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纯度垃圾

    2009-01-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4238190.html

        如果一个人有自知之明和丰富的预见性,就应该知道必须在高中同学中营造一个良好的口碑。因为高中时代的外号,是一定会保留一辈子的,会在每一次聚会时提及,会在每一次QQ群的聊天中唤起,会成为一个标签引导大家勾起许多回忆。

        我有一个同学,道德高尚、相当自知、预见性强。所以他高中直到现在十年来的外号是——垃圾。英文名字叫RUBBISH。

        我刚刚统计了一下,在最近一周的同学群的聊天记录中,大家不约而同对他说得最多的一个字是:滚!

        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

        他在南洋当包工头,的确滚得相当远。

        我和他初逢应该是六岁,教室挨着教室。那时他在一个为少年班输送人才的天才班级,而我的娘固执认为我的身体不好所以脑子肯定也不好使根本没让我去考。后来我证实这个班的入学考试题目我都会做以后,就在家一边嚎哭了几天,一边可怜巴巴的站着他们班门口听小学一年级就开始的英语课。奶奶的,姑娘我一个字都听不懂,就看见他们疯狂举手回答问题。那时,他们的课桌是那种带斜面的,而我们的课桌是带窟窿眼的;他们的教室后面是有休息用的床位的,而我们教室后面是有罚站的学生的;他们班最牛的是,他们名叫“八七级早教班”,而我们叫101班和102班。

        在我六岁的概念里,只有大学才可以叫“多少多少级”,所以他们学的一定是大学的课程,我的小学老师们也常常鄙薄我们,大抵是看看人家学的物理化学,你们连个池子灌水都算不清楚。荣幸的是,垃圾跟不上大学的课程,所以他中途被淘汰了。十年后,也就是我们十六岁时,我们在一个班级重逢,我赫然发觉他是那个大学预备班的一个关系户,于是我变成了一个忧愤的人。

        我们再次遭遇时,我在班主任办公室誊写名单,他颠进来说呀你是我同学吧你写名单呢我看看。接着说,我姓任,不姓伍。我看了一下,的确是因为我和班主任的连笔习惯不太一样,抄讹了。于是很诚恳地道歉说对不起哈。

        垃圾对我的道歉是这样回应的:你会不会写字啊?

        我于是知道这个世上有一种人,有一种特征,是为嘴贱。

        垃圾嘴贱的最新标志是,我们一个同学刚添了个姑娘。我们这些同学都一致想要女儿,好打扮,贴心,如愿以偿,三个男生家里三个姑娘,当爹的都兴高采烈。垃圾在群里不阴不阳丢了一句:怎么又是个姑娘?

        于是他得到的只能是一个滚字。但是垃圾很执着,垃圾不滚,垃圾继续说,那“天一”的姑娘岂不是要叫“天二”?不能叫“天二”啊因为“二”是骂人的!于是群里响起了一片咆哮,请他消失。垃圾兀自郁闷——是谁把我在群里的名字改成了“我是猥琐垃圾”?

        其实有时候我觉得,垃圾多少也算个才子。至少那时是班里一群理科男中间还算过得去的,好吧不光过得去,偶尔还有几分意趣。高中时代,垃圾自己也很是自得。有一天我背着书包跟在他和另一个女生后面,看见他春光灿烂手舞足蹈:“我很久没动笔了,今天回去要写点小品。”旁边的女生很是纳闷:“小品啊?赵本山啊?你写小品干嘛?”垃圾于是悲天悯人地微笑了一下。

        我不得不在后面提醒:“你其实可以换个词,比如短文。”至于我跟在后面是怎么听到和看到的——垃圾一直侧着身子,面朝女孩,横着向校门走去……我迄今怀疑他采用这种螃蟹步法是为了让更多人听见他会用“小品”这个词的另一种意思。

        有时候垃圾也会忽视后面还跟着的许多同学,忘记了自己还有向他们讲述词汇含义的必要,而是一溜烟的跑出校门。那年头,还是街机的年代,魂斗罗们横着踢出自己健壮的腿,然后引发了火光和爆炸。垃圾扑在屏幕上踢人,等到OVER时兴高采烈地回头呼朋引伴,发现同学们都不见了。于是他换一个方向回头,看见一个温柔的笑脸。

        垃圾严肃地打招呼:“妈!”

