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了两天伊文思

    2008-11-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1552788.html

    上班、晚上奔资料馆、回家继续看伊文思的相关资料,这两天基本没睡觉,居然还可以很亢奋。

    昨晚看见李嘉老亓小芯排排坐在前面,感动啊!剧情片的同学放弃学校正放着的007在寒风里奔赴资料馆,如此支持纪录片的,实在很少。今天吴亮也加入。

    =============================

    《四万万人民》

    伊文思在武汉等待了几个月,终于获准拍摄,东奔西跑折腾出《四万万人民》。
    据司徒老师说还有一个更完整版,“看到会震死你”,可惜我看不到。
    史料意义大于电影意义的片子。
    如果让我自己拍这种东西的话,我最多熬半个月吧。
    是了不起的纪录片,但不是我喜欢的纪录片。
    我很好奇,为什么他在武汉等待的那几个月,什么都没拍。
    然后武汉就沦陷了。
    当年伊文思还是个愤怒中年,被左派思潮陶冶得很亢奋。
    这个亢奋劲让他在一个漫长时间段里的电影都颇有点呐喊嚎叫气息,用现在的话说很专题片。
    但是伊文思一直亢奋得很纯净很执着,很一腔赤诚心甘情愿,这样会显得相当可爱。

    =============================

    《早春》

    看完出门,有人用克制着愤慨的语气说:这么明显的摆拍,完全不是纪录片了!
    这又扯到“真实电影”“直接电影”的问题上面去了,相当之没意思。
    关键是,伊文思自己一向理直气壮地说:老子就是摆拍了!
    这又扯到如何摆拍以及摆拍之底限之类的问题上面了,相当之麻烦。
    容我回头再堆一起写。
    但是,这老头摆得有趣得紧,我和李嘉一致看法是“可爱”。
    伊文思89年去世,《人民日报》言简意赅地说:尤利斯·伊文思死了。
    当年拿了人家一堆东西的时候就可劲捧着,等到人家对是时的时政说两句话的时候就一句“死了”打发了事。凉薄至此啊!
    老亓感叹:“伟大友谊!”
    所以研究伊文思才是有意思的事情,这老爷子虽说常常拍些傻乎乎的镜头,但说真话,说真心话,所谓赤子情怀不过如此。
    伊文思眼中的中国,以及关于纪录片本体的那些事,关于思潮文化社会的那些事,才值得去琢磨。

    =============================

    《愚公移山》的十二分之一

    我想看的是《上海第三医药商店》,结果放的是《球的故事》。
    同样拍教室,伊文思是活的,我是死的。
    这就是距离。
    今天在资料馆丢丑卖乖。
    站起来问:1.单机还是双机(我知道是单机,我只是想知道伊文思会带几台机器);2.伊文思和他们交流了多久,拍摄时是否在教室内,是否自己掌机;3.李嘉要问的,他们为什么完全不怵镜头。
    结果当年的调皮捣蛋学生们一本正经回答:因为我们是当年北京唯一的开放学校,我们很开放。
    我们一排人在后面鬼哭狼嚎地叫:回答完整点!
    人家不搭理。
    老亓出来说:用一辈子维护一种谎言啊!
    我觉得也谈不上是谎言,是思维方式吧——这些当年骄傲带着红卫兵袖章的年轻人们。

    =============================

    《风的故事》

    我以前看的是本片一个个片段,今天终于看到完整的影片。
    这些片段才具备了意义。
    那段棚戏真是精彩啊。
    我看到塔克拉玛干的风卷起黄沙,伊文思在风中含泪微笑……我难以形容此时我心里的感动……去年在新疆的烽燧前,我想念两个人,一个是王勃,他说“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那是一个属于青年的时代和属于青年的歌唱——建功立业、沙场埋骨;一个是伊文思,他在这沙漠里等待风吹起来。
    这是他生命临近最后的影像。
    《风的故事》里,伊文思如此执着、深情;如此调皮、幽默。
    看起来,他的创作是分野明晰的三个阶段,早期的实验,中期的现实主义和激进,到《风的故事》又回归实验。
    但其实他一直没有偏离自己,那就是“飞翔的荷兰人”飞翔的心,电影是他的心和武器,正如他自己所说,没有人可以一会儿是革命家一会儿是艺术家,他只能是一个人。
    这些美好的纪录片啊!这些美好的人!

