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自杀的那些事

    2008-10-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30596326.html

        我高三那年经历了三起自杀事件。两起是完全不认识的人,传说同区某重点高中两个学生卧轨。很多年后我问该校毕业的桂冠是否确有此事,她说的确、的确。然后愤怒地咒骂了她的母校。同样咒骂这个学校的还有恒恒等我的一众学生。我就奇怪了,明知道这个学校如此可怕,为什么还争先恐后的考呢?

        上次和小学同学一起吃饭,就是我被鱼刺卡住的那次,我也问了,你对某中是什么感觉?他说:“很好的学校啊!很好!”我无奈地想,是很好,升学率稳居江北第一,能不好么。

        我在想,是怎样的勇气能让人卧在铁轨上,感知头颅下的温度、听轰鸣从铁轨传来。是怎样的勇气可以容忍自己的躯体不堪目睹。是怎样的勇气可以抛弃亲人和未来的岁月,而仅仅是熬不过高考。我在想,这是个什么学校啊!用恒恒的话说——我站在台上说高考经验,下面一片一片,呆滞的目光,可怕。

        另一个是学校的一位老师,我十八岁生日那天她跳楼摔死了自己。摔死自己的前一天送自己的学生考完了中考。我在她自杀前几天去办公室搬作业本,听见她笑笑地说,晚上常常睡不着,声音很软。其实那时候她就想好了吧,然后送学生考完中考,考完的当日晚间就坦然赴死。

        上大学的时候,总是会听到很多关于自杀的故事。最惨烈的一个是一个学生在放暑假后,自悬在东区老七栋的床上,发现时已近开学。学校在某几栋宿舍的某几间总会设各系的活动室,比如中文系的就在西区某间。传说中这些活动室都是因为死过人无法再住人,改为活动室。我每次去中文系活动室开各种无聊会议都会想,是哪个男生在这里结束了自己的一切。

        教中学的时候,人事制度改革。这个改革简而言之就是,教育局聘校长,校长聘年级组长,年级组长聘班主任,班主任聘科任老师。这其实是件特别好的事情,那些教书育人做得稀烂的人可以彻底合理地走下讲台了。但是有一位阿姨据说稀烂的原因是家里病的病弱的弱,但是她又的确教得很差。还是据说,她几经哀求后还是没有一位班主任提出合作。于是她就在教学楼把自己吊死了。这一切都存在于传言,但是很像真的。

        在中学的两年,我亲眼目睹同事们挣扎于学校的压力、家长的压力。每年快到暑假,等待能不能“跟着年级一起走”的结果,是一件残忍的事情。我幸运的一直“跟着年级”,没有“被下放到下一年级”,但是有一次见到比我年龄大太多的同事坐在我对面落泪……我只好落荒而逃。

        学生们有时赌气给我来短信:“我在江边!”一而再再而三的时候,真是怒不可遏,有一次百般劝慰还是未果,我气急了:“那你跳吧,我去阳逻等着。”阳逻江段是个洄流,上游溺毙的尸体都会在那里靠岸。学生说,好吧,那我回家了。第二天在教室疯疯癫癫的打闹,我站在门口相当无语。

        这十年来,在武汉很多人跳二桥,二桥只要堵车,一车人都懒洋洋地议论:又是前面有人要跳吧。结果还是开头那个可怕高中,今年学校二把手把自己浸到长江里头了——同样很有师德,在高考之后浸的。我在恒恒那里听到了一个学生中传说的版本,又在同事那里听到了好几个校际间的版本。总之他是不在了,走之前很敬业。

        橘皮曾对我说:死去需要多大的勇气啊!有这种勇气怎么就不能活着?

        我记不清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不是我严重抑郁的那段时间了。但是我一直记着她的这句话。

        现在想想那段抑郁到崩溃的时间,自己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几年大事小事,一件接着一件,一件比一件残酷,我都可以尽量平静的经过了。也许,经历得越多,越能够承担,越不会把自己逼入某种没有必要的绝境。

        而我身边各种自杀事件倒是越来越多。死了的、没死的、吓唬人的、连吓唬人都没做到的……最可怕的是那些坐在楼顶很久的人,在围观的起哄中纵身。人心之凉薄,可见一斑。

        最近听到的最让人心痛的自杀,在灾区。

        其实这几年一直想做一个关于自杀的纪录片,尤其是《读书》讨论过几期自杀问题以后。那几篇文章后来都收入了《自杀作为中国问题》,吴飞,三联书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马朔小姐 2006-10-25

