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偶然

    2008-11-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1699709.html

    idee是八年前的辩论赛遇见的,后来自己在家做甜点,搜“琼脂,冻”居然把她搜出来了,红酒玫瑰冻!

    两年前拍一个练太极拳并弹古琴的人,后来终于拍不下去了,有朋友对我说,你去看看《逝去的武林》,一直没买到。几个月前才知道作者是本系老师,于是我去讨书,结果人家送我的是另一本,没脸再讨了,囧。

    有一次写了一篇影评,导演不经允许就转载了,些许有些不爽,今天看排片表发现我会遇见这位导演,唔,怎么和他打招呼是一个问题。

    我一直很喜欢一个作家,后来竟然接洽到了,然后何老师对她说:作协的都是官僚云云。作家不高兴了,说你们不了解作协云云。于是再也不喜欢这位作家了。前几天姜老师在办公室看见我在看的书,闲扯又扯到这位,姜老师说:以前的她的小说都是电影,现在她的小说都是电视剧。

    让学生见了同班的晓世,学生说被秒杀。

    把和尚的电话给了师兄。

    刚骂过一个导演的片子,这个导演就每周见到一次……我只好埋头装作没看见啊没看见。好吧,我决定如果还会碰到的话直接说——烦死你的片子了!

    前田对我说:你不要太激动,你以后万一还去广州纪录片届混呢?我直接回答:就是不去!结果前几天一个广州的影展我还是寄碟了,自己打嘴啊,没有入围——应该是偶然,因为班长也没有入围嘿嘿。

    转天传说中的策展人来办公室要一个电话,我问:老师,那个影展到底如何?老师回答:啊?那是什么影展?

    前田看见我在读《湖北抗日战争史》,说:这本书很多夸张吧哈哈哈哈,什么一把刀砍几百个头什么什么。直接回答:滚!你个小日本!

    在民族问题上没有什么可商量的。再听到这种话还是一个“滚”字叉出去。

    让他“滚”完后没几天,在老朱那儿又给他电话:你几点到?我先撤了啊!

    叶老师和我说49中有学生自杀。橘皮不敢置信的来核实情况——原来当年他们实习小组是在49中的啊。我只记得回校以后说起实习时的琐碎,董寅抱了一个熊坐在台阶上要送女朋友……等等。

    我在五道口城铁等车,背后一个武汉话的男人暴跳如雷在说:就在二曜路路口就有一个银行唦!我没有回头,我想家了。是的,那里有一个建行,还有一个汉口银行,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个。

    城铁坐到某站,张磊来一个电话,问我胶片翻底的问题,我结结巴巴捋了半天,最后说你还是问刘祥吧。张磊是在一个学校一起读了九年书的同学,刘祥是现在同事。

    老梁同学居然在武汉军训,给我来个短信:现在华中师大还有什么可看的?我说,桂花谢了,但美女很多。他说他买了一本《汪曾祺散文选》。那么他应该走到图书馆老馆了,文学院的二号楼就在旁边。

    而三号楼就在背后,idee,今天突然写这些偶然的碰撞,是因为我可能可以联系上妃妃了,当年她的专业教室在三号楼,当年你们俩是那次辩论赛最让人惊叹的两个美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5-11-23

    评论

  • 母女两人,母亲的生日是5月12日,因为家境不好,她从来不过生日的。那天,女儿被埋在废墟下,两天后挖出,身下压着作业本,上面只一行字:妈,生日快乐,谢谢你把我养这么大。
    母亲说:我以为伢这么小不懂事,我从来不晓得
    她捂住嘴,单薄的夹衣半敞着,在寒冷的空气里,泪流满面。
    我沉默的看着她,骂自己为什么要拿起她女儿的相框


    安徽河南等地来了一些志愿者组成一个工程队帮灾民造房子,不久,镇上领导找他们队长说:以前在这里做工程的,是要跟镇上有所表示的。
    队长苦笑着问我,怎么办?
    我沉默着,想不出来


    在荷花池批发市场采购棉衣,一个女子, 涂着鲜艳的口红,干练的说:这个款式180。我说:批发多少?她说:160。我从厂家拿就是这个价了。我沉默。她说:你是自己穿还是单位发福利?我说:赈灾用的,送遵道。
    她急忙说:65一件。见我没有表示,急急的说,这个真是进价,托运费用我出。灾区的事我不会赚你的钱。
    她跑来跑去拿衣服,使劲塞进包里。
    我沉默的看者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也是偶然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我不得不感叹:神通广大的和尚啊!
    感谢释宽文师父!
    2008-11-25 16: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