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阴在这里驻足过——我的二曜路记忆(上)

    2006-09-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234350.html

        搬来二曜路的时候我是两岁十个月,明天我要回北京上学了,等到冬天再回武汉时,家已经搬去新居,现在的我是二十五岁三个月。这样算来,我在这条街上差不多走过了两轮生肖更迭。

        一元路、二曜路、三阳路、四唯路、五福路、六合路。因为路名中数字排列有序,在武汉,这几条路几乎无人不知。下面先引用一段资料来说说这路名的缘起吧:

        汉口江边这六条路原是德租界内直通码头和沿江大道垂直的道路。德租界时期,这六条路具有双重名称。对德国人而言,这六条路是用德国殖民者的名称命名的。皓街称为奥古斯都街(Augustastreet),福街称为维多利亚街(Victoriastreet),禄街称为乌特森街(Utsenstreet),寿街称为尼恩街(Nienstreet),宝街称为夏罗特街(Cnarlottenstreet),实街称为多罗逊街(Dorotheenstreet)。很有意思的是,对华人而言,德租界却采取了另一种命名方式,六条街的德语音译稍加改变,配上符合中国风俗习惯的吉祥字,使路名具有了浓厚的中国民间风俗和喜庆的意味,这就是皓街、福街、禄街、寿街、宝街和实街。

        据《武汉地名志》记载,1926年国民革命军进入武汉后,国民政府将此六条路赋予了新的涵义。取“一元复始,万象更新”之意,将皓街更名为一元路;取“日月光曜”之意将福街更名为二曜路;取“三阳开泰”之意,将禄街更名为三阳路;取“礼义廉耻,国之四维”之意将寿街更名为“四唯路”;取“寿、富、康、德、命称五福”之意将宝街更名为五福路;取“六合同春”、“天地四方为六合”之意将实街更名为六合路。长期以来,大凡涉及到此六条路名的文章都依照此说法行文。似乎已成定论。

        近年,笔者所在的《汉口租界志》编写组通过查阅大量的文献资料和历史地图,发现这种说法实属以讹传讹。德租界是1917年收回的。1918年,租界内的名称曾有过变动。虽然目前没有确实的资料来论证这六条路名就是1918年更改的,但阅读1922年5月湖北陆军测量局绘制的《武汉三镇街市图》,这六条路名已经赫然存在于地图之上。因此,完全可以这样说,这六条路名并不是国民政府命名的,它出现的时间比国民政府到汉的时间早了4年。

        所以,我居住的这条小街,也有过维多利亚街这样洋气而不可一世的名字,也曾经是老百姓随口叫出的“福街”。20世纪初的汉口,一度被称为东方芝加哥,这个名称来自孙中山先生的设想,他在《建国方略》中谈及武汉,期图“有纽约、伦敦之大,成为‘东方芝加哥’”。这是个充满了冒险和浪漫的都市,野心勃勃的占据着长江汉水的温柔,占据着龟蛇二山的沉稳,占据着白云黄鹤的传说,占据着屈原李白的往事……

        而二曜路不是这样的,和两旁一元路和三阳路作为交通要道的挥洒气派相比,二曜路沉默内敛,淡定自如。

        我的记忆还是从小街的一头——长江说起吧。

        汉口的主干道是平行于长江一层层铺开的,从上游向下游延展。沿江大道就是这些主干道中的第一条,与二曜路交汇的主干道还有中山大道和解放大道。如今的汉口江滩是绵延十余公里的美丽公园,而我还记得曾经的滨江公园只是从一元路到三阳路的短短一截,其余广阔的堤坝内,是密密麻麻的客运和货运码头,人流量最大的便是一元路口的粤汉码头。那些驾着机械推车的码头工人是我童年的偶像,他们站在突突的推车上,前面堆起满满的货物,好不威风。每年长江汛期,堤坝闸口便被水泥板、沙石、麻袋层层堵上,我们站在二曜路口指指点点,猜测江水涨到怎样的高度。等秋天水退了,大家进堤坝里面去看水痕的高度,惊叹不已,记得九八年的洪水,江水离坝顶不到二十公分。那年国务院紧急调来海军陆战队抗洪,其实,武汉人对于洪水是无畏无惧的,大武汉的每个夏日,都如往常一样买菜做饭、扯皮打架。秋天的沿江大道,有不知何时开始的菊展,小学时代的每个秋天,都被老师带着和同学手拉手排成队去看菊展,回来照例是要写篇作文的。如今春秋两季的花展,搬到了江滩公园内,比当年沿街的菊花更是美丽得多。

        沿江大道的二曜路口,曾经是辉煌一时的武汉食品厂。小时候喝汽水二厂的冰镇汽水,吃食品厂的葱油饼干都是很让人开心的事。食品厂的饼干似乎总在记忆里占据着一个无比喷香的地位,是如今的威化曲奇都比不上的。我爸爸那些莫辩真假的童年故事里,则永远有他拿竹竿绑一个汤勺站在食品厂外偷糖稀的一段英雄事迹。食品厂的倒闭是一瞬间的事情,一瞬间那些饼干再也没有销路了,一瞬间再看不到门口刚从冰库出来裹着厚棉衣晒太阳的工人了,一瞬间那座烟囱被拆掉了……一瞬间,食品厂变成了福盛酒楼,福盛酒楼又匆匆的关门,这一角终于被圈进市政府大院而成为武汉市信访办。

