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头和铁路

    2006-08-0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997905.html

        随便买了几张碟看。

        太热的《疯狂的石头》。苏同学博客日志上说他看全片,一次也没笑出来,他应该是在标放看的。结果,看DVD的我也没笑出来……

        援引苏同学对此片的全部评论文字如下,他说了我想说的,我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疯狂的石头》被追捧成这样确实让人有点讶异
    黄老师几句不太合“时宜”的点评竟然引起石头迷群起攻之
    这让人难免有些难过,中国的电影观众实在太可怜了
    从艺术角度来讲,去买张《两杆大烟枪》的碟来看看
    你就会知道《疯狂的石头》实在没什么好讲的了
    反正我看的时候,一次也没笑出来,只学会一句广东话:顶你个肺
    不过平心而论,中国的观众很需要这样的电影
    《疯狂的石头》确实做了件好事
    用冯小刚同学的话就是:为人民服务

        想起ibuzzo前几天给我的留言,也想起司徒老师一再强调的关于纪录片本体的问题。不得不苦笑着承认,不论中国现在是否以有成功的商业电影,不论是不是有山爷总在忧心的“我们自己的类型电影”,但是至少有成功的商业电影运作。而中国在当前体制下几乎没有也不可能产生自己的纪录片,更毋谈培养纪录片市场和纪录片观众。于是《故宫》、《再说长江》这种电视台专题片也打着大型纪录片的名号招摇——并且是我自己心向往之的就业渠道,唉……

        《桃花灿烂》,所有宣传上都把这部电影归入了文艺片。买这片子完全是因为全片在武汉取景,我想看看怎么拍的。那些指着汉口说武昌,在长江大桥上跑完下层铁路跑上层公路还剪到一块儿的细节为武汉人所诟病。不过这些都不是太大的问题,电影不是拍给一地观众看的,外地人看不出来就行了。但是汉口的风骨神韵这片子实在没有抓住,小市民们执着而又市侩的理想是小说的气脉,爱情在这个城市很少以浪漫的面孔出现而杂糅太多的市井真实,电影却把它变成了太过精雕细琢的文艺腔——武汉被拍得太过柔情而内敛,而事实上长江与京汉铁路的美都不是温文如此的。

        既然如此,那么这片子在哪里拍其实都一样,全片在武汉取景失去了意义。

        京汉铁路是武汉独特的记忆。很长时间里,铁路内居住老汉口的居民而铁路外居住各地而来的逃荒者,他们固执的在铁路一线生根发芽,最有名的是诺大一片的“河南棚子”,方方小说《风景》给了粗鄙而坚韧的河南棚子一个恰如其分的描绘。“铁路外的”是半个多世纪里市民间最挖苦调笑、最鄙夷不屑的称呼。我小时候住外婆家的小巷,邻居一个女人的外号我莫名的以为是“霜鬼”,那时小学一二年级,看白话的《聊斋》,不明白一个粗胖的女人为何有一个这般如诗的名字。多少年过去才知道,大家当着这女人的面叫的其实是“双轨”,讥诮她来自铁路外。铁路内外隔阂之深如是。即便现在城市的规模已经远远超出铁路范围,而老的铁路也被新的大道和城市轻轨覆盖,但隔阂依然在悄悄流淌。有一次和一位年龄很大的同事一起打的,司机说起同区某校近年升学率高于我所在学校,老同事忿忿指出两校地理位置决定了生源不同,生源不同决定了升学率高低——“我们学校在铁路外啊,生源当然差,铁路外的人的素质……”我看着笼罩着城市的21世纪天空,哭笑不得。

        我一个朋友从事现代艺术,跻身中国当代一流艺术家之列。他正是生长在河南棚子,而我“有幸”一直属于铁路内的孩子,即便是我们用同样的方言交流同样喜爱的一部电影或小说时,我依然可以感受到话语方式之间巨大的屏障。好在我们可以理智的互相包容,更多的时候是我去汲取他因为更丰富生活积淀所引发的观点。而70年代末的汉口,铁路内外孩子的爱情阻隔绝不是影片用“家庭出身”来阐述的这么简单,这个城市的庸俗和势利、骄横和自负都纠结着一条铁路划分的区域。电影《桃花灿烂》把小说《桃花灿烂》这许多的意义削去,把命运的思考削去,只留下一个苍白失血的爱情框架,真正的文艺片不应如此。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安静了 2005-08-06
    骂人的孩子 2004-08-06

    评论

  • 看到了你对于石头的评论,觉得很惋惜,一个中国电影人怎么能这么脱离市场呢?



