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叙事问题

    2009-02-1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5051423.html

        小芯同学忍不住她的好奇,我则忍不住自己的八卦。于是给她发了一段陈年的视频。小芯同学回应了两个感叹句:

        苍天啊!大地啊!

        这是个叙事问题,我们一般都会顺序的去想和说,所以看见一个正太变成如今的模样,无非唏嘘感慨。但问题是这次反了,我们先看见一个人现在的模样,结果突然冒出他正太时候的形象,就往往有坍塌毁灭之感。如此一来,不会感叹荏苒之事,而是像个考据派,想在陈年的东西里寻点端倪——并且获得了相当的窥视快感。

        我于是知道了,如果以后写剧本非得闪回,这闪回不是寻求原因和解释,而是要有冲撞在里面的,要有点不搭,甚至,可以相当不搭——我一定要写个故事试一试。

        顿时觉得自己很有长进。

    ====================================

        这几天想给最近看的国产电影——华语电影吧——写点东西,我想来想去,脑子里跳的是“修辞”这个词。说叙事问题,都说大了,有时候更像是修辞的问题。最近重拾了本科时的很多理论书,读旧书、有新得。唯一的恐惧是我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像个搞理论的人,虽然冠冕堂皇放到外围说的全是创作的事情。

    ====================================

        断断续续在看海灵格的两本书。这是在城铁上,瞟见旁边的用功男埋头在复印的册子里,册子上的文字顿时吸引了我,于是在手机里记下了书侧的名字,回来买。网店下单子的时候才知道,海灵格这两本是畅销书——如果不是有人推荐或者有机缘碰到,别的学科的畅销书,大概是一辈子也不知道其销售红火的,正如心理学家海灵格之于我。

        司徒老师一直想让我进入家庭拍摄,每次问及作业情况催我赶快进入家庭时,我都搪塞过去。说到底,不敢进入家庭是因为我心里完全没底,我不知道进入一个家庭要拍什么。海灵格的书翻看前几页,看起来很机械,家庭序列的排定正和我讨厌的“程式”相类。硬着头皮往下翻,才慢慢觉出其中的趣味来。

        翻看到现在,我觉得三个人很牛,顶礼膜拜之!

        其一是司徒老师。很多次谈及某个对象应该如何拍下去的时候,老头儿总是有些自得地说,我告诉你,如果碰见这种情况,其实应该把关注点挪向谁谁了。这个谁谁其实往往是个外围的影子。我对诸多外围里司徒老师单挑某个影子让人往那儿牵,多少有些不解。或者说不是不解的问题,而是忐忑,就是牵过去了又如何。但是按海灵格的整个家庭序列排列方式去排我们讨论过的那些个案,发现,最后摘出来的那个影子是一致的。海灵格靠理论,司徒老师靠直觉,都能一下子找到决定性的因素。这个很厉害!

        其二是我师父。他一直对我们强调:你们看社会学和人类学的东西,不要管理论,你们只看碰见个案的时候,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的目光是怎样的。这句话实在太靠谱了!最近看的全部社会学的东西,以及海灵格这两本心理学的东西,我学到的最细节的方式是:如何进入、如何提问、如何交谈、如何判定谈话的方向等等。我师父其实强调了两点,一是,咱们毕竟是学电影的,需要的是直觉而不是程式;二是,直觉是可以培养的,而且有个很好的路数可以借鉴,这就是伟大的社会学家们。

        其三是彭小莲。她上次来讲座,剧情片的课是好几节,纪录片的课仅一节。我现在回味她的那节课,于我而言最重要的是后面我们班几个的提问。班长的对象是不治之症的孩子与他们的母亲,他一直在寻找母爱的表达,却没有等到多少,于是相当焦虑。彭小莲登时点出,要拍的不是母爱,而是在这种病症下,为什么母亲们会集体绝望和放弃,拍放弃才是有意义的。现在回味这个指点,真是高妙。

        看起来都是很简单的道理。问题在于拿起机器拍的时候,尤其是我这样糊涂且创作经验不足的人拍摄的时候,简单的道理也是会忘记的,是会被自己的犹疑和焦灼冲到九霄云外的。上面这仨牛人的牛理论,但凡记得一个,拍摄时的目标就会清晰很多,不会到现在还在苦哈哈的改片子。不过呢,反正呢,我的日子还长着呢,现在后悔还不晚。呵呵呵,这样一想就觉得自己是大力水手刚吃完菠菜。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别过…… 2007-02-12
    去年今日 2006-02-12

    评论

  • 我一直觉得好的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都是天生的,看问题的直觉固然可以培养,但更多还是个人的禀赋。但是理论同样重要,理论和经验事实之间的关系,其实进进退退非常复杂。最近我准备写这个东西。做个落了俗套的比方吧,玉不琢不成器啊。
    说的不错。
    回复不怕说:
    嗯。
    2009-02-13 03:42:02
  • 我一直觉得好的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都是天生的,看问题的直觉固然可以培养,但更多还是个人的禀赋。但是理论同样重要,理论和经验事实之间的关系,其实进进退退非常复杂。最近我准备写这个东西。做个落了俗套的比方吧,玉不琢不成器啊。
    回复mujun说:
    等你写的这个东西。
    我想说的“修辞”的问题也在次,修辞其实是个进退的问题,还在想这个道理如何勾连。
    2009-02-13 03:41:41
  • 伟大的社会学家和伟大的纪录片家是一回事,用两种不同的语言去实践自己的心理直觉。就如在《海角七号》里,我看到了社会学的影子,我觉得赵珣你可以从里面采很多料出来呢。
    回复Henri说:
    上升到一定高度后,还真就是一回事。
    我一个学数学的朋友很多次谈及,数学到了高阶,是哲学问题。我不是很明白这里面细微的奥妙,但是这话听起来很在道理。
    2009-02-13 03:40:50
  • 你们只看碰见个案的时候,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的目光是怎样的。
    要拍的不是母爱,而是在这种病症下,为什么母亲们会集体绝望和放弃,拍放弃才是有意义的
    第一个是关于个案的这在操作技术上让理论丰富,第二个是关于敏感和普世价值,一般来说确实是不再需要提示朴实的东西,在这点上拉康比海灵格要独特
    回复不怕说:
    你最近眼里只有拉康啊!
    2009-02-12 09:5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