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亡诗社

    2009-01-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4036144.html

    前几天大家说起《死亡诗社》。今晚翻出来重新看。

    我纵是知道这片子的矫情,也依然喜欢。今天看到结尾,还是热泪盈眶。

    很多师范院校的入学教育放《一个都不能少》,为什么没有放《死亡诗社》的呢?

    不过,我完全相信,这片子教会一些人的,一定是犬儒。

    因为理想是会要人命的啊……

    这是我想改编的电影之一,我一直在虚构一个开头——一群高一新生郁闷地发现他们的班主任是个刚从师范毕业的语文老师,当然当然,数学英语理化老师来当班主任显然更容易捞到高考的分数;这个年轻人倒是充满了兴奋,他翻开课本说,看,我们可以开始一场文学的旅行。

    这时一个十六岁眼镜男说:“莫装逼,装逼被雷劈!”

    呃,这样骂人的话我总是说不出口,只能在剧本里写写。

    我喜欢罗宾·威廉姆斯的一个原因是,他长得像杨鸿年。

       

    对啊,我最花痴的国内指挥家,当然是杨鸿年。我前几天和人扯起“目光”这种不靠谱名词,我说我是目光控,我抗拒锐利的目光。而罗宾·威廉姆斯和杨鸿年这样的目光——虽然他们其实长得很锐利——但目光淳厚冲淡。

    我看到这种目光就会色令智昏,谢谢!

    扯远一点说个视听的事,为什么别人在人堆里安插一个领掌的就知道从背后拍呢——参见《死亡诗社》和《闻香识女人》。而我们的导演拍一个领掌的一定要正面拍这人的跃跃欲试,看啊看啊,我安排了一个托——参见《和你在一起》和《我的兄弟姐妹》。

    说起来,俞钟算是……呃……这个渊源怎么算呢?一个中学音乐老师的学生,一个系读研,算是师兄啊。我还是忍不住咒骂他这片尾傻到可以去死的掌声。

    就这种,一个老师坐在学生们中间的图景,我总是可以看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年关 2012-01-18

    评论

  • 高二在班上放这个片子,看到伊桑霍克被逼出那首"舌头毛毯"诗的时候,我们全班热烈鼓掌一分钟,看完后更加讨厌我们的语文老师……
    回复三儿说:
    你们语文老师真可怜!
    2009-01-20 15:19:17
  • 嗯,每次看到这类片子,总能飚泪~看放牛班的春天也是~
    回复甲子说:
    我忍不住把开心网那边的评论转过来——

    师姐大美女:我还不是不理解它为什么矫情,我顶多觉得彼得威尔有些被好莱坞浸染,但依然理想化得真诚。

    东东:俺就觉得这个片子极度娇情,极度恶心!
    连着《美梦成真》,还有个什么类死地片子,罗宾·威廉姆斯是我最恶心的男演员,从内心底出散发出一种自以为是的傲慢,假,裹以谦卑与真诚散发出来!
    我敢打包票,此演员极度自恋!

    师姐大美女:我就是听你们家老头说过你极度厌恶这部影片以及威廉姆斯

    我自己:to东东——我就是因为听你们家老头说你极度厌恶这片子才掏出来又看了一遍的……

    还是我自己:还有,我喜欢罗宾·威廉姆斯还是因为他实在太像杨鸿年了。我喜欢长得像唐老鸭的人——而我喜欢唐老鸭是因为它和我一天生日——现在讨论彻底陷入无厘头了。

    ……寒啊,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2009-01-18 14: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