        其实回家挨骂或者挨打都是无关紧要的,我们那个年代的孩子,法律意识不强,不知道父母拿衣架皮带抽屁股的时候是可以报警的。那个年代的孩子,强大的是心里执着的文艺梦想。垃圾也是一样,更何况垃圾还是男生里面文艺细胞分裂得比较快的那种。于是他把这件事写进了周记,而且颇有谐趣。我们的班主任恰好是语文老师,或者应该这样说,我们的语文老师恰好是班主任,所以她关心的不仅有谐趣,还有街机,以及街机少年党。我承认我并不知道此事是不是垃圾捅给班主任的,但的确,在垃圾谐趣的周记后面,跟了一串严肃的脸,其中含认倒霉学生若干,怒冲天家长若干。

        其实我也记不清垃圾对此解释过没有,因为垃圾在班里,一到下课时间,他永远在针对很多鸡毛蒜皮解释他并没有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肖老师是我们的英语老师,他很渊博,有一天上英语课,他讲到了rubbish这个单词,于是他说,这个词在“垃圾”这个本意之外,还有其引申义,比如“废话、屁话”。我们全班转向了垃圾,然后一起练习单词的发音:rubbish!

        那是一段美好的岁月,我们有很多回忆。包括,其实垃圾是肖老师的课代表。多年以后,我们仍不能完全体会老师们的苦口婆心,我们依然笃定,对于肖老师漫长的教学生涯,也许有三年,因为一个课代表的缘故,大概是一场噩梦……

        其实对很多人都是如此,梦呓总会勾连过往,我的过往里最辉煌的经历是我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三,是十二年的语文课代表,而最惨烈的经历,是迄今没有作品传世。而垃圾有!我以前写过这段,现在搬到这篇文字里,给青春的记忆再描重一些——“此同学有一篇文章被班主任引为佳作,我们的语文老师,当年深情读来,至今没齿难忘。故事的开端是垃圾同学骑着飞快的自行车像跨上奔驰的骏马,在社会主义温暖的阳光下开心的上学去,路上买了一碗热干面,那碗热干面面条劲道芝麻酱喷香,更让人心旌荡漾的是卖面的美眉清秀动人,热情温柔。故事的发展是垃圾同学到学校才发现自己损失了两毛钱,卖面女顿时由七仙女变成狐狸精,面目狰狞,手段毒辣,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侵吞了垃圾的两毛钱,让垃圾痛心疾首、悔不当初,整整一天的课都没有上好,在恍惚中错过了很多学了以后要为人民服务的知识。故事的高潮是第二天早上,卖面女孩竟然多找回两毛钱,并深刻检讨自己前日的疏忽,让垃圾感激涕零。结局大家肯定都知道了,垃圾痛彻肺腑地反省了自己品格的低下,恨不得把自己说成是世间第一无耻小人,不过他当然认为自己还是有希望的,那就是他的心灵被崇高的人格道德之光耀亮。”

        垃圾这篇文章于是被大家深深铭记。

        而垃圾显然并不愿意深深铭记大家?高三的毕业照发下来以后,他一边走一边看,还没出校门,他就看完了,然后把照片塞进了垃圾箱。那个塞的动作我记忆深刻。校园里的垃圾箱是那种侧面豁开了一个椭圆的那种,在那样一个小口里面塞进一张还有些尺寸的塑封照片,横也进不去、竖也进不去。于是垃圾把照片卷巴了一下,塑料在晚自习结束的昏黄灯光下发出折断的声响,在夏日的傍晚,听起来像只青蛙。

        我承认那一瞬间我很是心酸,我想我们要毕业了,我要离开这个成长了十二年的校园,离开六岁开始的许多烟尘一般的记忆。我觉得我们也许是得理不饶人,所以垃圾大约不想再看到我们的面孔了。

        垃圾高考的分数不理想,去另一所学校复读,第二年如愿考入理想的学校。于是请大家去家里玩,他妈妈实在是一个温和亲切的妈妈,做了一桌子菜喂饱我们。桌边有一张母子多年前的照片,母亲慈祥微笑,儿子眉清目秀,还是个躺在母亲怀里的婴儿。我们皆去观望,说些恭维的话。垃圾站在我身后说,看我妈像圣母么?

