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始琢磨开题的事

    2006-09-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209928.html

        二年级最伤脑筋的事情就是开题。上学期期末,几乎每个人嘴里都念叨着开题两个字,上届的着急,我们看着着急。

        比起其他院校,电影学院的开题格外严格,导演系更是严苛,原因很简单——毕业作业学校是要几万几十万的投钱的。

        纪录片方向让故事片方向同学羡慕的是永远不会有老师用“人物不符合逻辑”或者“情节设置不合理”这种话一棒子打死。

        而我们羡慕故事片方向的原因是,创作过程中永远可以得到有效指导,从剧本创作到后期剪辑,青影厂和导师是要层层把关的。而我们纪录片最容易出现的恐怖问题就是,突然拍不下去了。上上届的师兄,居然发生了拍摄对象失踪的事件,亏得他后来在结构上做文章,巧妙挽回了,否则毕业证学位证估计都会成问题。这事情想想也让人觉得害怕。

        但是干脆用论文而不是创作毕业似乎又让人不甘心。

        暑假里居然连拍三个完全不同的题材——天兴洲的西瓜没了,大桥工地终于没有上去;古德寺拍得心烦意乱,不知如何继续,中途放弃;最合适的是初中这个,但是要跟踪三年的话我就该推迟毕业了。算下来现在手头的题材没有一个可以开题当毕业作品拍的。

        初中这个,好玩的事情和好玩的学生慢慢的都跳出来了。章老师班上一个男生实在让我哭笑不得,整个一超级活宝,准备跟踪。而一早我就看见叶老师女儿满脸不高兴的样子,不知道小姑娘为什么赌气,接着发现老师们的分班结果是叶老师终于要教自己女儿了,他也比较郁闷,这对父女也有戏看。

        曝光依然是个问题,实在没想到武汉夏天的阳光可以如此歹毒。室内拍摄,收光圈人就看不清,光圈稍微开大一点,窗户就全毛了。更不可思议的事情是我今天进的两栋教学楼三个班级窗户都不是一个方向,光居然全都疵了。阳光到底从哪个方向来的?

        我如果拿瓶凡士林或者碧丽珠去把要拍的班级窗玻璃全涂一遍,班主任估计是会找我拼命的;糊硫酸纸也太不现实,糊三五天我也糊不满十六个班的窗户,估计糊好了学生也给拽了;室内补光是不可能的,我没有灯,纪录片也不适合打灯。现在唯一的指望是这两栋教学楼未来会装窗帘,而现在就将就着拍吧,在毛掉的窗户和黑掉的脸中间寻找平衡。

        我记得有次画面老师说他在棚里拍,给演员围了24个灯,光圈收到16效果很好,大家都狂赞。结果我现在是1/64的灰片,光圈16,阳光下还是白花花的……比24个灯还强的太阳光……谁有办法解决一下这个问题?

        今天拍着突然想起一句话:景别决定一部电影的品质。军训部分我还是很注意景别的,为一个大全差点没在操场上被晒死。但军训相对全片而言,仅仅只是一个过场,现在进入室内,景别有点让我头大——又不是摄影棚,可以拆一面墙,教室里可以让我布置机位的角落太少了。

        一堆让人头大的事情。然后开始翻各地社区八卦新闻,看看有没有能让我开题的选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9ciff 2009-09-02
    转让一套书 2009-09-02
    五迷三道 2006-09-02
    很有点压力 2005-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