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云之南2009春分(一)

    2009-03-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6853681.html

        云之南是考研前就开始眼巴巴关注的影展。是的没有太多人知道它,但它的确是我心里最重要的华语纪录片影展。上一届师兄师姐们的作品入围,这一届我的毕业作业进入竞赛单元,云之南真正变得近了。

        前几天前田非要“采访”一下我,采访前一个小时我在办公室嘲讽他:你这个小日本!徐老师哭笑不得,说我们老师不像老师学生不像学生。而事实上,虽然我和前田,以及我们班其他人和前田,逢见面就吵、互相讽刺、拍桌子、翻白眼……但还是相对亲密的朋友。纪录影像似乎本身就有团结人的力量。我们在某种层面上可以超越太多分歧,而在纪录影像的问题上达成一致。

        我回答前田的最后一个问题也许是想了很久的一个结果,也许是一时的冲动,我不知道,但是我很认真地对前田说:我觉得我本人的纪录片创作,会保持高度的不自信和高度的敏锐。

        我越来越笃信,在纪录片创作的时候,不自信是一件好事。

        唯有不自信,才会时时自省和怀疑,才能真正投入到对象的生活里,去揣摩他们的每句话每个动作,再回头想这境遇应该如何表现,我要说的重点到底是什么,我应该怎么说。

        因为不自信,我只好去尽力体贴和捕捉。《两个季节》到现在,收获了各方所谓“温暖”和“丰富多义”的影评。我自己觉得,这也许是拍摄过程中贯穿的不自信得到的最好结果。

        2008年2月和我师父短信,再次存档:

        我的短信:谢老师:我深更半夜给您发短信…当然很抽疯!不吐不快,但愿您这会儿没开机!剪到现在才明白当年的卷子里您为什么要问一个纪录片本体的问题。一度以为我能绕过去,剪到现在才明白创作中要绕过这个问题不可能。而纪录片理论的一切争执和导演的一切游移,其实都是基于对什么需要纪录和什么是真实的不同判断。说到底是个认识问题也是个做人问题。冷静不是来源于镜头方式,而是内心是否抛弃了噱头和投机,剪辑中的一切取舍不仅是基于技术而更多是良心判断。剪得很痛苦,但好像悟出什么了。片子的力量在一点点出来,没有想象的那么糟,我好像开始自信一点了…但是做纪录片是否应该更不自信一些?是否应该时刻自我审视和自我反省并享受这个过程?在剪辑中发现太多可能的走向,我要做的是找到一个最好的吧…谢谢您看我这么长的抽疯短信!

        俺导师回信:收到。在这么深的夜里想这么深的问题,应该表扬!想得挺正确。剪辑的时候还是自信点好,否则会有太多的犹豫,剪定之后可以改,但每次剪的时候都很自信这种状态比较好。你已经回家了吗?武汉还有雪吗?

        我是这样做的,拍得很犹豫,剪得很酣畅。我会这样坚持。

        当年我在武汉的小巷里买盗版纪录片碟的时候,没有想过,今晚我会去云之南。

        而云之南的伟大在于,它一直坚持,它一直很学术,在上一届莫名被禁转战大理之后,这一届堂堂正正又回到昆明,并且在论坛部分给我更多期待。

        我很明白,这个影片在我心里已经彻底结束,我不希求更多虚妄的荣誉,而尽情享受其带来的这种种交流和成长机会,这才是最幸福的。

        我最近听到的一个让自己心一下软了的消息是,进修班成立了纪录片小组,每周一次私人放映活动,司徒老师无偿亲临指导。泪点低得如我这样的,出办公室去红了一下眼睛——其实纪录片是如此有力量,如此动人;而所有的拍摄、放映和发行都如此艰难。

        我想起我在复试时,我的导师在考场上对我说:你要想明白,必须耐得住寂寞,因为剧情片可以不担负任何东西,而你只要入了这个门,就担负着中国纪录片的建设。

        单看这句话又高尚又矫情。其实,大家做得都还算快乐,而且一拨一拨,都在坚持。

        以下全引云之南策展人易思成的文章:

    第四届云之南纪录影像展
    撰文/易思成

    历经“2003立春”、“2005雨水”、“2007惊蛰”,云之南走到了“2009春分”。这些向天空、向大地借来的美好语词,在云的南方成就了一个个电影的“节日”。两年走过一个节令,既是当初一个偶然的选择,也附会着云之南伴随当代中国纪录电影共同生长的愿望。

    这是一个民间影展逐渐走向成熟的时节。北京的宋庄依托小堡这一当代艺术最大的村庄,屯垦出了 “宋庄纪录片交流周”和“北京独立电影论坛” 一年两度的影展活动。虎踞龙蟠的南京,独立影像年度展依托高校和艺术展馆,在学院制造先锋精神,坚持到了第五届。其它如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影像档案馆开展,广州先锋光芒影展……我们有理由期待,今后一段时间内民间影展的繁荣。这些成长,实在都得益于独立纪录影像持续性创作的滋养。然而,影展自身又该以怎样的成长去反映纪录影像的成长呢?