        我既然已经自我谴责了一年,觉得其实同学们牙尖齿利挺对不起垃圾,觉得此时应该给他一些安慰和附和,于是把一个“像”字留到转身对他说。我就不该转身,因为我回头才发现,他贼眉鼠眼一脸猥琐站在那里忍笑。于是那个“像”字就变成了刻薄:“可惜你不像耶稣!”垃圾很失落,说他等的就是我们上当。我的自谴彻底打消,感叹眼前这个人的确嘴贱。

        然后我们这一众同学出门去,我忘了是去干嘛了,总之,有那么一段路,是我们前前后后,沿着老城区的路边漫步。斑驳的红墙和密密的爬墙虎,是我们从小就看熟了的街景。垃圾点了一根烟,其他人依次点上,已经在大学里待了一年的男同学们说起一个宿舍一起喝酒的经历。第一次醉酒,总是男人们值得回忆的一个坐标吧。

        垃圾在之后的几年里,失去了爱情又重新找到新的,辗转在上海,然后去了南洋当包工头。他走投无路的时候也有那么几次了,咬住了牙,没回家,而是滚得更远了。每次回家,都会拉扯同学们一起聚聚,点一桌菜把大家撑得半死。如果让我给垃圾一个中肯的评价,我想应该是:有理想、负责任、敢闯荡——嘴贱无敌、猥琐无限、脑子灌水。

        之所以写这么一篇,是因为这个嘴贱的东西今晚又把我惹毛了。我痛下决心,为其树碑立传,以纪念我们这群同学这十年来与一高纯度垃圾为伍的生活。我突然想起,这些事,其实也是十年前的事情了,高中毕业到今年原来已经有了十年这么漫长,于是猝然伤感,落笔也忧愁起来。

        但是,垃圾同学,你认了吧,就以你今天晚上对我说的这些话,你的确是个彻头彻尾的垃圾,武汉话叫渣滓,英文名叫RUBBISH!

    ==============彻底气疯了的分割线==============

    关于,那张,我内疚了其实有十年的照片,刚才,我,访问垃圾:

    ——还是想问你,你为什么把毕业照塞进了垃圾桶?

    ——哈哈哈哈,那不是我的照片,我的留着呢!那是别人的!哈哈哈哈哈!

    我现在只想说一句话: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未来老妖精 2009-01-22

    评论

  • 还好他还没有在我的QQ上诈尸。我的耳根终于清净了。我现在明白为什么RBC其实女生中算人缘好的,但是大家都不愿意和他有超过友情的下文了。主要就是因为精神上太被虐待,太被折磨。。。。

    萨德现象(Sadism),即施虐症。
    马索克现象(Masochism),即受虐症。

    只有当S和M配合在一起,他们才能河蟹。

    原谅俺们享受不了精神虐待还乐在其中啊。
    回复qiqi说:
    垃圾,请你自己来学习这段话。
    2009-01-23 17:57:25
  • 热干面,美眉,为什么我遇到的卖热干面的是中年臭豆腐西施类型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你认为这厮有可能碰上热干面美眉么?
    2009-01-23 15:13:49
  • 哈哈,我大前天已经把它放到我QQ黑名单了,我实在不能忍受这厮长期以来在QQ上对我实施的精神虐待!!!以前年纪小,总被它边精神虐待,边被它催眠说,我是在为你好,作为一个朋友,说的一些逆耳忠言。就一直忍受着他的虐待了。现在年纪大了,觉悟了,决定把这样长期慢性折磨我心灵,使我长皱纹的嘴贱的人,统统踢出我的视野。让它继续去精神虐待别人,还把此行为冠以道貌岸然之名吧。
    回复qiqi说:
    问题是,我一度把他塞进黑名单之后,他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又跳出来了。QQ难道有一种强制发起对话的功能?我的神呐,当时真是觉得这日子的确没法过了。
    2009-01-23 15:11:30
  • 好像是不可回收的…
    回复qtjx说:
    是的,WALL E都搞不定的那种。
    2009-01-23 15:09:37
  • 那两毛钱的作文太强大了…OTZ
    回复jiazi说:
    我们全班吐了一地。
    2009-01-23 15:09:10
  • 哈哈~逗死了。。。。。哦哈哈~
    抽了~
    回复锅炉的~说:
    谢谢啊!
    你们的快乐建立在我们的痛苦之上啊!
    2009-01-23 15:08:33
  • 这样不好.我QQ上名声还是很不错的.And我诠释了一个伟大而高尚的情操:”以德抱怨“
    回复毛猪说:
    我呸!
    2009-01-23 00:40:42
  • 说实话~~他是个不错的人..还相当不错~~
    回复毛猪说:
    我不是拍悬疑片的,我是拍纪录片的,所以只想向观众挑明:毛猪=垃圾。
    谢谢观赏!
    2009-01-23 00:37:45
  • OH MY GOD!
    It's me! It's me! It's me in the blog!!!!
    回复垃圾说:
    大家可以来看垃圾是怎么抽疯的。我明明是写一段发一段给他。
    这个死人说我高中第一天写的字马马虎虎。
    写得比你好就行!
    2009-01-23 00:3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