    评论

  • 更正一下,49中一个,汉阳三中一个,黄陂六中一个(一个礼拜的功夫) 消息都封锁了
    回复叶老大说:
    吐血啊,武昌一个汉阳一个汉口一个,三镇不分上下,很好很好!
    49中那个我在网上查到了啊……
    我大学几个同学是在该校实习的。嗯,听该实习小组的描述,当年对该校印象极好。
    湖北真是教育重灾区,无话可说。
    这些傻孩子啊,愿他们安息。
    2008-11-04 00:18:47
  • 还在武测上学那会有阵子对哲学瞎感兴趣,记得买了本《死亡哲学》,也忘了谁写的,就知道基本没看。如果对这个问题想透了是不是都成某种哲学家了,起码对他们自己是,那个世界我们不会明白。
    回复baoblj说:
    我差点忘了你曾经在我校对面待过了……组织一次重游故园吧……
    话说我当年去武测上考研政治辅导班,只顾低头吃饼,突然就被黑压压几个枪口比住了……吓死我了!
    哪有把银行藏在教学楼旮旯里的啊!就是进门右手那个大楼。
    2008-10-27 21:31:46
  • 估计以后会有(或者已经有了)专门研究自杀的社会学分支机构……
    人太聪明太明白了,所以太痛苦~
    基本上可以发现,所谓好学校,自杀和疯掉的人数绝对值都很高……
    回复三儿说:
    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已经有了。
    2008-10-26 16:51:44
  • 从来没有万念俱灰,却多次想过死。身体难受,生活质量差就去医院签个遗体捐赠,然后服药自杀于病房,以便第一时间取走有用的部件。余下的烧了扔长江【如果不污染水质】。每每想起会窃窃自喜。
    回复青苹果瓷碗说:
    我不喜欢这样。
    我喜欢每次回家都可以去坐坐,我喜欢常常从妈妈那里听到您的消息,我喜欢知道有一个地方可以说那些心里最琐碎话。
    生活质量会慢慢好起来的,甚至快得超过我们的预想。很多年前我和我妈说,等我挣了钱先给您买台电脑,现在这事显然不用我来办了。
    前段时间去鸟巢看比赛,看到几款极先进的轮椅,我后来上淘宝查过了,国内其实也有售。等我挣钱买!回头有这些东西就可以自己下楼蹓跶了!
    亲爱的常阿姨,我会努力挣钱的哈!
    2008-10-26 11:39:11
  • 前天 49中一下跳了3个……
    回复说:
    董寅董寅,你们区的学校!
    昕叶昕叶,那个,你对这个区估计比我还熟悉。
    毛猪毛猪,你们家在哪儿是不是有套房子然后我们还去玩过?

    江南片大有赶超江北片的趋势啊!
    2008-10-26 11:01:06
  • 很多时候,很多环境,活着需要多大的勇气啊!有这种勇气怎么就不能自杀?
    回复铁拳无敌孙中山说:
    所以我让你趁早回来。其实很多事情你根本没想明白,这样撑着拍,未见得是好事。
    好死不如赖活着,我不同意这句话,但不觉得它错。
    我宁愿去培育自己活下去的勇气。
    当然,自杀是个人自由,我不反对。
    2008-10-25 22:40:07
  • 跟你一样属鸡双子座,先当老师,现在不当老师的某女生的文章,哈哈,我常常觉得你和她很多经历很相似形啊,前几天在她BLOG里看了一篇讲自杀的,今天又在你这里看到了,又多了一个我觉得你和她蛮多相似地方的点。
    连接http://user.qzone.qq.com/10651182/blog/1223572803
    回复qiqi说:
    哦?去看看。

    看完回来了。只看了自杀那篇,感觉还不是太一样——呃,至少缘起不同。
    2008-10-25 17:14:51
  • “最近听到的最让人心痛的自杀,在灾区。”
    是南方周末上的那篇报道么?
    回复甲子说:
    不是,很久没有看南方周末了。
    2008-10-25 17:14:23
  • 哦,吴飞这本书是曾经的床头读物XD
    回复甲子说:
    握爪。
    2008-10-25 17:14:10
  • 呵呵,这两天还正好在看Durkheim的社会分工论和自杀论。之前圈子里也有些朋友讲过自己一直准备自杀的经历,其实我很难理解。我也成天想不通,然而都是“活生生”地想不通,最多把纠结织成一件毛背心在炎热的夏天穿在身上热得汗流浃背而已……
    回复mujun说:
    我倒是“活生生”地想得通。
    不过想通了就没事了而已。
    我对自杀问题非常非常有兴趣……
    2008-10-25 17:1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