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论·生气·偷窥

    2009-01-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3813054.html

    终于在淘宝买到了一直想买的书,跑去机房和台湾同学说不必麻烦她带了。

    《纪录与真实——世界非剧情片批评史》,Richard·M·Barsam著,王亚维译,远流出版社。

    写史是一件艰难的事情。一般来说,批评史会很有趣。曾经听了一学期当代文学批评史,很好的课。

    今年的考研理论卷子里,最搞笑的部分是每个人都写:“大勇对小潘这样说……”

    我怀疑很多人看到这题会笑场。小潘总是扮演一个糊涂ing的角色。

    有一天他对一门“不说人话”的考试表示愤慨,我和他争论理论建设的必要性。

    我在很大程度上是依赖理论体系的。而且向来对体系的建构非常景仰。

    总觉得这是聪明人才能干的事情,把现象抽象成逻辑和概念,在我看来需要强大的智慧。

    而现在的专业,所谓创作,是把理念落实成细节,我时时觉得无能为力。

    今年考研,有一道选择题是关于mocumentary的解释。

    终于知道题目以后,回家下载《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之前我一直打不起精神看这片子。

    关于专业,其实我相当迷茫。

    比如一篇论文,我写完它之后,它有什么存在意义呢?

    晚上倒是很有精神的生气,自己和自己怄气,是我自虐的方式之一。

    今天突然觉得时光黯淡,所以就生气了。

    看金球奖的名单,终于有人良心发现把“The Reader”直译成《朗读者》。

    《生死朗读》不知道是谁一时矫情,总让我想起《生死抉择》这种片子。

    我会因为这种无厘头的愤怒而拒绝看一部电影。好了,有了新译名,我可以去找碟了。

    我要在未来两天去电影院看《赤壁·下》和《闪电狗》,我想念电影院,想念黑暗。不管里面放的什么片子。

    脚伤了,瘸进跛出的。

    所以我和自己生气。明明是穿了很久的靴子,为什么在一个莫名其妙遭遇故人的晚上会磨伤我的脚?

    不是磨破了脚后跟,而是拧了跟腱。

    那么,明天那个展览到底去不去呢?

    邀请我去看展览的是不认识的人,关键是看展览附带了别的活动,因此两天来被许多人调侃。

    我忍无可忍,昨天扔了铅笔喊:“师父,师姐欺负我!”这也算一个笑点,一屋子人都狂笑。

    师姐对此毫不在意,今天继续调侃我。

    而这个展览又比较勾引人,这是个问题啊。

    今天打开做展览的那人blog偷窥。偷窥不要紧,就怕见熟人。

    如果你的记性好,还记得我在某篇文债后写了一段题外话,说我拍过一个又弹古琴又打太极的活神仙并惨败而归……我在这个blog的左侧,赫然发现一个链接相当面熟,点开看了一眼,活神仙的名字和照片凛然出现在面前。

    世界太小了点吧……爬出去吐口血。

    更可怕的是,现在我的耳机里,是《中国音乐大全·古琴卷》,我刚刚觉得有一段很爵士。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女生视野 2005-01-13

    评论

  • 一个烂片子,他失去了早先的对暴力本身的兴趣也失去了早先对黑道义薄云天的浪漫幻想,完全堕入到一个庸俗导演对知识的迟钝中
    回复不怕说:
    回头我来细说最近看的这些烂片。
    2009-01-17 08:46:48
  • 《赤壁·下》我看了。老吴串改历史情节也就罢了,又改得不大真实。其实历史记录本身也没说清楚,赤壁一战曹操是如何稀里糊涂吃了败仗的。其实大火烧起来,曹军完全有时间退到岸上。《赤壁·下》中小乔亲赴曹营,给曹操上了一趟茶艺兼哲学课,她深信自己的容貌德行足以感动阿瞒,让他退兵。
    回复luoning说:
    我……觉得,下比上好。
    2009-01-15 17: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