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帅和露怯的距离

    2008-10-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0725121.html

        波兰斯基强奸嫌疑人爷爷影响深远,今天大家还在感叹他的帅。

        帅和露怯其实只有一步之遥。

        比如“一定要摸摸波爷爷”老师分析,如果一个没有气场的人半敞着衬衣领子外罩一件麻点西服,很容易就“光荣的愤怒”或者村头大厂企业家了。而波爷爷这样打扮,虽然个子很矮,但是帅得不可方物。

        加上言辞颇锋利,就更加迷人了。

        我顿时想起本科时余光中来讲座。高、挺拔、满头银白的发丝。穿一件粉色衬衣,系酒红领带。在第一个关于《乡愁》的纸条递上去以后,就满面铁青地说:现在是学术讨论,不要问任何关于《乡愁》的问题,我拒绝回答。

        我深叹:太帅了啊!

        认为自己很帅的男士们可以粉红衬衣深红领带搭配在自己身上试试,基本上会是一正被闹酒的新郎官形象。

        灵智上人骗黄药师蓉儿死了。药师仰天大笑、玉箫击舷、长歌当哭、飘然而去……这就是帅!

        试想如果咆哮马来哭这段——“伊上灵之降命,何短修之难裁。或华发以终年,或怀妊而逢灾。感前哀之未阕,复新殃之重来。方朝华而晚敷,比辰露而先晞。感逝者之不追,怅情忽而失度。天盖高而无阶,怀此恨其谁诉。”——算了还是杀了我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最近色令智昏的对象是Hugh Laurie.
    回复peace说:
    又一个大叔控。嘿嘿嘿。
    2008-10-29 09: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