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秒杀,又抽了

    2008-11-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0960576.html

    11月7日凌晨注明:刚在后台看见有来源关键词为“北京电影学院学生评论奥运开幕式视频影像展览”。真可怕,还有用这么长关键词搜索的。我再次申明,本blog的文字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谢谢。 

        开心网的签名是“间歇性抽疯”。这个签名档常常用,可见虽然在开心网每天按时挪车、买卖人口、看各路朋友的日记影评记录测试……可是的确算不上十分开心。果然今晚又抽了,36小时内抽了两次,这几天频率偏高。

        好吧回顾一下这几天。

        上周五晚上受了严重刺激。在整理书目和看别人整理片目的过程中再次发现自己无知到可怕。我几乎是有点难过的对王老师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本科时所有的作家作品我都记得住,而现在却常常把导演演员摄影美术搅成一锅粥。

        大家说的许多导演我没有看过,大家说的许多片子我也没有看过。

        比较阿Q的办法是安慰自己:我看纪录片看得比较多……我在看纪录片的人中间纪录片理论积累比较多……这种混账逻辑是可以去死的!

        到周六早上躺床上就想明白了,没什么理由,自己没有把知识体系捋清楚,所以就乱。本科时有老师带着一步步走,现在跨了专业,本科的东西缺了就是缺了。天知道我怎么混下来这个文凭的啊……出门和中介打了一次交道、买了一次菜,周末其他时间啃书啃碟——啃的还是纪录片,还有一大堆碟放在脚边没看完。

        我觉得学养上的虚弱感是一种最可怕的空洞。这一年碰到的其他任何可怕的事情都在这种空洞面前相形见绌。我间歇性抽疯的唯一理由也仅存于此,越是在高手中间,越知道只要自己一出手就是必死,越因着这无知而恐惧。

        苟活于高手之间的时候,不必奢望动手,即便是同行一程,他们的内力就可以把滥竽充数的秒杀。

        CILECT(国际影视院校联合大会)今天开张了,讨论主题是“观众”。在整个校园被CILECT的各种标识包裹之后,有点不适应。有时候走在路上会想,是谁确定这次讨论“观众”呢?为什么要讨论“观众”?或者,“导演”们已经湮没于“观众”?影视院校的教学已经屈从于“观众”?现在的“观众”是怎样的观众?和三十年前还需要从电影前面新影厂贴片中看到新闻的观众到底有何不同?学校的展览和讲座之多前所未有。下午去逛了一下美术系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视频影像方案展”,许多投影的角上都有“NBC”的标识,开幕式结束快三个月,要说开幕式的事情,最终选择的还是“NBC”而绝非“CCTV”。想想会有很多院校的校长和教授来看这个展览,还是多少有些悲凉的。

        这就是被秒杀的实例吧。

        我想起教师节的大会,我没有去现场,但是每个从现场回来的老师都相当激动地描述了郑老师当天的发言。郑老师谈及自己的教师家庭、在讲台上离去的亲人……然后他谈到了开幕式。他说他终于问到了开幕式的导播是谁,是中央台著名导演某某某,毕业于广院。我想很多人在此处会幸灾乐祸的吧。郑老师接着说:我们后来的《视听语言》课,当时叫做《蒙太奇》课,广院的那个班当时的《蒙太奇》课是我上的,是我没有教好,我向全国观众谢罪!

        我连续听系里两位老师转述了这番话。无他,肃然。

        可是凭什么啊。师父最多管领进门,进了门二十多年还切出那种可怕的水平,还能让师父谢罪啊?

        同理,我除了自己间歇抽个疯,还能说什么呢?

        压力很大。就是这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不伤心? 2011-11-03
    忧郁日 2010-11-03
    冬日鸡汤 2006-11-03
    最近 2004-11-03

    评论

  • 我要去贴你条子!哇卡卡.你开心ID QQ发我
    回复毛猪说:
    你个猪啊!你不是戒了blog再不留言么?
    开心ID是真名。
    2008-11-11 08:3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