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区别

    2008-11-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1175853.html

    五六年前我对我爹豪言壮语地说:如果我留在高校,一定要作为教师而不是教辅。

    所以我去教中学了。

    现在我爹常拿这句话来诘问我现下的心甘情愿。

    一个事情可以说明这其中的区别——众所周知,高校的助学金往往发不到最需要的手上,而会被某种意义上“很乖很乖”的小孩得到:

    本科一年级时为同班同学申请助学金,据理力争的结果是被辅导员塞给我一双小鞋。

    穿了四年,相当不爽。

    上周又是申请助学金,这次是为一个本科班师弟,据理力争的结果仍然是无果。

    于是我跑回系里义愤填膺地描述学生处如何如何。

    于是本系副主任下午在电话里对学生处拍了桌子,搞定了。

    他当着我的面直斥学生处:“黑白颠倒,是非不分。”

    我心里这个感动啊!

    就是这个区别,让我可以坚持做现在的事情,却绝对无法容忍在桂子山某人手下去干任何工作。

    ====说感想的分割线============================

    这几天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议论奥巴马的演说。

    的确是很伟大的演说,我反复听了很多遍,在一位老师的提醒下找到了四个不同的中译本区别译文的表达。

    也许如他所说,这会是我们这一代人见证的一个伟大历史事件。

    即便我们现在不明白,但到了80岁会明白奥巴马的当选以及他这个演说的意义。

    但我依然觉得感慨和激动没有价值。

    羡慕和眺望也没有价值。

    我们在体制中做了什么才是有意义的,我们在日复一日的生活惯常中做了什么才是有意义的。

    我们在自己的位置上是否做到自己能做的,而且做这些事情时是否坚持了某些准则才是有意义的。

    这是一个小小的、但犹如深壑的区别。

    ====说区别的分割线============================

    前几天李老师和学生谈话,学生“宽慰”她:没事,其实小孩子到十三四岁以后才开始讨厌的。

    李老师崩溃状:难道我把孩子养到十三四岁就掐死再重生一个?

    然后突然醒悟:啊,你纪录片里面那些小孩,就是十三四岁,养出这种孩子怎么办啊?

    我不厚道地对她说:要不要我借你看张以庆的《幼儿园》?那是三四岁的小孩。

    然后我沉痛地看陈为军的纪录片《请投我一票》。

    我突然发现一件事情,就是张以庆拍幼儿园,陈为军拍小学,我拍初中——都在武汉(都在汉口,都在江岸区)。

    有时候我看周浩的《高三》,会想,也许在湖北拍,会更好。

    是偶然还是地缘导致题材选择如此相似?

    记得当年我师父问为什么不在北京拍呢。我答万万不可,必须回去,不回去不行的。

    真是教育重灾区啊!貌似,也只有武汉的报纸,无论晨报晚报,或者党报都市报,必有教育专版。

    无休无止的作文选登、各校动态、竞赛消息、培训市场、校长们答问、家长们咨询……

    这其中又有多少人为改变做过什么?

    我好像突然知道片子应该怎么改了——即便改不了,我知道最大的毛病在哪里了。

    ====太气愤的分割线============================

    补一段:刚刚看了唐师曾和钱文忠的最新文章。扑朔迷离。继续关注北大在此事中的态度。

    当知识分子当到季羡林这份上,真是太可怜了!

    老先生太可怜了!我无话可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中庸的视角 2005-11-09

    评论

  • “……,然而我教辅了……”
    回复甲子说:
    熬吧。
    2008-11-15 20:37:49
  • 突然发现,我在你这里接连留了两次言,说到最后竟然都是“归根结底还是权力的问题”,唉,你说一个女人开口闭口就权力,完蛋了……
    回复mujun说:
    哈哈哈哈哈
    2008-11-14 13:52:26
  • “我们在体制中做了什么才是有意义的,我们在日复一日的生活惯常中做了什么才是有意义的。

    我们在自己的位置上是否做到自己能做的,而且做这些事情时是否坚持了某些准则才是有意义的。”
    有劲儿!
    看过凤凰周刊上对奥巴马诺言的评价,如果真的能够兑现的话那我们的政治教科书肯定又要改了……

    本来师兄还说你会写篇博客描述他是怎么样被美术系一高手“秒杀的”,怎么没见到俄~~~
    另外,过来汇报一哈~~~这个~其实呢~最近过得很夹生,早上下午基本上表现为“两种人”的状态……赫赫~我拼我拼我拼拼拼……至于那个画儿嘛~直接去问我师傅吧……我也不确定现在是个莫哈数~~~:P~
    回复三儿说:
    我看片子看到现在才到家……你这个残忍的学生!居然还要布置作文!
    那个美术系高手是我同班同学,研究生在导演系的说。
    好像没有什么逻辑关系,但是,因为,所以,你们加油吧。
    2008-11-10 23:58:21
  • 我觉得关键还是资源和权力之间的关系。我们学校的辅导员几乎就只是受苦受累的代名词,虽然他们也掌握一些分配资源的权力,但是绕开他们也能获得很多资源。申请项目啊,出国交流啊,甚至奖学金都不一定经过他们来评比,这样这群人的权力寻租空间就比较小了。系主任也是,他们手上的资源对于系里的其他老师是重要的,但不是那些老师获取资源的唯一渠道。于是系主任也逐渐成为一个受苦受累的代名词。敢拍台子的老师是值得敬佩的,但是如果我们用无比阴暗的心理揣测人们行事的动机,还是会觉得爱钻营爱拉帮结派爱搬弄是非的人会比敢拍台子的人来得多:(

    奥巴马的事情真是说不上感动。也许中国人对于政治都过于成熟因而就生出两分冷漠来。我也不免觉得这人不过是巧言令色而已,连真诚都是为了达到政治目的而玩弄于鼓掌之上的技巧。如果美国人会仅仅因为他的肤色而把这个选举结果看成一个永载史册的事件,那只能说明种族问题在这个国家一时半会儿是别想搞定了。
    回复mujun说:
    握爪,你把事情捋明白了。
    那天我说我对陈云林访台的关注多于对奥巴马的关注,就是源于此。
    我更想看到的是人群的应激反应,而不是政治家准备了大半年的演讲稿。
    当然,演讲稿还是很棒的。
    2008-11-11 00:03:36
  • 在学校里一直这么执着的话,郁闷恐怕还是免不了的,本来就是个复杂地。
    回复baoblj说:
    我还是坚信要执着……宁愿郁闷。
    2008-11-10 23:59:02
  • 我师父!!
    话说李老师那天下午把我点中.
    回复小芯说:
    完了……我已经无法完整回忆她那天说的是什么了……
    乃的师父说的我倒是都记得,我等着被李老师掐死好了。
    但是确切地记得你的作业。
    别紧张,慢慢来。
    2008-11-09 23: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