    你看碟没有笑,估计是你一个人看的,你去影院看看就知道了,全场的观众都在跟着笑,都在等待搞笑的结局发生。



    石头根本就不是艺术片,拍电影时候讲的艺术追求在石头里面很少很少。《两杆大烟枪》也不是,只不过用了很巧妙的商业手段。你可以拿商业片说他们在拍摄手法的创新上为所谓的“电影艺术”开拓了思路,但是你坚决不应该那艺术水平来说商业片的事情。商业片票房才是第一位。



    现在我们来说中国电影为什么不行吧?

    答案是没有市场,我们这种小城市的电影院用大屏幕投影放电影,10元钱可以看两部新电影,但是电影院门可罗雀。市场的低迷造成了中国电影的低迷。而市场的低迷的原因就是许多中国电影人不看重市场。从老师,到工作人员,到我们学生,到观众都觉得市场是扯淡的。前几天买盘,一个人说《无极》票房不好,我就郁闷了。



    怎么振兴中国电影市场呢?我觉得类型片是第一位的。其实说句实话,《疯狂的石头》可以算一个标准的b级片,能够在市场上取得如此成绩是非常棒的了。如果中国电影能够真正建立起成熟的b级片,三级片市场,电影院真正有早场,午夜场电影。那么中国电影离振兴不远了。
    回复lb_8848说:
    我真的哭笑不得,我到底什么时候说过石头不好了?甚至我引了同学的话说“石头实在做了件好事”。
    我没有笑,不等于我就否认别人的喜欢。
    我没有笑,也不等于我抨击这部电影。
    看石头没笑,更不等于我脱离市场和蔑视市场。
    看石头没笑,只是因为这些桥段我心里明白,导演将其本土化做得很好,但是我明白这些桥段设置,为什么非要笑?
    非要笑了才是支持吗?讨论得失、归纳经验就不是支持?
    我没有拿艺术说事,拿这个说事的是创作班子和影迷本身,非要强调自己的双赢,中央六套一套两个频道也都跳出来谈艺术创新问题,没劲。苏同学的意思我不知道多少人看明白了,他是拿艺术说事吗?他是说这片子大家最好别拿艺术说事了。
    另外,我在电影学院,没有听到老师或者同学中哪一个说“市场是扯淡”这种话,相反大家都很看重市场,每周的票房情况总可以吸引大家的讨论。“市场低迷的原因是不看重市场”,这种论断实在让我无语——没有开放的市场和自由的艺术创作空间,奢谈什么为市场服务?甚至这个国家根本不需要电影市场,有电视机按国家意志每天配合宣传“八荣八耻”就足够了,要电影市场干什么?要艺术片市场干什么?
    黄老师从来也没有说不拍商业片,他只是希望年轻导演先拍艺术片,有一定积累——就算他思想老套依然恪守传统的导演培养模式吧,不至于被拍砖拍成这样。
    不想关于石头再说什么了,感觉这是块摸不得的石头,不提也罢。现在说任何关于石头的话感觉就是和人民群众对立,就是万恶的中国电影团队和一个年轻导演对立——其实不是那么回事。石头给大家的思考都很多,立足专业我们当然应该好好学习,但绝不是像影迷那样吹捧着学习。
    如果建立完善的中国电影市场……呵呵,分级的问题提了多少年了,建立我们自己的类型片何尝不是大家都在努力的方向,但是这到底是电影人不想做不想要市场还是体制问题?
    PS:关于石头的问题我不再发表任何意见,闭嘴大吉,还是老实点拍好自己的作业吧呵呵。这篇文章再有任何评论我也不再回复了,各位见谅!
    2006-08-20 15:47:10




  •   中国电影,对我们来说,太笼统了,太政治了。前不久,才看了《生死牛玉儒》,投资人是中宣部先教办,那也是中国电影的一部分,而且是绝大部分。我看了那个电影的最大感受是,原来我党干部都是喝死的,为人民喝死的,真的好感动,那种宁死不屈——就是死了也要喝的精神,见利有义——为了搞开发搞投资啥子都喝得出去,声色犬马——一切高尚、正义、肮脏、丑恶、腐化、矫情、虚伪等等被搅和在一起分不清真的假的美的善的恶的疯的,总之一切都是为了人民,都是为了我们的事业。我被迫看了那个电影证明我仍然需要洗脑。