    =============================

    是的,我每天晚上点灯熬油还在写那个“纪录片的诗意和诗意的纪录片”。没有放上来是自己还在和自己绕圈圈。

    我还是把其中的一部分先抽出来,好生说说伊文思吧。

    我前段时间所谓的找回了熟悉的研究方法,是指在宏观上把个体的艺术创作放在社会思潮中考量,在微观上使用中国古代文论式的感知和对话方法。

    用这个方式来描述伊文思,再合适不过了。

    最近关于专业的想法很多,也有点乱,感谢司徒老师的支持和梳理!

    伊文思是所有纪录片导演中我看胶片版最多的一位,到今天是六个片子。

    什么时候才能彻底看完这些离我不远的胶片呢?抢劫新影厂?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不错的周末 2006-11-19

    评论

  • 你这种爱是畸形的,许多人爱胶片,甚至连它的某些弱点都爱,比如只能使用一次,颗粒感等等。

    这个东西早晚都要死掉的,我们看得不少大片都是数字的,比如星球大战2
    回复lb_8848说:
    的确,我的确是爱胶片的颗粒感,嘿嘿。
    不过打死我也不承认这是畸形的。
    2008-11-23 22:20:40
  • 上课老师说,主要问题是因为美国数字院线的大量建立,造成了胶片拷贝用得越来越少,所以柯达不好混呀,要停产胶片
    回复lb_8848说:
    唉……我还是爱胶片!
    2008-11-23 20:40:09
  • 阅后即焚据说是red one 4k拍的,看来这一天不远了.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好吧,我也爱高清。
    2008-11-22 21:04:10
  • 我这个星期没有在标放放映

    在我们实验室放的片子,标放放胶片不归我们管

    我们做的一个片子媒体见面,这个星期我放映了4场

    别看上胶片了,胶片会被淘汰的,早晚的事情了
    回复lb_8848说:
    我爱胶片啊……
    2008-11-22 21:03:56
  • 摆拍是二流纪录片人绝望的自残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搁到现在是,搁到伊文思的时代不是,他对于纪录片发展的建设意义太高了。
    2008-11-22 00:47:46
  • 羡慕呀,本来以为这个星期影展片子放完了,能够自己看看片子了

    结果连续三天被系里抓去,当放映员,而且同样的电影已经三天晚上连续看了3遍。。。。。
    回复lb_8848说:
    嗯?三遍?007不是也只放两遍么?
    唉,下次找你去放映室看好了,我要看怎么上胶片。
    2008-11-22 00:48:49
  • 伟大的永远伟大,不过到现在看的确实不多。《桥》是一次上课结束放的,没放完快没人了,我们留下来的其实也是一头雾水,呵呵。加洲刻过一张《雨》还放在那,再就是学校图书馆有本伊文思的传记,当追星看的,那会感觉他的身份不仅仅是个纪录片人了,就是个战士,政治家,也和那个时代有关吧。到《风》的时候可能才能顺遂心灵,不用负担那些责任,有了表达的自由,虽然此时已是一种总结。说回来现在很多的纪录片独立制作者好像太注重个人感受,社会责任感又太少了些,没法触及人们的心。
    回复baoblj说:
    我今天和人表述了这样的观点,个人意见而已,大家商榷——电影诞生到现在也就是一百一十多年,那么等到电影诞生一千年的时候,这个时代我们认为是大师的许多人可能就会淡出视野了。伊文思可能就会是淡出大师行列的人之一。
    但是要研究一个时代的纪录片,不管那时的人们是否认为伊文思是大师,他和他的作品都可能是最合适的研究对象。
    这就好像讨论婉约词不一定需要提到宣和主人,但是讨论宋代艺术,一定会提到宋徽宗。
    呃,举个例子而已,不是把伊文思比徽宗来着。

    其实现在很多独立制作纪录片很有社会责任感,但的确立论太高,的确没法触及人们的心。
    2008-11-20 23:54:27
  • 期待司徒老师的讨论内幕
    八卦指数激增中~
    回复小芯说:
    其实吧,我觉得等司徒老师八卦完了,再组织一次他、张同道、冷博士的见面会……这个事情就好玩了。
    2008-11-20 23:4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