        街的这一侧如今是武汉市公安局经侦处,以及一长溜的公安局宿舍,我们家就蜗居在其中一间房子里。建国以后武汉市公安局的第一处办公地点就在这片区域,如今的市局早迁进很远的大楼,而这里成为公安局的离退休老人、职工和子女生活区。一栋楼都是系统内的熟人,邻里关系也就格外的好——虽然这可能是顾忌彼此在单位的面子。常常有老人喋喋不休的对我讲:“你爷爷当年南下进公安局的时候啊……”又一段听了无数次的老故事。因为有了公安局宿舍,这条街一度可以夜不闭户,大家都觉得贼怎么会来这里偷东西。而90年以后,连公安局宿舍的自行车也丢得不可计数了,于是这条街几乎每个人都感叹过世风日下。

        曾经有一个好心的孟奶奶在这里居住过,她敞开她的书柜让我们去借书,初中时代每周我都去拿一本名著回家,就那么浮光掠影的读过了一部文学史。后来也有人给她捐书,若与她的藏书重合了,她便慷慨的送给她喜欢的孩子。我有幸是其中之一,现在书柜里一整套《莎士比亚全集》和四卷本的《鲁迅选集》都是孟奶奶的馈赠。她离世时我恰在外地,终于没有去送别。

    http://www.cnhan.com/gb/images/2005-08/23/xin_280802231522093186619.jpg

        公安局宿舍旁曾是皮联宿舍的平房。皮联宿舍是二曜路上最被人蔑视的居民区,他们不像公安局宿舍的楼房严整,也不像老的德国租界房屋经典,一片杂乱不堪的平房住着一群世代相传的皮革产业工人。我几乎每天都可以从自家阳台上看到皮联宿舍夫妻打架、婆媳对骂。红顶灰墙的陋房间,男人们赤膊搓着麻将,女人们穿一身花布汗衫裤头招摇,孩子们则黑瘦而精干,运动能力极强的样子。

        几乎每个公安局子弟和老城区孩子都被告诫不要和皮联宿舍的孩子玩,我小时候也是怕他们的。小时候日日练琴,琴声也会传进楼下平房。有次背着小提琴从皮联宿舍门口过,一个孩子远远指着我笑着,做出拉琴的样子,我竟然吓得拔腿就跑。如今皮联宿舍已经成了高楼,规模远压过太陈旧的公安局宿舍和老城旧房,但依然是二曜路一带打架打得最凶、骂人骂得最难听的一片,昏黄的路灯下,街坊或夫妻拔刀相见的场景还是屡屡上演。也只有皮联宿舍的居民,在出殡时会请鼓乐班子来演唱,晚上的哭丧和清晨的哀乐总让我毛骨悚然。

        我的一个小学同学是皮联宿舍的孩子,留了两级到我的班级,快毕业了也不太会算20以内加减乘除,后来毕业考试是老师命令大家给他递纸条才过关的。念到初一,他就坚决的辍学了,和他爸爸一起拖了一段垃圾车——那种老式木箱的垃圾车。再后来,有两次我看到过他在一堵老墙后面露出两只眼睛盯着我,然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不知道他如今过得如何。就是一条街,也往往分个等级,皮联宿舍是二曜路最卑微的那级。而事实上,他们也许是活得最率性而洒脱的一群,没有公安局宿舍的故作严肃,也没有老城区居民的堂堂礼性,该骂娘就骂娘、该醉酒就醉酒、该打老婆就打老婆,他们活得平庸而轻快。我也在想,如果不是与这样一群居民为伴,不是看过这样自然百态的市井生活,我也许不会选择中文和纪录片这两个专业。

    http://www.cnhan.com/gb/images/2005-08/23/xin_2808022315225461597310.jp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气定神闲 2007-09-04
    悟到 2005-09-04
    乱语 2004-09-04

    评论

  • 说实在,我一直不知道有二曜路,只知道一个一元路,是这个暑假你让我上你叫说到二曜路,我才知道还有这么条道。而且还是那么熟悉的地方。去过多时,去不曾知其名啊!惭愧惭愧!你说的那个儿童乐园,以前在车上经过的时候总想去玩下,可总也没有去,直到它一直不存在了我却还是没有去过啊!
    回复cici说:
    咔咔,其实硚口我也不熟。
    2006-09-06 16:56:31
  • 在印象中你应该是学的二胡,但此篇又成了学小提琴,如果是都一一学过了,那是相当厉害(请以宋丹丹标准音读之)哈哈
    回复无名氏说:
    二胡是从来没有学过的呵呵。
    2006-09-05 18:49:44
  • 我以为公安局的办公楼,应该很气派宏伟的,没想到朴素成这样,还是照直说吧,其实我想说的是破旧,而且居然还是经济犯罪侦察处,这样的情况在今天真的已不多见了,很难得。

    武汉在我心中的映象有些太过市井剽悍张扬了,但人大多很热情,很少做作,还有武汉的早点很多,蔡林记的热干面不错,本人脖子较粗,所以不觉得难以下咽。如果以吃热干面为标准,估计我是一个例外的冒牌了。
    回复无名氏说:
    哪里是破旧啊,破败!破烂!不过有意思。
    2006-09-06 09:17:30
  • 虽然你们是在长江中游,我家在长江下游,但是我小时候也是每年会去公园看菊花,然后写老师布置的作文。

    对武汉姑娘的印象,就是中学一个同学进了外交部,然后娶了同是学外语的武汉姑娘,在同学录把两个人的结婚证给贴了出来,还夸赞热干面。使得我一度对于什么是热干面很好奇,等终于有次在北京学校附近吃到,才觉得或许真是有爱屋及乌之嫌疑,我觉得也没他说的那么好吃啊,瓷盘子莫怪。
    回复加洲之梦说:
    呵呵,你觉得热干面不好吃太正常了啊,判断是否武汉人的一个标准就是热干面呢,外地同胞其实大多是觉得难以下咽的。
    不过,北京九头鸟之类地方的热干面其实也不太正宗就是了。
    2006-09-05 16:2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