      中国电影,还有另外一部分,就是张哥、陈哥、冯哥一类的,他们现在的数量不占上风,但质量却屈指可数的,对于他们的评价,我想除了华丽、想象、艺术、深刻这些辞藻外,就不可能用其他形容词了。他们代表中国电影去参赛,让老外看看,中国人一样可以玩大片,猛片。最后就是一些渣渣了,对于中国电影来说,他们简直就是混混,太不起眼了,太不入流了,太不登大雅之堂了。但他们,生命力顽强,意志力旺盛,行动力惊人,学习力超常,他们让中国电影始终跟上世界电影的潮流。不信,大家去看看网络上的地下电影的群落,你就会知道,还有很多人在做没人看的电影。宁浩就是这样的人。



      一个北京电影学院的教授这样评价这个电影,年轻人应该去拍摄艺术片而不应该拍摄商业片。宁浩当时在场。听了这个意见脸色难看。我想,他应该欣慰。因为,这类教授代表了中国电影的“绝对权威”——电影在他们眼里算个“求”,即便是个“求”也是个“混求”。所以,听到这样的评价,就开心的欢笑吧,因为,疯狂的石头是他们这类人没看过的,也不想看的,看到了一定要糟蹋的。



      这个电影参考了谁,学习了谁,模仿了谁,我都不想说哈,因为,它就是它了。我觉得这是中国电影露出微弱光线的开始,是乘老虎打盹的时候跑出来的聪明怪胎,但它代表了中国电影还有这样的能力,让我们的眼睛、耳朵、大脑、感官为之一亮的电击效应。



      疯狂的石头还在滚动,哈哈,它居然可以滚动得如此快速,难以置信。

    回复呵呵说:
    嗯,看过了,谢谢!不想再就我自己这篇文章发表任何看法,更不想弄出什么二元对立。
    2006-08-11 20:53:27
  • 晕 我什么时候和劳苦大众站在一起了,我从就是劳苦大众的一份子。



    我一不等靠要,二不坑蒙拐骗,绝对是一个大好人。
    回复ibuzzo说:
    呵呵,我说错了行了吧,服你。
    2006-08-09 00:41:50
  • ============

    有一次和一位年龄很大的同事一起打的,司机说起同区某校近年升学率高于我所在学校,老同事忿忿指出两校地理位置决定了生源不同,生源不同决定了升学率高低——“我们学校在铁路外啊,生源当然差,铁路外的人的素质……”我看着笼罩着城市的21世纪天空,哭笑不得。

    =============

    另外,你们这位同事怎么不去撞死啊。你看人家二中在铁路内,那周边都是些什么房子啊,住的都是多么照业的一群人哪!
    回复ibuzzo说:
    她固然说得不对,你也不必让别人撞死好不好,开口就是要吐要别人撞死,你就很高尚了? ibuzzo你别忘了你自己是(至少曾经是)多么“清高”的人,连别人在街上撕个麦当劳肯德基的优惠卷你都要鄙视一下,现在又和劳苦大众站在一起了。我晕。
    2006-08-08 22:51:44
  • 这部电影最大的成功在于,本土化。



    盖里奇的电影拍得的确是好,无需讳言,石头有很多东西都是抄袭的。但是石头是中国化的。



    盖里奇电影里的黑帮是英国的,他们的犯罪方式,行为方式是西方化的。而石头,更多的将功夫花在了表现中国老百姓熟悉的场景上。



    搬家公司盗窃,可乐拉环诈骗,简陋破败的招待所厕所,发不出工资的集体或国营的小厂,生病等着厂子报销的外婆,用无良手段圈地的房地产商,为了私立买了厂子的厂长,甚至包世宏的前列腺炎。。这些都是这么的中国特色,也只有中国人才能理解的黑色幽默。



    可以说没有在国外生活背景的人很难深入理解西方电影中的文化,或许讲电影的时候有人头头是道,可是真正的西方电影中的文化习俗细节,是我们无法去留意的。



    中国观众并不可怜,可怜的是将自己与所谓可怜的中国观众区别开的高雅的人们。



    从艺术的角度来说。。。 呵呵 ,艺术。



    电影的拍摄手法无非就是翻来倒去,推拉摇移。然,艺术要表现的是能够引起观众共鸣的场景,甚至是深刻的社会意义。



    石头用幽默很巧妙的绕过电影局的剪刀,为我们展现了“和谐社会”中的种种不和谐。我们看过之后或许会大笑,或许会苦笑,笑之后,我们会反思。私以为,这才是艺术。



    西方电影在西方观众眼里那就是艺术,在我这个中国人看来,那只是娱乐。
    回复ibuzzo说:
    嗯,知道你要说什么了,阅毕。
    2006-08-08 21:5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