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年伊始

    2009-01-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3316802.html

    一月一日第一条短信,来自妃妃。不参加辩论很多年啊……当年在辩论队同吃同住的妃妃,在京、一度在学院路、没有联系也很多年。结果我用了一个相当无厘头的方式找到了她的电话。

    八年前辩论队集训的八个人,现在在北京的四个,在深圳的三个,只知去向,联系疏淡,还有一个去向都不知道。那一年我受了刺激,从此远离辩论赛,如今说话之无逻辑无信心无学理,都是被刺激的结果,脑子刺坏了。

    一月一日下午,第三次去后海。第一次是同学的夜戏,冻得半死;第二次是中秋。想起我师父常和我们提起一个在后海的冬天发生的血腥少年故事,我认为我应该在冬天的白天去一次且看见湖面,于是就去了第三次。鉴于我有随时把自己摔死的潜能,没有碰任何冰面,给一个冬泳的人鼓了下掌,就回家了。

    这天的晚上和紫菜毛猪聊了一会儿。他幸福得冒泡泡了。这个失恋颇有一段日子的人,在08年的最后一个月遭遇了“电光石火的爱情,奢侈得像一场梦境”。很好很好啊!又一个人摆脱孤独!

    和尚……和尚的思维果然与众不同。半夜发来一条短信。“慈云轻抚春光暖,戒香淡笼明月辉。菩提明镜禅心在,无量福祉伴圣归。”彻底被短信吵醒睡不着了,我对这位师父是相当之无语。谢谢他的祝福!

    今天早上我见到了张虹。几乎和我想的一样,我们坐下就开始聊纪录片,一直聊到我离开。香港现在的状况可能比我们还要糟糕一点,总体上,面对的问题也都差不多。张虹的《中学》是我反复看了多遍的片子,她依然在关注教育,目光转向内地。今天她问我,你在哪里看到的《中学》呢?还有我别的片子?我大窘,说,啊,这个,盗版,淘宝。

    更窘的是,她指着自己的片单说,你看这几个片子,我新拍的,可能今年就有盗版啦!然后她又说,你们的环境还是比我们好多了,大陆找盗版纪录片比在香港方便得多。

    我和她的后期制作方法有很多相似之处,拍摄方式则完全不同。说到和拍摄对象的距离问题,她主张一定要远一点、陌生一点。这个主张和我们一贯的看法不太一样,我部分赞同。我总觉得,时代又变了,现在再说摄影机的侵入性,实在是很过时。反而,摄影机拉近了我和许多人的距离,如果不是我举着个机器,他们不会对我倾诉——因人而异、因人而异。

    在某种程度上,这还是陈虻的功劳。

    下午回家踏实睡了三小时,很久没有这样睡过觉,困得不行了还能在清晨五点准时惊醒,见鬼了。更见鬼的是,我在梦里一直在背不同词家的《八声甘州》,之颠倒错乱脱漏一直在梦里纠缠——这么说还是没睡踏实。

    前几天师兄说起我才知道,镜像中国邀请了一批独立电影人对08年的影片进行推荐,感谢朱日坤和汪浩推荐了我的片子。

    全文见此:http://sinoreel.com/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480 仍在不断更新中。我的片子他们这样说:

    汪浩:
    剧情片没什么可说的,虽然比去年有所进步,但在独立纪录片浪潮式发展的对比下,这种进步和没有几乎没有区别。
    纪录片《两个季节》:温暖、自如、恰到好处的节制、丰富多义的内涵,一部关于教育中人与人的关系和孩子们的社会化成长的作品,是目前这一题材的作品中最好的。

    朱日坤:
    既然是“推荐”,我想就应该避免去评什么最好或者五佳十佳之类。可能某一点带给我的触动,使我感到这或许是一个值得一提的作品。越来越感觉到所谓艺术的追求的虚妄,以及这种虚妄下人的人的悲哀。以此作为一个年终的感慨吧。
    纪录片《两个季节》:我说不了解的现状有无数之多,这个阶段的孩子的教育也是其中之一。如果作者在剪辑上能老到些,我认为会更是一部有有冲击力的作品。

    最近让自己最高兴的一件事情是很多东西突然想明白了一点路数。上礼拜坐地铁,身边有人在看一摞复印资料,我瞥了几眼发现极好,记了书名回来购得,《谁在我家:海灵格家庭系统排列》,同时买了海灵格的另一本。这是本心理学的书,如果不是偶然碰到,我绝不会知道心理学有这么一个大流派和畅销书。心理辅导的方式不是我需要的,我的启发是如果一个纪录片导演进入家庭的话,首先可以进行家庭系统排列,这样能迅速准确地把握对个体拍摄的方向。

    我以前不敢进入家庭拍摄,因为心里没底,现在心里略微有底了。同时,我发现像蒋樾、冯艳等导演,他们直觉的部分多么敏锐;以及,另外一些影片,也许可以更精彩和深沉。司徒老师是强人啊!他上周对我谈到一个影片的具体处理时,说的话就是我在这本书里的启发,一回事,不过这本书更细致的提供了观察方法。

    我曾见过一个教社会学的老师,他对电影学院的学生进行了无情的鄙视。虽说我完全不认同所谓“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这种一棍子打死人的绝对说法,但这句话在这位老师身上还是很恰当的。连学生是什么人要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来念了念社会学基础教程就鄙视学生不好。纪录片是要带着社会学的目光和一些方法,说到底这些目光也好方法也好还是为影片服务的,在这个语境里的纪录片,还是更偏重电影而非文献。我要是上他的课估计……呃……旷课的课时差不多也够开除了,寒。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太可怕了.但是如果真的有那天.我欣然接受!
    用<卖拐>最后范伟的那句话:"谢谢~~~哦~"
    回复毛猪说:
    唉,猪同学,你还是做好心理准备的比较好。
    你也知道原高一三班同学都不是省油的灯,你更知道你有多少段子落在同学们手里。
    祝你平安!
    2009-01-02 22:10:57
  • ...背后说人是不对滴~我承认我很幸运. 老天如此眷顾..只有笑纳+珍惜了.
    回复毛猪说:
    你这个垃圾!只许你放火不许我点灯。自己把照片传得嗖嗖的,重开了博秀甜蜜,还不让人说了。
    其实你是想等同学们看了你的博一个个去问,然后你就可以秀一次两次三次,膨胀自己的幸福感,哼!
    当然我承认你现在需要膨胀,很好很好!

    那个,毛猪同学,鉴于同学们曾经准备在summer的婚礼上朗诵“追求啊,追求”,你说你的婚礼要不要我们搞个关于《热干面和两毛钱》的情景剧?

    请大家瞻仰传世之作——热干面与两毛钱的故事: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454993.html
    2009-01-02 21:57:45
  • 毛猪恋爱了?大消息啊,快点八一八!!!
    回复qiqi说:
    完全是俗套青春剧的风格。
    两个在异乡飘零的年轻人,突然发现他们来自同样的地方,有同样的成长经历,甚至……两家原来早有交情。
    你去看他自己写的吧,锁博锁了这么久,兴高采烈的重开了。
    我还是很厚道的,既然他自己都爆了,我再爆一爆无所谓,所以加上了这一段。
    所以,他现在的心情和那些剧情一样,是愉悦、飘渺、安详、甜蜜的。
    偶们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老情节还是很让人高兴的。

    但是!
    但是啊!
    垃圾猪本色不改,为了勉励我,他说:“周慧敏还是嫁了啊,女人都难逃归宿……”
    这是什么例子!我呸!
    2009-01-02 21:2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