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疯又矬又巴拉”

    2008-09-2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uku-logs/29658449.html

        两年的十一长假都没回家,懒得折腾。这次决定回家,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紫菜毛猪千里迢迢的回家了。估计见面也就是一两小时的事情,但是,不见,就不知道下次再见又是什么时候了。

        紫菜毛猪,高中时的绰号是RUBBISH……一个人在上海凄凉了几年,女朋友飞了,某次在甲板上摔裂了他的猪骨头。养伤的时候,果断的辞去工作,找到一份在南洋的活,伤好赴南洋。那次临行前我请他吃饭,鬼使神差的跑去“027”。这家的菜全是家常的味道,也不知道老板抽的什么疯,直接拿武汉区号作店名。然后,他估计和我一样吧,很多次在电话上按:027……027……。这三个键,是闭着眼随手就能拨出来的,再熟稔不过的一组号码。

        今年暑假,我本来有一个去新加坡拍摄的机会,因为奥运限制新方人员入境的缘故,最终没有成行。其实我很想去看看他。这个六岁就曾见过面,十六岁在一个高中班级的“大叔”。

        如果自省,我们一直都是脆弱得很的人,其实在异乡的无依和孤寂会时时袭来——其实都知道没有回头路可走,其实都惦记父母,都惦记长江汉水,惦记实验学校门前老城区的树阴……其实都需要一点鼓励。

        所以我们和很多人胡扯、侃谈、说专业的事、说天气和宠物……而我们彼此之间,每次都坚定而空洞的彼此嘱托:加油!

        加油……其实是个壮烈的词汇。进前而无后顾的路程,背弃的,会愈来愈清晰,也许是被记忆反复渲染的缘故;追寻的,却愈来愈渺茫,也许是因为都不愿意承认梦想之荒诞、现实之惨淡。居然还很享受这惨淡,惨淡得都已经孤注一掷了,这孤注里,竟还有些许孑然傲世的意思。所以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不过是且行且思,且思且行。

        高中同学,是共过甘苦的。是一段琐碎美好的记忆。琐碎的全是无奈甚至辛酸,却组接成谈笑间心里那一下下拱出来的温存。

        晚上,看到77的blog已经更新了她和毛猪的见面。77说,大叔已经是“又疯又锉又巴拉”。我看罢,一时心酸,聚不如散,不见也罢。

        我突然的想念馍馍了,我每次想起她都会忍不住痛哭。我们的班级永远的不完整了,她死去已经六年,看不到我们的疯癫、我们一天天锉下去、巴拉起来。她永恒青春,我们只剩记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惊雷 2009-09-26
    张献民的课 2005-09-26
    失业的DV 2004-09-26

    评论

  • 又及:估计大叔看了文章之后,再见你会修正风格,所以,相见的杀伤力和妖孽程度会大减,你放心好了。
    最BH的一幕已经在最初的几天爆发了,尤其是那BH的自发的豆豆龙舞呀,每每想之,汗如雨下。
    回复qiqi说:
    我准备带一台高清机器摄之,请同学们放心,保证上传校友录。
    2008-09-27 10:37:37
  • 此文已转交矬大叔观摩。
    盖章。
    OVER。

    P.S.那天在KTV,挫大叔还和星星两个在讨论你撒,说你要成为除了男人,女人之外的第三种人云云。
    回复qiqi说:
    我成为第三种人和他有什么相关。
    唧唧歪歪。
    高中叫他rubbish一点错都没有,到底是哪个天才给他起了这么个好名字?
    2008-09-27 10:36:50