    从作品数量上来说,今年云之南共收到约125部投稿,鉴于作品数量的增长特别是高质量作品的增长,云之南原有的“竞赛”和“青年”的架构已不足以全面和充分地呈现当前中国纪录影像的作品和现状,与其通过简单扩充竞赛单元和青年单元的规模和入选作品数量,增设“特别展映”单元也许是更为恰当的做法,从而即可以更多展映一些资深作者的后续作品和拿奖拿到手软、影展跑到腿软的作品,又可以避免单元作品数量的门槛,把更多的机会留给新人新作。

    从青年单元来说,以往这一单元更多的还是学生作品。既是学生,面对竞赛单元的前辈,多少还有些稚嫩。今年的“青年”,虽然还是新人新作,但作者大都告别了学生身份,不光在年龄,也在作品的品质上基本和前辈们平起平坐了。这一改变,不能不说是某种发展。

    从2005年开始,云之南的“社区影像”单元已存在了两届,今年仍将继续办下去,因为我们把竞赛、青年、特别展映为代表的独立纪录影像作者群体的表达和社区影像村民作者的表达都看做当代独立纪录影像的组成部分。云之南影展的架构虽然已呈现了独立影像的不同组成部分和汇集了各方面的作者和力量,但从往届来看,“社区”和其它国内单元之间基本上都还是各自为营,不相往来。针对这一现状,我们策划了“纪录影像与乡村社会——关于农村在纪录影像中的自我表达与他者的表达”这一特别论坛活动。社区(村民)影像与独立纪录影像的可衔接点在于农村,独立影像作者群体关于农村的表达(外部的眼光,他者的表达)和村民社区影像对农村的表达(内部的表达,自我表达)共同构成了当代中国社会的现实。我们有理由通过该论坛活动,推动纪录影像作者、村民作者、社区影像工作者以及民间组织之间的相互了解和交流。旨在通过邀请相关作者、学者和工作者的参与,通过主题讨论的方式,探究纪录影像拍摄和传播活动与乡村社会的关系,及在社会变迁中扮演的角色。“通过一个平台,让这些不同的纪录影像的实践和相关思考集中展现并相互激发,可以使当代纪录影像的现状呈现得更加清晰,让一些意识变得更加清晰,也许还可以激发出某种行动力(张亚璇语)。”

    和云之南产生之初致力于通过影展活动让纪录影像抵达公众的目标相比,今天的影展如果只停留在放片和作者聚会已经远远不够了。当前纪录影像的发展和研究评论的滞后要求影展活动通过其聚合力释放出也许是超越了自身功能的更大能量,因此我们策划了多个探讨当代纪录影像创作的论坛和工作坊活动,不光通过展映,更要通过研讨,对当前纪录影像的现状尤其是创作做出反应和梳理,从而推动当代纪录影像创作的可持续性发展。这些,是我们在“春分”想做的。

    以上来自云之南官方网站——http://www.yunfest.or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今日二三事 2007-03-22

    评论

  • 我们这学期上方法课也讨论过纪录片的问题。我跟我的老师说,有纪录片导演对我说,我的工作和他的非常像。我还跟他说,我认为那是对我作为一个社会学学生的最好的也是最差的评价。
    回复mujun说:
    这个……
    2009-03-25 23:54:48
  • 希望有个“西湖印象”之类的影展啊,而不是什么浮躁的印象西湖!
    回复Henri说:
    西湖好啊……满觉陇的藕粉……
    为什么我记得的都是吃的咧?
    哦对了,上次我在杭州小晕了一下,差点一头栽进湖里。
    2009-03-23 09:46:14
  • 俺也非常敏锐,然后非常不自信
    回复mujun说:
    所以我们的专业都是合适的。越来越觉得纪录片和社会学很像。
    2009-03-23 02:46:28
  • 唉,下届再过去了。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丛峰见到我第一句话是:汪浩是你的剪辑顾问啊!
    我囧,只好老实跟别人说,因为我不知道“顾问”怎么翻译,所以我把你搁感谢名单了……
    师兄对不起。
    2009-03-23 02:45:09
  • 很强大啊 由衷地祝贺盘子~
    回复说:
    谢谢,欢迎关注云之南!
    2009-03-23 02:4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