男就算了,拍片狂这事还可以坚持。
    2009-03-26 23:57:00
  • 看起来很瘦嘛,瞧这薄薄的小身板。
    回复qiqi说:
    这充分证明:光效是多么的重要啊!
    2009-03-26 12:3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